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华人:支持法轮功起诉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记者华清悉尼报道)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日,法轮功学员在悉尼华人聚集地伊士活(Eastwood)举办真相图片展活动,揭露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并声援最近中国大陆近万名法轮功学员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递交诉状——“起诉江泽民”的伟大壮举。

悉尼中西方民众驻足了解真相,签名支持反迫害
悉尼中西方民众驻足了解真相,签名支持反迫害

悉尼华人:应该起诉江泽民

很多走过横幅前的华人都会驻足或回头再看一眼,有的惊呼:啊,法轮功起诉江泽民了!有的说起诉他(江泽民)好,应该起诉他!有的站在横幅前深思不走。

来澳探亲者贾先生对目前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表示极力支持,他向记者表示:应该起诉江泽民,所有人都应该支持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因为中共暴政对全世界以及全中国人民都犯下了滔天大罪,所有受迫害者都应该互相支持,一起来支持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

贾先生还补充说:法轮功健身强体有什么害处?!因为炼法轮功的人数太多了,江泽民自以为法轮功跟他们争夺民众了,如果大家都信法轮功了,就会没人信中共了,所以它就要迫害。

我经常来澳洲探亲,看到法轮功很厉害,这么多人,特别游行时人更多,真是声势浩大,而且从“大纪元”上看到全世界都是这么多的法轮功学员,都可以炼法轮功,就是中国不能炼,就这个大家都应该想得明白,迫害法轮功就是中共的问题。法轮功现在越来越强大,我真的很高兴。

最后贾先生还表示:我看了讲真相的报纸,听了法轮功学员讲的真相,真是很有道理,讲的真是头头是道,他们比我都年轻,我问他们怎么知道这么多道理,他们告诉我:是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获得的这些道理,都是我们师父教给我们的。 我就在想我也应该去看看《转法轮》,李洪志大师教的道理这么好,我回去就看。

悉尼探亲华人:急迫寻找“大纪元”,选择三退

每年来悉尼探望留学儿子的五十岁左右大陆官员李先生,在法轮功真相摊位前后四处寻找,法轮功学员索菲问他:你在找什么呀?李先生说:“我在找“大纪元”报纸,现在“大纪元”印得少了吗?” 索菲说:“不会啊,好像印得更多了,只是拿的人太多、太快了,所以现在是供不应求。”李先生说:“是啊,我已经一年没有来了,刚从中国来,我每年来探望儿子,每年都在这拿“大纪元”报纸看,现在拿不到了。”

停顿了一下,李先生举起手中的《大纪元特刊》问:我拿了这期的,你们可以找以前的给我吗?不管什么时间的都要,我刚刚(从中国)回来,我好久没看了。

旁边的法轮功学员阿芬找了前期的递给李先生,李先生如获至宝的说:“太好了,周永康的儿子也报了,现在都在抓他们了,这些都是迫害法轮功的坏人。”索菲问:“你看过《九评共产党》吗?李先生说:我上几年来时,你们给我一张DVD,我看了感觉《九评共产党》很好,我到现在还珍藏着。”

李先生非常欢喜的一个劲的在一边和法轮功学员聊天,好像又碰到亲人般的高兴,并且谈到很多问题、特别是对于法轮功学员长期在做报纸讲真相让他们知道等善举,一个劲的在那点头同意或称赞着:是、是、是,好、好、好的。

最后李先生很乐意的用法轮功学员阿芬为他起的代用名字李福安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

递交诉状的退休女教师:起诉江泽民,众望所归的大好事

在伊士活地区拉横幅和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中有两位母女表示:起诉江泽民,是民心所盼、众望所归的大好事!当所有的老百姓都觉醒,都站出来控告江泽民的时候,审判江泽民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王女士和女儿一起递交了起诉状,并表示审判江泽民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王女士和女儿一起递交了起诉状,并表示审判江泽民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王校芳和庄玮母女俩还表示:她们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邵桦在六月十七日,已经同时成功的向中国两大院寄出起诉江泽民的诉状,并已经得到成功传送的确认回复。

教书育人三十一年王校芳女士感慨的表示:江泽民不让老百姓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我就是因为不放弃信仰“真善忍”而被抓被迫害。在非法监禁期间,我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摧残,我只是遭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中的一个,而造成这一切苦难与魔难的根源是江泽民一手发起的这场祸国殃民的迫害恶政。起诉江泽民,将其送上审判台并将它绳之以法,这是民心所盼,众望所归的大好事!

王校芳女士在已寄出的诉状中提到:因为身体差,我提前退休,修炼法轮功后我一身的病好了,脸色红润了,说话声音也响了,走路也有劲了。女儿庄玮于一九九八年十月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期间,也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非法镇压后,学校以开除工作和劳教我们来威胁我与丈夫,我丈夫的工作从教师岗位调去干杂工。我家被严密的监视起来。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我女儿先后被非法关进看守所五次,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两年,被上海交通大学非法强制洗脑两次。我自己在二零零一年被库尔勒公安局的警察和二十九团派出所的警察非法抄家并关进了看守所。

我女儿被判刑两年后,六岁的外孙女一直哭着要妈妈,我心如刀割一样难受。我们整夜整夜睡不着,我们的生活一直受到很大的骚扰。这一切的迫害给我及我的家带来了巨大的痛苦,而这一切痛苦都是被控告人江泽民发动这场对好人的迫害造成的。

原上海交通大学硕士研究生:审判江泽民的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王女士的女儿庄玮在诉状中提到:在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期间,我去北京上访,要求“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功清白”,“要求修炼法轮功的合法环境”,被关进北京丰台看守所,这期间,我被警察用毒打、上铐、烟头烫、电棍等刑讯逼供手段逼迫我们说出姓名和地址。我亲耳听到警察叫嚣:“上面说了,打死你们算自杀!”当时我全身被打得乌紫,脸全都肿了,乌青瘀血,眼睛无法睁开。

二零零一年一月除夕,天安门广场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天安门自焚”骗局事件,上海交通大学的老师找到我,让我谈对“天安门自焚事件”的认识,我明确告诉老师“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假的”!之后,上海交通大学对我做出“开除学籍”的处理。随后,上海卢湾区警察找我谈话,我明确告诉警察“历史将证明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错的”。因为这句话,我被卢湾区公安分局劳教两年。期间,我曾被要求验血两次,其中一次是所有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修炼者全部验血。还包括血液检查、胸透、各个脏器的B超检查。据警察说只有法轮功修炼者被送往松江女子监狱前被要求做非常全面的身体检查。我怀疑,这与建立器官移植数据库有关,一旦有匹配的器官移植需求,我很可能会“被死亡”、“被消失”。

“起诉江泽民”是顺天意而为 顺民心而做

另一位和这对母女同时寄出起诉江泽民诉状的邵桦女士告诉记者:她在修炼法轮大法前是那种医生都说对她无能为力的、那种一年中三百天都是不舒服的老病号。修炼一周后困扰她多年的头晕、贫血、失眠的症状都消失了。身体完全健康。但是自从被控告人江泽民开始迫害法轮功之后,邵桦的生活被严重干扰,她本人及家庭受到了身心方面巨大的伤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至二零零九年期间,她被几次非法绑架到广州黄埔区洗脑班(实质是戒毒所)等处非法迫害,反反复复被迫害和被非法抄家。甚至还未成年儿子也一起被非法绑架到广州市东山区公安分局。期间她的母亲因为担心、受惊过度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去世了。

谈到这,邵桦女士感触万千,她继续表示:不仅仅是我一人受到江泽民的迫害,我的家庭也受到江泽民的迫害,全世界的许多人也都受到了它的迫害,所以我要起诉它,它必须为它所犯下的所有罪恶承受与偿还,这是人间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