山西大同市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概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西报道)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劳教迫害,是中共邪党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大量采用的一项邪恶手段。从1999年7月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到2013年劳教被取消之间的时间段里,中共大同市公安系统和中共山西省司法系统对大同市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严重的劳教迫害。据不完全统计,在此期间大同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共有105人次。法轮功学员在被劳教所非法劫持期间,进一步遭受了各种残酷的迫害,精神和肉体等各个方面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中共邪党大同公安系统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统计:

2000年(37人次):

2000年8月,大同矿务局化工厂法轮功学员刘秀清因为讲真相,告知世人法轮功是教人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被大同公安局非法劳教3年,期间化工厂还停发了生活费,造成14岁的儿子辍学,流浪街头。2002年11月从劳教所被释放回家,丈夫已被迫害致残,家中生活十分困难。

10月至12月,灵丘县刘平等23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至三年的有11人。刘平被非法劳教三年。

12月,大同法轮功学员陈内、张景林、岳守飞、麻国力、李志新、张启、宋有山、肖府顺、贾兴国、石志国、蔡建福、田福生等12人被绑架劫持到大同市落阵营劳教所迫害。2001年5月,大部份法轮功学员由落阵营劳教所被强行送往山西省太原新店劳教所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向司法厅反映被迫害事实,为掩盖罪行中共邪党将法轮功学员分散开,非法送到下塞劳教所、少管所等地继续隐蔽迫害。

12月,大同市公共汽车公司法轮功学员杨淑兰因去北京上访、打“法轮大法好”横幅被非法劳教2年。

2001年(5人次):

2001年1月,法轮功学员都书荣与老伴一起被绑架,分别被非法劳教1年半和2年,家人被勒索了几万元钱才把两位老人要回。但当地派出所警察仍然经常来骚扰、监控,被逼搬家七次,无法正常生活,精神受到极大伤害,身体每况愈下,于2005年12月8日去世。

5月,法轮功学员李文明被大同市云泉公安分局劫持到大同下寨劳教所关半月。27日又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在那里被非法迫害一年多。

7月,大同市平旺乡法轮功学员陈琳和孟香花一同被送去太原非法劳教,反铐着双手被推进了警车。孟香花向警察讲真相,被一个警察用肘死死地卡住喉咙。在车上他们还是按了她几公里。拉回平旺派出所后关在大铁笼子里关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送到了太原,他们脚上都戴着铁链子。

2002年(2人次):

2002年4月,法轮功学员岳贵臣因印发真相资料,被大同市铁路公安分处关押在大同铁路看守所。之后非法劳教1年。

2002年8月,大同矿务局10矿法轮功学员辛恩昊被非法劳教二年半。

2004年(5人次):

2004年9月,大同市西花园法轮功学员任晓佳在矿务局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徒举报被绑架,绝食绝水出现病危现象5天后放出。10月19日又被王村矿派出所恶警绑架非法劳教三年。

2004年10月,浑源县法轮功学员孙桂花、王翠花去北京讲真相,在天安门城楼遭非法搜身被抓回大同,孙桂花被非法劳教2年,王翠花被非法劳教1年。

2004年11月,大同法轮功学员李凤枝在女儿家中被大同矿区云泉公安分局绑架至太原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1年半。

灵丘县红旗商场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刘平被时任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的张新明和曹丽红等绑架,被非法劳教3年。

2005年(8人次):

2005年1月,三名浑源县法轮功学员在家抄写经文,恶警非法闯入,抓捕三名法轮功学员,两名被勒索钱财各一万元,另一名被非法劳教二年。

2005年4月,法轮功学员翟会茹、马翠英在大同市南郊区小东庄散发真相资料时,被人举报,两人均被非法劳教一年。法轮功学员牛兰云、马月英被非法劳教。

2005年,大同市新华书店法轮功学员马子荣,去北京出差讲真相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被北京公安非法劳教两年。

2005年,灵丘县法轮功学员高迎莲,被非法劳教两年。刘平被劳教一年半。在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高迎莲曾遭受长达一个多月不让睡觉的折磨,白天还强迫她做奴工、在烈日下暴晒。高迎莲到期回家时,身体都变了形。

2006年(10人次)

大同市高级农艺师田富生和妻子安美丽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双双被非法劳教。大同市法轮功学员辛恩昊又一次被非法劳教。2006年11月7日晚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张润玉、李秀莲、张丽、杨淑珍、秦俊平、张俊英、苏秀芳等人被非法劳教。

2007年(2人次):

2007年6月,法轮功学员薛占英向人讲真相时,再次被恶党人员绑架到山西女子劳教所,遭受暴力洗脑迫害,曾经连续二十多天不让睡觉,被非法关押在小号,受到吸毒犯的打骂。

2007年11月,大同市矿区法轮功学员崔秀娥于被大同市矿区云泉公安分局恶警在家中绑架,直接送到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2008年(8人次):

大同矿务局同泉公安分局,以开奥运会为名,将大同市时庄村法轮功学员刘秀清绑架后非法劳教两年。

4月,大同市矿区法轮功学员路彩霞被大同矿区公安局云泉分局绑架,被非法劳教送至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大同市矿区法轮功学员郭秀琴、赵玉、路朝霞被送山西太原新店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7月,大同市新学员徐秀才在大同县讲真相时,因被人举报,被大同县公安局绑架送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劳教1年半。

8月,大同矿务局工人大学法轮功学员李淑萍到太原出差,因被怀疑太原铁道大厦张贴真相传单,被太原杏花岭公安局恶警协同大同矿务局工大,以上级来检查工作为由,将她骗到单位里绑架。后被非法劳教1年。

大同矿务局的法轮功学员边连英被绑架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之前一直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察右后旗看守所。

2009年(3人次):

9月,灵丘县法轮功学员刘平讲真相时被绑架。11月,灵丘县公安局对刘平非法劳教二年,并送山西省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大同市二机车厂法轮功学员李文明因为坚持对法轮功的信仰,曾被非法劳教3年,并失去了工作。9月,李文明在租住地再次被大同市平旺乡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非法劳教2年,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劳教所。

2010年(4人次):

6月,大同市棉毛针织厂法轮功学员范玉梅等5名 法轮功学员在怀仁县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不幸被怀仁县公安局警察绑架。大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牛全喜、孙文龙将范玉梅等5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回大同市南关派出所,当晚送入大同市陈庄看守所。在看守所半个月后,她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迫害。

7月,大同市矿务局三医院法轮功学员王改珍由于不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在单位遭到大同市城区公安分局警察的绑架。在大同市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2年,送到山西省太原市新店女子劳教所继续迫害。

12月,大同市矿区口泉街法轮功学员赵静凡被大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及矿区分局六一零警察绑架到大同矿区看守所。2011年1月,赵静凡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山西省新店劳教所三大队关押十四个月,后被劫持到山西省未成年劳教管理所迫害。

12月,大同同煤集团法轮功学员黄丽娟被当地六一零头目高晋峰(男、同煤集团公安局副局长)、冯雁琴(女、同煤集团党校公安科)等十多人绑架,强制洗脑未遂后非法劳教二年,在山西女子劳教所遭受了种种迫害。

2012年(3人次):

2012年1月,灵丘县法轮功学员王振霞、刘二花、岳富平去白崖台村送真相挂历,被灵丘县公安局国保队长乔征兵等绑架到大同市第一看守所,后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一年、一年。

被非法劳教的大同市法轮功学员还有侯志芳、刘宇红、刘振成、刘宏、秦俊平、舒秀芳、张俊英、张丽、张润玉、杨淑珍、李秀莲、薛占英、梦香花、赵金花、刘银花、石志芳及女儿女婿、刘涛江、王俊英、冯兰芳的儿媳、女儿、女婿等。石志芳因拒绝转化,于2002年还被转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进行迫害。

山西劳教系统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被非法劳教的山西省大同市法轮功学员,在早期都被劫持到大同市落阵营劳教所进行迫害。2001年后,基本上全部劫持到位于山西省太原市尖草坪区的省女子劳教所和男子劳教所进行迫害。这是两个用劳教手段集中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臭名昭著的邪恶黑窝点。被劫持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在抵制洗脑、“转化”和维护大法信仰的过程中,经受了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迫害。

1、殴打

2001年间,在大同劳教所,为了强迫写“三书” ,劳教所集训队中队长郭瑾等指使吸毒人员将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衣服扒光,用橡胶棒打、用电警棍电击学员的敏感部位,法轮功学员陈内的眼睛被电击的几乎失明。2001年皇历4月初8,郭瑾带领集训队十五个班的班长,三个民管将法轮功学员张景林脱光衣服(只剩背心和裤衩)拉到水房,地上浇满水,用电棍电,用胶皮棒、胶皮管暴打。到了最后,恶徒们干脆将张景林的头蒙住,任意施暴。第二天早上,还要继续十几公里的长跑。直到被强制送往太原新店劳教所,张景林的身上还全是黑紫色的。其中一人良心发现,不想打,没有积极参与,事后被恶警郭瑾指使吸毒人员将他暴打一顿。2001年5月19日为逼迫写“转化”材料,恶警杜××又指使吸毒人员将张景林、陈内、岳守飞暴打一顿。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肖府顺、张启也被打的特别严重。遭受如此迫害,饭却不给吃饱,每天饿着肚子长跑和遭受暴打。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在山西省劳教所,恶警们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的嘴,剥光法轮功学员的衣服在烈日下曝晒,当众羞辱法轮功学员,并指使社会流氓谩骂、围攻、毒打法轮功学员,用针扎、铁钩刨、脚踢、拳打、揪着头发往墙上撞、用木棍打女学员的肚子、使劲戳女学员下身、强行往学员嘴上抹大便等方式虐待法轮功学员。因对法轮大法的坚定,在劳教所里,法轮功学员被剥夺了一切人身自由和做人的尊严,邪恶的警察不准法轮功学员上厕所,逼着法轮功学员吞屎咽尿;剥夺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权利,整天整夜不许合眼,法轮功学员稍一打盹,就遭到拳脚棒棍的毒打;不许说话。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打得浑身黑紫、遍体鳞伤,其状惨不忍睹;有的牙齿被打掉;有的被折磨的浑身浮肿,双脚不能站立行走。

在山西省女子劳教所,有个学员被恶警用220伏电压过电,结果一个入所时身体强健、理智的人被折磨的神志不清,精神失常,疯的光着身子,大便不觉脏,抓在手里玩。这个被逼疯的学员反而被恶警诬陷成炼法轮功练疯的。在山西省男子劳教所,有个学员被活活地折磨致死,劳教所却隐瞒事实真相,对所里谎称该学员保外就医了,对外界则谎称该人病故,而行凶的杀人犯,非但没受到应有的惩罚,反而立功受奖,提前释放,而纵容行凶的恶警也得到奖金和提拔。山西省女子劳教所,因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功,得到上级大量的拨款并号称“文明劳教所”。

大同市法轮功学员王俊英,用自己修炼的亲身体会向狱警证实大法是好的,是让人强身健体做好人的,并要求炼功,被劳教所恶警单独关押在一间房中被四个犯人打的生不如死,浑身上下到处是伤,在绝望中想到师父教导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才坚强的活下来,因被折磨得不能行走,被恶警从三楼一直拖到二楼,使王俊英浑身像散了架一般痛不欲生。

大同法轮功学员辛恩昊被棍子打全身、用针扎大腿胳臂,恶警用手拧她的下身,踢她的肚子。抓住头往床上碰,最后辛恩昊被打的大小便失禁。辛恩昊下身遭毒打,流出大量鲜血。打人的凶器是竹片、竹棍,方法是让毒犯看着辛恩昊,整天靠墙而站,不许动,一动就打,再有就用冷水从头浇到脚。

二零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凌晨,大同法轮功学员范玉梅因炼功,被恶警操控的卖淫犯雷霞、郝融融又一次毒打,导致范玉梅从此不能走路、两脚浮肿、无知觉、生活艰难。在这种情况下,恶警刘忠梅还不放过她,叫两个包夹犯卖淫女每天拖着她下工房干重活。

2、关禁闭

大同市学员石志芳是一位60多岁的老人,因坚修大法,讲清真相被非法关押近八个月没有见阳光身心受到极度的摧残。

大同市学员辛恩昊不配合恶警,坚定地证实着大法,恶警们经常把她一天一夜的关押在黑房间进行非人的摧残。

大同市学员杨淑兰,因在劳教所不写不炼功的保证,恶警就一直让她站到晚上12点,才把她和其他五个同修六人锁进一间房里,一直锁了46天,从此失去了人身自由,包括大小便都不让出去。

法轮功学员牛兰英一进来,三大队恶警们就把她关在不见人的理发室,窗户都用布遮严,让吸毒人员和邪悟帮凶看守,任由她们折磨。

3、灌食

2005年3月,牛兰云被山西女子劳教所进行野蛮灌食。恶警刘忠梅指使吸毒犯王涌、廉丽、李玉萍、那晓燕每天强行将牛兰云拉到医务所灌食两次,恶警指使吸毒犯在医务所灌完后在拉回中队继续灌,把牛兰云按在地上用钢勺撬嘴,夹住两腮,按住头、腿,撬的嘴直流血,每次灌完食后,地上都有一层头发。恶警怕牛兰云喊口号,指使吸毒犯用毛巾堵嘴,强行戴上背铐进行肉体上的折磨,精神上的摧残。被迫害70多天后,牛兰云骨瘦如柴,劳教所怕担责任,让家人接回家。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大同法轮功学员刘宇红,绝食抗议迫害,长时间被野蛮灌食,嘴肿得很高,里面全烂了,长时间不让睡觉,长时间站军姿,清洗厕所,用手抠大便池子。175斤的体重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瘦了三十多斤。

大同市法轮功学员黄丽娟采取绝食抵制邪恶迫害,不法人员们隔一天灌食,隔一天输液,后来每天灌食二次迫害。黄丽娟不配合输液、灌食,恶警就让五、六个犯人坐在她身上、胳膊上。黄丽娟奋力反抗,恶警就叫来护卫队的一起压,还不行,就拿手铐把她铐在床上强行输液、灌食。黄丽娟亲眼看到在玉米糊糊内放了不明药物。

4、超期关押

大同矿务局法轮功学员辛恩昊2001年8月份去北京证实大法,被抓,劳教一年半,在山西新店女子劳教所遭受了严酷的身心摧残,本应在2004年2月到期,由于她坚定大法,不向邪恶妥协,邪恶之徒不放她回家,每次到期后都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延期三次,每次三个月,共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三个月。

5、做奴工

山西女子劳教所的三大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大队,基本都是法轮功学员,也有几个恶警精心挑选的吸毒人员。她们大个子的体壮腰圆,小个子的阴险毒辣。所有人员住的是一座三层楼房,一层是车间,强迫学员做各种社会上没人愿意做的加工或包装重活;二层是法轮功学员的住宿,三层是吸毒犯住宿。整个楼房阴森恐怖,到处迷漫着邪恶的诬蔑大法的标语和字画。

新店女子劳教所的恶警们与外面的不法商贩相互勾结,加工制造许多假冒伪劣商品。因为在这里加工商品所需要的工资、工商、税务、房租以及水、暖、电等所有费用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对那些恶警们来说,一达到了非法迫害的目的,二又在其中获得了许多非法利润,三充分利用纳税人的血汗钱,四在社会又打通了许多关系等等。如:长年为太原“美特好”超市包装小米、绿豆、核桃、核桃仁;年底就更忙,各种宣传品、对联、商标等印刷品,经地下印刷厂印好后,运至劳教所用来包装加工各类商品。腊月里商品好卖利大,这就要求大部份是急件,需连夜加工,越快越好。这就更加促使那些恶警们贪欲之心,强迫所有的人员全部上阵,连夜加工,即使生病也不准休息,如不服从则是酷刑。

平时,法轮功学员白天在车间里加工有毒气的打火机及配件,打火机的毒气、毒塑料味、铁机头的油味,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下,自然会吸进肺里,时间久了很多人员都产生各类过敏。

夏天没有任何通风设备,90多人围坐在80平方的车间里一阵儿就浑身冒汗。法轮功学员早6点起床,中午休息一会儿,一直到晚上10点半以后才能休息,白天被强迫出工遭受身体上的迫害,晚上被洗脑遭受精神上的迫害。这还不算,还给恶警们织毛衣、纳鞋垫、洗衣服、扫垃圾等额外劳动,每天出工11个小时以上。恶警说“如上边要问你们劳动几个小时,只能说6个小时”,如卫生方面就说是恶警们自己扫的,替她们做私活更不能说。

6、不让睡觉

山西省女子劳教所警察为了逼迫范玉梅在“转化书”上签字,七天七夜不让她睡觉。
二零零七年秋天,为达到“转化”目的,雷红珍下令连续一个月不许高迎莲睡觉,白天还得干奴工、在烈日下曝晒、“看电视”(洗脑迫害)。

7、罚跑、罚站

大同市落阵营劳教所集训队中队长郭瑾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自2001年天安门“自焚”伪案后迫害更加严重。恶人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采取各种手段进行迫害。法轮功学员张景林、陈内被逼从上午开始不间断的绕院子里跑,一直跑到中午开饭,饭后,其他人午休,他们却不能睡觉。下午2:00又开始跑,一直跑到晚上开饭,晚饭后罚站,一站一个晚上。五六天下来,人全脱相了。

大同市浑源县法轮功学员马月英,被非法劳教三年,受尽劳教所极其残酷的非人折磨。有一次,恶警恶犯们将她强行长期罚站,直到她双脚站得浮肿起来,恶警就又用高跟鞋狠狠的拧踩她的脚面;那些恶警恶犯们极其邪恶,又极其流氓。有一次,恶徒们当着马月英的面,气急败坏的把大法师父的法像撕碎,将她打倒在地,并扒下裤子,企图将碎片从她肛门里塞入。由于马月英正念斥责,恶警们没有得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