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个日夜的恐怖折磨

山东文登法轮功学员刘红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按:山东文登法轮功学员刘红于二零一五年一月被非法抓捕,以下是她本人叙述文登国保610、公检法人员对她的迫害经过:

被非法抓捕并拘留

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我与田丽莎出去发资料,被不明真相之人举报,遭非法抓捕,那时已晚上十点左右,四名特警将我与田丽莎送到国保610,我们被非法审讯并被强行采血。半夜一、两点钟,警察将我们送到文登拘留所,在拘留所我绝食要求立即释放我回家。

田丽莎没有绝食,就因为我们拒绝穿囚服,警察也不让她吃饭。到第五天,田丽莎被送至看守所。我在拘留所呆到第六天,他们将我强行拉到文登市立医院灌食,灌完食接着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就将我直接投到看守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在看守所的迫害

刚进看守所,因我一直大声讲真相,他们将我扔到一个空屋的地上,大约半小时后投入禁闭室,禁闭室内有地环和一个尿桶,门一关里面漆黑一片,因为刚灌完食,我又六天没吃饭,他们大概怕我身体受不了(给他们工作带来影响),约两小时左右就将我投入监室,这时田丽莎已被转到异地关押。我拒绝穿囚服,继续绝食要求释放我回家,因为信仰无罪,我没有犯罪。

在看守所他们想尽各种办法逼我吃饭。有一次,他们以不给当时我所在的监室热水,因为按照常规每天要送三大桶热水给每个监室,而那天大清早就在喇叭里招呼不许给七号监室热水,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全监室的人都仇视我,将我孤立,用这种卑鄙的手段以达到逼我吃饭的目的,可是全监室的人没有一个指责我的,反而很厌恶看守所的这种做法。看守所的所长刘忠尧一看怒不可遏,大概是觉得自己失去了威信,他让那些队长们将我拖到他的办公室冲我大吼:“我还有老婆、孩子,你想让我丢掉工作,让我的家人没有饭吃吗?”又拍桌子又威胁我吃饭,我对他说:“我不是罪犯,吃不吃饭是我的权利和自由,你把我放了,不要再迫害好人才是真正的对你老婆孩子好,否则善恶有报是天理,你所做的将来也会连累到她们……”

大约三、四天后,看守所与国保610的人共同将我送到文登市立医院强行插管灌食,后又隔大约二、三天,又叫来市立医院护士,当着全监室人的面在监室给我灌食,场面令人不寒而栗,我痛苦的呻吟声回荡在监狱内,给我插管的护士却在庆幸她的技术高,不费事就将管插了进去,我听她们征求看守所的林志华法医说:“把管留在她肚子里吧。”林志华说:“管不能留。”并神秘的对护士说:“等到办公室我再告诉你们为什么(管不留在肚子里),那两护士自言自语:“插了拔,拔了插,让她遭罪是不是?……”

有一次,看守所一位队长凶狠的说:“你要绝食能出去行,要是出不去你他x的可别连累我们……”中共体制下这些参与迫害人员对人生命的漠视,已达到丧心病狂、麻木不仁的程度,而他们还觉得自己挺好,觉察不到这种变异,或许在观看这些善良人遭受痛苦的过程中,还能从中获得一种变态的快感,中共统治的社会正在将人变成鬼。

在文登市立医院的非法迫害

在看守所经历两次灌食之后,我已出现低血糖,并出现昏迷。大约十天后,他们将我送到文登市立医院住院了。

在医院我脚上戴着脚镣,外屋每天是两名武警与两名女警察“看护”,每天到晚上再换另一班人,听他们说是出动了全公安局的女警。我所在病房的窗户在我去了之后现贴上玻璃纸,怕外面人看到。

看护我的这些警察,我给他们部分人讲真相,也有明白大法弟子是善良的,然而当他们在执行中共命令时,就完全成为邪党迫害好人的傀儡了,还以为自己是在完成工作,并没有看到自己参与迫害的可怕后果。有一位610 的女警察(以前迫害过我)一见我面就说:“刘红啊,我们两个真是无冤无仇啊!”是啊!中共假、恶、斗的本性人为的将我们这些近日无仇往日无怨的人划分成阶级敌人,过去搞贫农与富农,文革时一家人就好几派……,替中共卖命的人最后也免不了被中共清算的下场,历史的事实却不能让这些替中共卖命的人清醒,死心塌地的跟邪党走向地狱,真的令人痛心。

在文登市立医院警察们表现出很关心我的身体,以不同方式劝我吃饭。那天我听到一名武警问一起看管我的610人员:“是不是她如果吃饭,早就把他放了?”610人员喃喃的说:“看情况,看情况……。”有的警察会直截了当的说:“你以为我们真的在照顾你吗?我们只是看着你。”

每天从早到晚不停的打吊瓶,我被打的脸浮肿,到最后血管都瘪了,没法插针了,给我抽血、灌肠,最后血都抽不出来了……。连他们自己都在说:“能从嘴里吃,非得从管里打,就像弄小孩玩意一样。”我一正常健康的社会良民,按照“真善忍”做人,却被当罪犯无辜遭受迫害,在这些人眼里只觉“好玩”,没有一丝道德良知的愧疚。

经历二十五个白天黑夜的恐怖折磨,我已极度虚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最后他们决定放我回家。回家那天,他们帮我洗了头、洗了澡、洗了脚,大概觉得不洗洗就这么出去会给他们赚来骂名,无论背后干了什么,到了人前还是要保持一副“救世主”的面容的。

在释放我时,文登国保610人员吴希国还特别提醒:“回去别再胡说八道了,这些人(指公检法人员)对你怎么样,你是看见的。”把人逼上死路,然后突然给你一点生的希望(释放)让你对他感恩戴德,这就是流氓的逻辑,好人都让他们装了。他们表现的确实很关心我,但是让我身体健康的目的却是能够继续非法关押我。

按:在刘红被非法关押二十五天期间,610人员曾对她两次非法提审;对她非法延期一次;以及对她非法宣判逮捕,现在又在非法的对她所谓“取保候审”。这些本应为民主持公道的公检法人员自己却在执法犯法,成了中共肆意迫害好人的工具。

像刘红这样一位善良的妇女,只因为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为了给世人讲清法轮大法被迫害的真相,十多年来经历了来自中共的无情迫害,这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中共江泽民集团罪恶累累,“善恶有报”的天理注定这个邪党要被推上历史的审判台,当这一天到来的时候,那些参与迫害的公检法司人员又该何去何从?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付出生命的代价讲述真相为了什么,只为众生不要对佛法犯罪,拥有美好的未来, 这大善的行为你们感受到了吗?!善恶不辨的后果将自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