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河油田区谢兆琦老人遭迫害含冤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省盘锦市辽河油田区七十八岁的谢兆琦老人,在过去十几年里,长期被当地派出所、610组织、国保大队迫害,六月二十二日中午在自己家中含冤离世。

当地派出所,610组织,国保大队长期监控,跟踪骚扰她。振兴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曾说:“对于她(指谢兆琦),我们就是要抓了放,放了抓。”

即使一直被骚扰迫害,谢兆琦老人也善待抓捕她的警察,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

谢兆琦老人一九五八年毕业于长春冶金地质学校(长春地质学院的前身),是辽河油田研究院的退休工程师,为人平和、善良,乐于助人,淡泊名利,在同事朋友间德高望重,很受人尊敬,左邻右舍都知道谢兆琦老人学大法,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身体变好了,人也变得更加宽容忍让了,并且在强大的迫害压力下从不屈服、妥协,人们很是佩服。

谢兆琦老人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之前,浑身都是病,如胃病、心脏病、妇科病、类风湿、神经衰弱等,从三十岁就开始天天不好受,到处求医问药,中医诊断说,五脏六腑都有病,中药、西药不离口,家务活自己根本干不了;一九九七年学法轮大法,没花一分钱,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才体会到了没病一身轻是什么滋味。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大法蒙冤被迫害之后,谢兆琦想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活生生的事实,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为法轮大法上访、伸冤,结果被抓,在辽河油田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个月后释放。之后,研究院退休办就开始了不断的骚扰,经常威逼老人写不修炼的保证,老人从不配合。一次在路上碰到了一位退休办姓陆的书记,野蛮的从老人的衣兜里抢走了一本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明慧周刊,并把老人无理的叫到了退休办進行所谓“谈话”,進行威逼、利诱,不经老人同意,不停的给照相。

谢兆琦老人在大法中深深受益,她渴望把这份美好与天下所有善良的人们分享,并唤醒被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谎言所迷惑的世人,讲述自己的肺腑之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四年九月七日再次被恶人绑架。第二天上午九点多钟,突然有人敲谢兆琦的家门,谎称有事打听,家人发现是陌生人,就没给开,结果敲门的人就变了脸,才说出自己是公安,要抄家,说“老太太丢了,你们怎么也不找”,恶警贼喊捉贼。恶警的不法行径遭到拒绝后,就开始砸门,骚扰。谢兆琦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在提审时被公安威胁恐吓,腋窝处、大腿根被掐紫。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三日上午十点左右,辽河油田研究院与钻采院退休办的张主任带着三个说是退休办的人,骗开了谢兆琦老人的家门。他们假意寒暄了几句,又来一伙人前来叫门,“退休办的人”迅速冲去打开门。随之,六、七个人身穿便衣如土匪般的人就冲进谢家。谢家站满了一脸横相不明身份的人,后来只到了一个穿警服的年龄较大的人。可以肯定地说,退休办与国保是有预谋地相互配合强闯民宅。

便衣不顾谢兆琦的丈夫瘫痪在床,进屋后到处乱翻,在老人没看见的时候,翻走了两本《转法轮》。后便衣拿出一年半劳教监外执行的非法劳教书威逼谢兆琦老人签字,遭到拒绝后,多名便衣竟然丧心病狂的多人一起抓住老人强行按上手印,并威胁:“三月二十七日抄家抢走的东西转到了盘锦市兴隆台区国保许皓大队长那去了,他们还要审讯你!”

当时在场行恶的一伙辽河公安局恶徒中有张强(刚从辽河看守所调来的)和徐诺(音)、王春兰等七人,加上退休办三人共有十人。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七日,辽宁盘锦辽河油田退休职工谢兆琦在对世人讲真相时被协警举报,遭辽河公安局国保大队何宇一伙劫持、抄家抢掠。国保大队长何宇、一王姓女警、唯一穿警服的男警等三人非法审讯年已七旬的谢兆琦老人。这伙人从绑架、审讯到抄家都穿着便衣不示警号,并欺骗说他们是振兴派出所,也有说是迎宾派出所的。

三月三十日,辽河国保恶警又去谢兆琦老人的家骚扰,因老人不在家而不得入门。三月三十一日,辽河公安局国保去谢兆琦二女儿谢东的单位辽河油田兴隆一中,向谢东单位领导中伤谢东,结果引起王姓校长大发雷霆,声言要开除谢东。

二零零九年十月她的老伴(常人)在长期被骚扰恐吓中离世。她的女儿由于不想再次被送到马三家,辗转来到国外。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