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满城县610头子梁民的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梁民,男,45岁,出生于1969年,2000年至2005年间,任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610办公室头子期间,他为了捞取政治资本,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滥用职权,直接部署,亲自指挥公、检、法、司等部门迫害本县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五年来他为了争第一,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对法轮功学员疯狂抓捕,非法关押强制转化,勒索钱财,劳教判刑,导致王金玲、刘冬雪、马文合、赵志云、王玉珍、郭汉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非法劳教21人(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2次),非法判刑8人,绑架、抄家、毒打法轮功学员几百人次,致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孩子、老人无法照顾;持续3年办洗脑班强迫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并大量勒索钱财。其迫害手段狡猾、残忍、多变、为所欲为。他为了罗织罪名判刑,把多名大法弟子秘密劫持到太行监狱行凶逼供。

一、诱骗软禁、精神摧残

2001年1月,梁民刚上任不久,他为了迫害法轮功出风头,在原东马乡卫生院设立了一个短期劳教所——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抽调机关、单位、文、教、卫生、乡村干部等相关人员参与跟其迫害。

这场张狂迫害,使有的在职的法轮功学员被领导单位诱骗进洗脑班,乡村的法轮功学员被乡政府邪党人员及派出所邪警强行绑架或者诱骗到洗脑班。有的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也被劫持到洗脑班。那里设有办公室、伙房。洗脑班的所有开支费用都是索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

法轮功学员整天有专职人员逼看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他们找来在保定劳教所已被所谓转化的人的录音强迫听,妄图跟其背叛大法。之后,不管认字不认字,一概逼写体会或思想汇报,逼写保证书等。法轮功学员们认清邪党本质,不配合邪恶的要求。610办公室人员就采用所谓的谈话、摸底,然后用哄骗术,和风细雨的说:如果你们说不炼了,政府领导带你们到守陵村,学种葡萄技术,领你们到某地学种菜,回家也可以养兔子,给你们笼子等等。

这点小儿科骗术,并不奏效,梁民一伙儿就换了招术,恶狠狠地说:“你们再不转化把你们都扔到北大荒叫狼吃了你们,想回家也回不来,等等。”这招不灵。又教唆学员家人来洗脑班哭闹、打骂、逼转化,和梁民一个村的大法弟子许秀梅因不转化,梁民找来其丈夫到洗脑班,他被邪党迷惑不分正邪,在梁民的煽动下对妻子拳打脚踢,用棍子打,还破口大骂。李家佐法轮功学员翟树田两个上小学的儿子大冷天穿着漏脚丫的鞋被带去洗脑班哄他们装病,妄图迫使她放弃信仰,快点转化。他们的手段阴险毒辣,如谁不转化,就强迫她们在骄阳似火的太阳底下暴晒。梁民为了名利真是什么招儿都使的出来。

二、酷刑折磨

实例1:两寸粗木棒打折

白龙乡大坎下村法轮功学员任金慧,60多岁,因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梁民指使白龙乡派出所恶警李敬东,苟国占(神星村人)等人拳脚齐上,后用2寸粗木棒打,棒子打折了,就又抄起拖把毒打,一个好心的村干部急忙从恶人手中夺下拖把,愤愤的对恶人说:“老太太都这样了还打,这里真不是人呆的地方,我得赶快回家。”就借故离开了黑窝。老太太从头到全身没有好地方了,已经动不了了。

610头子梁民还不放过,指使国保大队张振岳、赵玉霞把她投入县看守所。县看守所的恶人赵洪祥(已遭恶报死亡)用木棍狠毒的打任金慧,任金慧疼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后绝食抗议,她在绝食期间,恶人贾瑞芹对她多次野蛮灌食,一个月后白胖胖的任金慧被折磨的皮包骨头。梁民又把她非法送八里庄劳教所,冤判一年。回家后她继续修炼“真、善、忍”。2002年,白龙乡恶人又把她非法绑架,梁民一伙儿又指使白龙乡司机王振海等人把她劫持到全国臭名昭著的涿州洗脑班,任老太太抵制转化,全身、头、面部被打的到处伤痕累累,受尽了让人难以想象的惨痛折磨。老人经历4年多的残酷迫害使她精神和身体受了极大的伤害,2012年含冤离世。

实例2:揪着头发在走廊里来回拖

2001年白龙乡大坎下村大法学员殷秀琴、殷淑英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被劫持到东马洗脑班。进去就被等着的梁民一伙儿十三、四个人疯狂群殴,将她们打倒在地上,脸朝下,嘴啃地,恶徒们使劲用鞋踩他们的头,殷淑英嘴里吐出的全是泥血,然后又被揪着头发在走廊里来回拖。头发被一缕一缕的拽掉,上衣扣子全被扯掉,殷秀琴的上衣也被扯的一条一条的不成形。脸被打得变了形,眼睛肿成了一条缝。十三四个人疯狂的打了她们两个多小时后把她们扔在地上,全身已动弹不了,全身不知哪痛了,昏昏沉沉不知躺了多长时间。

实例3:细绳子锯肉皮

满城县韩庄村大法弟子韩占禄在看守所被国保大队恶警张振岳等人残酷折磨的不成样子后又把他劫持到东马洗脑班,又被梁民伙同张振岳一伙儿几个人用细绳子在他脖子上来回拉大锯,肉皮锯破后撒上盐,又惨无人道的用上面的方法锯他腿上的肉皮,一条肉皮锯下来鲜血直流,腿上的疤痕现在清晰可见。

三、骗取钱财,非法劳教

法轮功学员在非法关押期间,家人吓得团团转,托门子找钱救亲人,梁民伙同国保赵玉霞、张振岳、赵洪祥看作是敛财的好机会,对法轮功学员家属、亲属大耍淫威,欺骗威胁。张嘴先说钱,勒索大笔钱财后,就出尔反尔,互相推卸责任,最后罗列罪名,不通知家人就非法判刑和劳教。有的家庭债台高筑,有的家庭被恶徒们勒索钱财后,梁民之流还教唆蛊惑家人,使有些家人对法轮功学员不理解。

有的大法弟子不配合他们,梁民一伙儿就教唆看守所李更田等带上死刑犯刑具、手铐、脚镣大约有十来人带过。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送监狱前,梁民伙同张振岳、赵玉霞、赵洪祥张狂把多名大法弟子五花大绑,脖子上挂着大牌子用大卡车被全副武装的武警象押犯人一样拉到县剧场召开所谓的公判大会上亮相示众侮辱。家人见状,有的哭成泪人,有的当场晕死过去。

四、超期拘禁,借刀杀人

2001年4月法轮功学员高玉珍因上北京上访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家人亲属怕她被迫害,托人送礼送钱。绝食一个月,原本白胖的她被折磨的皮包骨,5月份被非法送入八里庄劳教所一年,因她不转化,到期后,梁民指使610副手张雪冰、国保大队赵玉霞等人从劳教所接出一直骗到涿州洗脑班,县国保大队赵玉霞、张雪冰给那的人下了狠话,当天晚上打得她死去活来,面目皆非,躺下起不来,臀部、两腿紫的像茄子一样。

第二晚上法轮功学员高玉珍被打得更厉害,她始终不配合邪恶。高玉珍被非法关押了6个月,绝食抗议,生命已奄奄一息,涿州那的邪恶头子给她家人打电话,家人去了见状要求放人,他们说:“找你们当地的610,他们说放人,我们一天不留。”家人就连夜找教育局长冉宗瑞,冉又请示县610头子梁民后,家人才把瘦的吓人的她接回家。

五、亲自截访,逼写保证

1999年7月20日后,江泽民开始公开栽赃陷害有良知、有善念、有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为上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制止迫害。那时全国各地大法弟子都纷纷上访,满城县也有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610、政法委人员疯狂利用各个职能部门阻挡上访的人群,每当听说谁谁上北京上访,被利用阻拦的人象疯了一样到处找,比他自己丢命还着急。梁民亲自上阵去北京截访,狂妄的说:“把他们都塞到车后备箱,这回好了,回去非得庆祝庆祝,回去后象打牲口一样打他们。”

被他截回的大法学员直接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梁民在看守所为所欲为,大法弟子绝食反迫害,贾瑞芹和赵洪祥在他的教唆下,下狠手灌盐水加少量奶粉加泻药,有时灌菜汤玉米粥,灌时,她们让几个刑事犯小伙子把法轮功学员按倒地上,手指粗的胶皮管子从鼻孔插到胃里,每次都插得法轮功学员们满脸和嘴都是血。梁民对贾瑞芹说:“灌,接着灌,灌完后铐在铁笼子上,死了我兜着。”有人见到此场面,担心地问:“她们死了怎么办?”梁民毫无人性的说:“死了就烧了。”

2003年3月大坎下村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梁民企图非法劳教殷风琴,一个大法弟子被梁民叫到监室,他伪善地说:“因为殷风琴把你说出来的。”他目的是让她愤恨殷风琴,拉拢她陷害功友,这位大法弟子识破了他挑拨离间的阴谋。

梁民任满城县610办公室头子的五年里,为了捞钱和往上爬,滥施淫威,把信仰真善忍的修炼群体当成阶级敌人,给江泽民这个恶魔当替罪羊,到头来只能害人害己。

冥冥之中有定数,善恶有报是天理。人间不是邪恶逞凶的乐园,正义和真理之光一定会普照大地。在真相广为流传的今天,希望广大善良民众能静下心来,了解真相,分清善恶。为家人和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