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过程中的修炼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二日】对于近期部份地区同修邮寄诉江状受阻及损失一事,谈一点个人见解,请同修用法衡量并指正。希望能减少损失,把要做的事做好。

一、地区诉江新闻的报道方式

此事遇到阻碍或损失,有多种因素,这里仅切磋地区新闻报道方式。

阅读了从五月十七日至今的所有诉江报道,个人认为,从救人的角度来说,个案报道均能起到从不同角度讲真相的作用。而对于群体(多人)的诉讼报道,是否还需把握分寸?

诉江的作用之一是救人,包括救那些所谓“维稳”的警察。而在中国大陆,他们的生存现状是什么样呢?同修认识一位干这工作的,他说:不反对法轮功,更不爱去绑架法轮功学员,但是网上一报道当地有什么群体事件了,上面就命令我们去管,层层领导都怕摊事儿,怕丢乌纱帽。哪个地方官也不愿看到自己的辖区“出奇冒炮”,一旦“出奇冒炮”,就把我们逼上前线了,上边让干,我们也左右为难。

个人认为,对于群体(多人)的诉讼报道,从展现当前整体形势、正面讲真相、震慑邪恶角度来说,类似如下的报道方式更适用、更有力。

1、《近四千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2、《6月3~5日明慧收到329人诉江状副本》
3、《6月2日收到大陆15省145人诉江状副本》
4、《5月28日-31日明慧收到至少232人起诉江泽民消息》

同时,一般读者可能不太关心起诉人的名字等个人信息,而当地的某些特殊读者(如一些警察)看了,如果面临某种不应有的“压力”,就需要当地讲真相能跟得上。类似的报道对广大读者来说,让他们得救的看点是什么,可能还需更用心推敲和平衡。

二、形式与用心

师父说:“叫做就去做了,可是哪,从做事的态度上,怎么样能够救了人这个问题上,你不认真去思考,这是修炼问题。”[1]

同修都明白:修炼没有顺风车,不能学人不学法,不能大帮哄,救人不能糊弄事,尽量脱离为私(如:证实自己、显示、干大事、当英雄、妒嫉、不善、怕、情等等)的出发点,每个大法弟子都将在宇宙中留下独一无二的正法修炼之路。在写诉状的问题上也是同理,而且非常严肃,大法弟子从中承载着各自的责任。每个人的路不同,得法与修炼故事不同,反迫害经历不同,因此可以说,每份用救人之心完成的诉状,都是一份独特的救人利器。

看6月14日《近四千名大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诉江状数量按各省和直辖市分布图”,有的地区控告案例与控告人数落差较大,很多人没有独立诉状。最明显的是河北省:诉状700多,控告人1000多,是否大约1/3的同修没有独立诉状?

也想起同修近期反馈的一些问题,如某区一些同修说:“这次想写不想写都得写”、“你们谁写,我签名,别把我落下”,也有的表示怕失去圆满机会,还有的理解成与营救同修搞签名一样……重形式,随大流,不明确诉江意义,或夹杂很强的人心。

个人体会,诉状尽量自己动手写,包括此后的邮寄、上明慧网备份等。自己能有条件完成的,就不让别人代劳,因为意义不同。

有同修谈到,走过这段路之后发现,修炼的事别人真的代替不了。就象当年上北京证实大法,進京的火车票同修帮助买了,其它能“帮”的也都帮了,可是一到北京,看上去和同修做着同样的事,结果却大相径庭。这是严肃的修炼啊!今天,在正法修炼尾声的时候,我们也应该成熟了,当年不正确的状态不能固守了。

另外体会到,遇到阻碍、困惑之时,唯有学法。以下是同修在诉江过程中的点滴体会。

一位同修说:一开始,我有“观望”的人心。学法的时候,看到师父讲的:“当然啦,真的有一个修成,我就叫他当宇宙,什么都有了。”[2]

猛然醒悟:如果有一个人修成了,那人遇事的时候“观望”谁呢?我不能再“观望”了,就按大法做,遇到困惑就学法,一定走出自己的路来。我很快邮寄了诉状并在明慧网上曝光了。因为法在心中,所以做的过程中很坦荡,很踏实,此后更加用心做好三件事,通过诉江,更加强了对师对法的坚信和救人的责任感,加强了自己修炼中的正念主见。

一位同修说:开始我发现自己有怕心,邮寄之后,又怕在明慧网上大范围曝光。怎么办?学法。

师父说:“大法弟子呢,正念足一点,什么都会被大法弟子改变,邪恶也会被清理掉,那坏人算什么?那几个坏人不是邪恶在操控干的吗?邪恶被清理掉的时候,你站在那人面前,他敢对你说一个“不好”的“不”字吗?对神他不敢。”[3]

随着学法,思维改变了,觉的在明慧网上报道出来起的作用更大,对救人更有利。因为自己的出发点就是救人啊,而且做的过程中注意了理智、无漏,及时归正自己,头脑清醒。同时也经常问自己:你是神吗?师父说:“何为人 情欲满身 何为神 人心无存”[4]。我回答自己:从现在开始,我必须是神的,严格要求自己,不能再象以前那样不注意小事和一言一行。从邮寄诉状并上传到明慧网那天至今,我每天坚持炼功、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感到又回到了多年前的精進状态,也体会到了多学法、修好自己、身在法中的美妙。

一位同修说:通过起诉的事,真切感受到师父的慈悲,感到师父推着自己走,诉江过程中加速修正自身的不足:怕心、证实自己、显示心、私、恶。现在我又做到了多学法,发正念也象十多年前二十四小时发正念那样清醒、不放松,找回了修炼如初的状态。同时,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断完善对诉江的认识,随时完善诉状(之前的诉状已寄出),师父也给了我很多智慧。其实一时的阻挡都是过程,都是假相,诉江也正是我们清除邪恶的好机会,历史的今天是大法弟子展现辉煌的时刻,绝不是给邪恶逞凶的。

另外,有同修说:诉江有多种方式,大法弟子重在用心。同修说:海内外大法弟子是一体,有刚到海外的大陆同修表示,当初想的是到海外起诉、揭露迫害,没想到正法形势这么快,诉江在中国大陆发生了,那我到了海外怎么办?找自己,当初离开大陆也是带着一些怕心、求安逸、私心的,现在不能再逃避了,EMS是全球特快专递,海外的邮局随便邮、邪党管不着,眼下就是义无反顾的做大法弟子该做的,尽快把诉江状递达最高检察院、法院。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人觉之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