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市十五年迫害综述(一)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在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恶党的操控下,山东省即墨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国安、公、检、法、司以及乡镇恶党、政法委、派出所、各单位、村恶党支部直接参与污蔑诋毁大法,疯狂迫害即墨市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抓捕、拘留、劳教、判刑、关押、抄家、洗脑、骚扰、监控、跟踪、罚款和开除公职、辞退工作等迫害。

仅据明慧网发表案例,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底,十五年来,即墨地区警察绑架法轮功学员案例一百五十八起以上,其中:八人被迫害致死,一人致病残,一人致家属神经病,非法劳教二十三人次,非法判刑十二人次,十六人次被关洗脑班迫害,非法拘留四十三人次,非法抄家二十一次,非法罚款、劫掠财物、克扣工资计六十多万元,一人开除公职,至少十九人次被迫流离失所,四人被停发工资、退休金或克扣工资,一人被开除大学学籍;七人被摧残性灌食;三人被注射毒针和药物;一人遭冻刑。

仅根据明慧网提供的资料显示,十五年来,即墨市法轮功学员遭受过下列至少四十三种类型的迫害:

被剥夺炼功权利、被剥夺思想信仰自由、强行戴手铐、坐小板凳、长时间保持痛苦姿势、罚站、毒打、剥夺睡眠、监视、跟踪、强制拍照曝光、游街、加期(延期)或超期关押、禁止学员相互说话、强制灌输抹黑法轮功的视频或宣传品洗脑、610人员或警察私闯民宅或单位施压、送洗脑班迫害、逼迫放弃信仰、定期思想汇报制度、高强度超负荷劳动、恶人举报、非法审讯、绑架、非法关押、拘留、逼迫供出其他大法弟子、诱骗、恐吓、抄家、敲诈、掠夺、破坏财物、非法劳教、判刑、诽谤、造谣、污蔑、栽赃、罗列罪名、歧视、强制按手印、注射不明毒针、威逼迫害家属和孩子、取消评选和晋升职称资格、降级调离工资岗位、取消羞辱、等等,罄竹难书!

几乎每个法轮功学员都曾被逼迫放弃信仰,许多家庭被迫害的妻离子散和家破人亡,有多少孩子遭到牵连、受到精神或肉体摧残,有多少法轮功学员遭到中共的酷刑折磨,以及被罚款、抢劫、扣发工资、奖金、福利等造成的经济损失以及非法监控、跟踪迫害案例,由于中共高压、封锁消息,实际数目难以统计。

本综述所采用的资料全部来源于明慧网,这些报道都是突破中共的封锁和打压投书明慧网的,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在即墨所犯下的部分罪行,实际没有报道出来和不知道的还更多!

一、即墨市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即墨市邪党610、国安、公检法等直接参与污蔑大法、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八名即墨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们是:

1、邵立荣:男,即墨市龙泉中学退休教师,龙泉镇高家屯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发放真相材料被即墨潮海派出所非法绑架,恶警将其手脚绑在一起毒打致昏迷,醒来后呕出一滩血,并逼迫喝洗脸水,后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山东省济南监狱。因不放弃信仰,狱警指使犯人毒打他,不让睡觉,逼迫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邵立荣遭受长时间非人折磨后,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份回到家中。回家后,青岛、即墨“610”恶人勾结龙泉派出所、村委人员多次到家中骚扰,逼迫他写不炼功保证。二零一零年五月份,“610”恶人拿着伪造的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强迫其签字,退休金被扣发,给他和家庭造成长期的精神与经济的巨大压力。由于长时间的迫害,邵立荣卧床不起,于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2、宋梅英:女,五十二岁,黑龙江籍法轮功学员,住在即墨市段泊岚乡官路埠村照顾读书的儿子。在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六日上午,宋梅英出门买菜,同时向被中共造假宣传蒙蔽的百姓讲述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中午她儿子接到一百一十警察的电话说宋梅英出“意外”了,当家人赶到医院时都吓了一跳。宋梅英整个面目完全变形,头顶水肿有紫红色淤血,左脸紫黑色,右脸大半部都是紫红色,右眼外侧出血。双手指甲里全是泥土。家人怀疑是被警察打死的。在医院里整整九个多小时时间医生都不做任何抢救医治,不给办理住院手续,总是强调没有医治价值。医院如此的反常表现,难道是他们知道死亡真相,不想惹麻烦?

3、梁启元:男,九十三岁,青岛即墨市华山镇罗家辛庄大法学员。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其子女多次被非法抄家、罚款、绑架,监视居住;二零零一年,两个女儿被非法判刑四年,两个孙子被非法劳教三年,因长期受到恐吓与精神折磨,于二零零二年阴历六月五日含冤去世。

4、徐和金:男,四十七岁,即墨市太祉庄乡西丰台村人,从小就患有肾炎,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两次去北京说明真相、证实大法,被非法关押在恶党乡政府迫害四十多天。回家后,遭派出所每天派人监视跟踪,无法正常学法炼功,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三日去世。

5、刘疆木:男,四十四岁,即墨市大信镇郝家庄村村民。一九九八年喜得大法后,多年的气管炎等疾病不翼而飞,身体得到了净化,一身轻。刘疆木得法后的身体状况与得法前判若两人,在当地民众中曾引起轰动。刘疆木逢人便说:“法轮大法治好了我的病。”一九九九年江泽民流氓集团和恶党打压迫害法轮功,为了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刘疆木三次去北京说明真相、证实大法。一次,恶警、恶人在绑架他回家的途中,为了阻止刘疆木呼喊,将一只臭鞋倒扣在刘疆木的嘴上。还有一次傍晚,在驻京办事处,刘疆木被恶警从背后猛踢在门上,当即打掉两颗门牙,满嘴流血。刘疆木被当地恶警绑架回村后,受到派出所恶警、恶人多次上门骚扰、胁迫。经历了当地政府的非法关押、强制洗脑、勒索罚款等非法迫害。在邪党一言堂的谎言欺骗和恐吓下,刘疆木的父母、妻子在高压、恐怖下,多次谩骂殴打刘疆木,阻止刘疆木学法炼功,致使刘疆木的旧病复发,于二零零四年含冤离世。

6、赵明祥:男,四十六岁,青岛平度市仁兆镇赵家管村人。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即墨市段泊岚镇发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段泊岚派出所抓走。十二月三十日在一村草垛旁意外地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见过赵明祥的村民说,当时他只穿了一只鞋,腰带也没有了(大陆派出所抓人后按惯例都是先把腰带解除)。很明显,他是被恶警折磨致死,恶警为推卸责任,故意将其丢在瓦戈庄大街草垛旁按“无名尸体”来处理。

7、卢秀芳:女,五十六岁,即墨市华山镇龙河庄村农民。在没有修炼法轮功之前卢秀芳全身是病,痛不欲生。修炼法轮大法后,她身体上所有的病奇迹般全部消失,从此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江××迫害法轮功后,卢秀芳曾两次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二零零一年,卢秀芳在散发法轮功真相材料时被抓捕,并被判刑四年,关押在济南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

8、孙来源:男,六十五岁,青岛即墨市通济街道楼子疴村农民。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途中,在潍坊被恶警、恶人绑架回村,在恶党镇政府非法关押十五天;又在村里的办公室被非法关押三十天,遭强制洗脑。后又被非法囚禁在通济政府转化洗脑一天。家里经常被不法人员骚扰、恐吓,在长期的迫害下,于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在这些被迫害致死的学员中,最大年龄九十三岁,最小四十四岁,其中女学员二人。需要指出的是,象刘疆木、徐和金等炼法轮功而好了病,达到健康身体,但被610、派出所、单位和家人逼迫而无法炼功导致死亡的例子远远不止这两例。法轮大法救了他们的命,给了他们一个健康身体,却被中共虐杀!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