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邢台沙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部分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自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沙河市公安局政保科贾起芳,沙河市公安局刘同林、禹书平(已遭恶报死亡),国保大队长王建军(已遭恶报死亡),侯守红和局长谢继运积极追随中共进行迫害,全县众多法轮功学员被他们绑架、勒索、劳教、判刑,甚至迫害致死。众多法轮功学员及家庭遭受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以下是从明慧网报道中所摘录的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和迫害案例。是明慧网突破中共的层层封锁而得以核实的案例,远远不是实际发生的案例的全部,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一、被迫害致死3人

郝变云,女,43岁,沙河市十里亭镇下解村村民,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七日下午二点左右,一辆红色及一辆白色面包车闯到下解村郝变云家,冲下十几个人,领头的是一男一女,非法抄家,本来就穷困的郝家,积攒的准备拉煤过冬的230元钱,也被恶徒抢去。几个大汉拖着郝变云,又是捂嘴,又是拳打脚踢,将她塞进车内,郝变云只有五岁的女儿在后边哭喊着妈妈,这帮恶徒将孩子也抓起,扔进车里拉走。目击者称场面甚是凄惨。后经调查,绑架领头者是十里亭镇政府的吴星海、赵美英。

郝变云被劫持到“邢台市法制教育中心”,在被关押、折磨的两个月期间,她几次被恶徒们强行注射不明药物。回家后,她变得神智不清,丧失生活、劳动能力,且症状日趋严重,终于在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五日早5点含冤离世。郝变云离世后一小时,当地突降罕见大雪,村民称:天示警,人间有奇冤。

王文同,男,原河北省沙河市二十冶制品厂工人,一九九九年得法,身心受益。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二日,王文同去北京为大法伸冤,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时被广场恶警抓捕,被毒打得满身伤痕。

那年腊月连降大雪,恶警逼迫王文同夜晚穿着单衣在雪地里冻,从头上至全身浇冷水,冻到半夜后拖到屋内,四、五个恶警把他摁在地上,强行往大脑中注射一种不明药物的针剂,次日恶警谎称王文同心脏病发作,通知单位接回。

由于不明药物对大脑中枢神经的损伤,王文同当年即身体不适,二零零二年半身不遂,语言不清,生活不能自立。至二零零五年已严重到卧床不起,失去语言能力。

二零零七年四月王文同全身瘫痪,没有任何知觉,并在五月二十九日下半夜2点含冤去世,终年60岁。

任孟军,男,56岁,河北省沙河市东冯村人。二零零一年元月,任孟军进京为大法鸣冤,回家后被新城派出所非法拘留,此后又被恶警贾起芳等送至邯郸市劳教所非法劳教,因拒绝放弃修炼而被五大队恶警毒打。在其生命垂危时,为推卸罪责,邯郸劳教所连续几次急促通知家属接人。接回家后发现任孟军两耳失聪,臀部和大腿黑紫淤血,内脏严重受伤,尿血便血,汤水不进。任孟军自言两耳失聪是被五队的王队长毒打所致。王曾叫嚣:谁不放弃修炼就送我这儿。在王队长的指使下,任孟军遭犯人木棒重击,不让任孟军睡觉,一打瞌睡就用电棍电,恶警王峰同时用两根木棒往身上打,换用穿着皮鞋的脚踹(木棒为现砍的木棒,直径6、7厘米粗)。在一次五大队集体出工时,王峰故意刁难任孟军,任孟军走到劳教所大门口时,以任孟军东张西望为借口,王峰像疯了一样扑上去把任孟军打倒在地,专门用拳头往头上打,用穿着皮鞋的脚往任孟军的腰眼猛踢,打的任孟军喘不上气来。任孟军脸部肿胀,身体受严重内伤。任孟军被接回家几天后,于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九日下午4时去世,去世时他说:我信大法,信师父,且死不瞑目。

二、被非法劳教、判刑15人

张广才,二零零零年十月张广才依法进京上访,被沙河市公安局劫持到邯郸市劳教所劳教两年。在冤狱中因照顾其他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王旭升踢断两根肋骨。

张广才夫妇及其儿子
张广才夫妇及其儿子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张广才的父亲因脑血栓症状正在沙河市医院住院治疗,张广才骑电动车往医院伺候父亲,途中被以王建军为首的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便衣警察绑架,第二天就定了一年零九个月的劳教。

张兴芳,张兴芳是张广才的妻子,被劫持到石家庄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张广宝,张广宝是张可臣的二儿子,冠县人信赖的好牙医。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后,冠县公安局视他为“眼中钉”,把他作为重点迫害的对象之一。他多次被无理关押,两次被非法劳教,在六年多的冤狱中历尽磨难,九死一生。

张巧华,张巧华是张可臣的大女儿,和丈夫高明聚在冠县高三里庄开牙科门诊,因他家是炼功点,被冠县公安局定为重点监控的目标。二零零零年九月底张巧华依法进京上访被拘留,将要释放时,她听到政法委书记李柏林在谩骂大法,就善意的劝道:“别那样,那样对你自己不好。”不知好歹的李柏林大怒:“好!你这个小孩敢教训我,非把你劳教不可,我亲自送你去监狱。”就这样张巧华真的被劫持到王村劳教所劳教了三年。当时这件事在冠县影响很大,很多人才明白,原来中共根本不讲法律,一句话就能把人劳教。

王世军,二零零零年正月十五,王世军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因王世军是矿建家属,被矿建治安人员从北京押回关进邯郸第二看守所。

二零零九年四月,沙河市国保大队恶警王建军(已遭恶报死亡)、侯守红等人到王世军家骚扰,王世军不开门,恶警胁迫专门开锁人员强行把门打开,抢走电脑,打印机,法轮功资料等个人物品价值两万元,并把王世军绑架到邢台法制教育中心迫害,恶徒们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犹大日夜灌输攻击法轮功言论。一个月后国保,六一零又把她劫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秦老四,男,四十多岁,河北省沙河市十里亭镇下解村人,兼职家电维修。二零零零年正月,秦老四为法轮功蒙冤进京上访,曾被非法劳教一年。

窦平均,二零零四年两次被绑架到法制教育中心迫害,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在邯郸劳教所被迫害致高血压,心脏病,生命垂危时才放回。

张彩霞,二零零四年新年期间,河北省沙河市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视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在当地引起强烈反响,同时也引起邪党的极度恐慌。公安部当即派人下住邢台,进行蹲点监督迫害。禹书平率领手下在全市进行疯狂大搜捕。先后绑架了张彩霞、张玉霞、王小生、魏秋云、王信英等法轮功学员,还把王信英医生的儿子、女儿、女婿及其三个外甥女儿等亲属,无论修炼法轮功与否,全部绑架并送至劳教所迫害。张彩霞被非法判刑八年。

李斌,二零零五年初,因参与插播而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张彩霞成功走脱。禹书平带人对全市已知的法轮功学员的家进行大规模非法搜查。后禹书平又参与绑架张彩霞、南开大学毕业生李斌,使张彩霞被非法判刑八年,李斌被非法劳教。

魏竹学,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晚上7点来钟,魏竹学被禹书平等恶人绑架,在白塔刑警三中队被刑讯逼供,其中包括坐铁椅子、不让睡觉、电击、脱下鞋木条抽打脚心等。后魏竹学被非法判刑三年。

樊庆周,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六日晚上7点来钟,法轮功学员樊庆周(当时已流离失所两年多)被禹书平等恶人绑架。樊庆周在市区刑警队被暴打,后来樊庆周被非法判刑五年。

郝香堂,男,四十八岁,大专文化,河北省沙河市西葛泉人,原沙河市棉纺厂技术员。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郝香堂乘坐邢台到沙河的一百零一到终点站时,被两个便衣警察绑架到邢台市高开区公安分局。

在此期间,郝香堂被实施坐铁椅子、电击、熬鹰、用螺丝刀刺脚心、用树枝抽脚心等等酷刑折磨、刑讯逼供,共计三十八天。

邢台市高开区公安分局还协同其它派出所非法查抄了郝香堂的住处,抢劫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人民币等个人物品和私人财产。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邢台市桥东区法院对郝香堂非法庭审,法官是马军骁。六月三十日上午,桥东法院对郝香堂二次庭审。于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对郝香堂非法判五年徒刑。

冯中诗、侯爱群、王顺朝,二零零九年,河北省沙河市冯中诗、侯爱群、王顺朝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侯爱群被非法劫持到邢台劳教所劳教一年。

三、被绑架、拘留、勒索迫害71人

谢秀林、周相凤、申凤芝、翟艳玲、赵满囤、凤珍、王世军、王丽华、秦老四、郝变云、窦平均、任虽娥、代风琴、乔存善、王秀芹、魏改林、魏竹学、申凤芝、王顺朝、王爱花、侯爱群、冯重师、杨书平、张立贵、窦聚更、张利国、张新京、任秋云、张彩霞、张玉霞、王小生、魏秋云、李斌、樊庆周、郝香堂、吴晓霞、刘丽萍、侯燕晓、石苏霞、李春芳、刘荣珍、董秀明、张广才、张建民、张兴芳、张立贵,高殿贵、李振中、盖新忠、刘德亮、王连珍、刘建军、任焕玲、刘建军妻子、王信英、张可臣、吴国敏、高明聚、乔存善的老伴、侯社林老伴、王信英医生的儿子、女儿、女婿及其三个外甥女儿、刘跃民和他母亲、小兰、小芬、花妮。

如今,中共高官纷纷落马,希望沙河市公检法人员能够认清时局,莫做中共的替罪羊,将功补过,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7/河北邢台沙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部分案例-3115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