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广东省四会监狱的洗脑邪术(3)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5.拖入深渊,一毁到底

对被迫写了思想汇报或态度开始“转化”的人,恶警会安排两、三个“帮教”继续洗脑,针对法轮功学员写的思想汇报的内容和对学员的继续观察,叫学员看不同的材料,这些洗脑措施和暴力手段是同步进行的,或者说是配合进行的,目的是要达到完全摧毁学员头脑中的全部大法法理基础。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不会叫学员马上写四书,而是逐步“帮”你一个个的解决思想疑问,其目的是巩固洗脑效果、减少所谓的反弹率、达到他们认为的“彻底”转化。薛锐聪就经常叫嚣“没有彻底认识思想问题的话,想写保证书我还不给你写呢!”即使他们知道学员是由于受不了残酷迫害而违心的配合邪恶,也没关系,因为他们有一整套系统的邪恶洗脑方案来将学员“彻底改变”、由“假转化”到“真转化”,只要学员配合“学习”就行。

过一段时间后,邪恶之徒看学员的思想“改造”的差不多了、“认识”到问题了、达到他们这一阶段的要求了,就会逐步要求学员写保证书(拿一份叫学员抄)、悔过书、决裂书、揭批书、开揭批大会并录像。悔过书必须写的很深刻,要从头到尾写出你走入法轮功的过程及你认识的所有其他学员,和你现在是如何分析批判当时的思想的,等等 ,要层层剖析。悔过书一般都要从写两到三次才算过关。一步步的把学员拖入深渊,一毁到底。视学员的不同转化情况还会强迫学员去“帮教”转化其他坚定学员,把学员往地狱里越拖越深,直至不可自拔。

有的学员很了不起,经历残酷迫害仍然拒绝洗脑,邪党恶徒拿他们没办法,又不想让他们影响其他学员,只好把这些坚定学员关进禁闭室,直到刑满出狱时再送到洗脑班,如庄文舒、刘喜峰、林洋、郑智超等。但很少有学员能走到这一步。邪恶之徒也会尽一切手段避免走到这一步,因为这样会显的他们太无能,而且也拿不到奖金。

对喊“法轮大法好”、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将他们秘密关在禁闭室,私下强制打一种针,或把药掺到饮水里逼人喝,再强壮的人被下药后都会四肢无力,呈现出昏昏欲睡的状态,会自言自语,出现轻微的幻觉。按犯人的说法:“这人差不多(废)了”。如一个解放军总参谋部的军人法轮功学员,五十多岁,姓刘,因不配合邪恶而被严管半年,始终关在一个铁笼子里,他绝食抗议半年,他们就对他强行进行插鼻灌食,还打迷幻药致使他出现幻觉。在被迫害期间,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一个原本非常健康的人被折磨的患上了高血压,和心脏病,走路都气喘吁吁,入监时身无病痛,出监时全身病痛,好人被整成病人。

6.“佛教课”巩固转化,植入思想

当邪恶之徒认为已将学员头脑中的大法法理基础完全摧毁、学员对大法的正信已经完全动摇后,就会要学员参加“佛教课”学习,目的是把佛教那一套末世变异的教义灌进学员的脑子里。因为邪恶在这些年的转化经验中,认为在学员已经对大法完全动摇、头脑中产生信仰真空后,必须及时植入另一种思想信仰,通过“学习”巩固效果,才能确保转化效果、不产生“反弹”,达到他们认为的“彻底”转化。实际上是要把这些黑乎乎的东西打进学员的空间场,以作长期的思想操控。所以刚从黑窝出来的学员如不时刻注意清除自己空间场的残留毒素的话,就会长时间的被干扰。

这一阶段主要是每天上午下午都让学员去谈话室和犹大们一起看佛教内容的DVD光盘,内容包括台湾某“法师”的东西,或其他末法佛教法师的讲解,多管齐下,都是按自己的理解随意解释佛经的。学习时还要求做笔记(有时还检查做的如何,太差还不行)。经文的古文太难理解时,就叫大家逐个按自己的理解翻译、并说一下自己的理解,来加深印象,或干脆读一些法师的译文来促使大家理解。这些做法几乎完全都是照搬北京市女子监狱叫学员学习“佛教课”那一套。

这些佛教内容的学习可不是真的叫学员信仰佛教那一套。相信“无神论”的共产邪党怎么可能叫人信仰“有神论”的佛教呢?听起来都让人笑话。其实它的险恶目的是把变异的佛教教义加进邪党那一套东西、达到给学员洗脑的目的。如李飞和犹大们经常讲:佛教也是“无神论”、佛陀也是普通人、佛法讲的只是一种哲学道理等等,都有他们的一套说辞,和王志刚的说法如出一辙。末法时期的佛教早已被邪党统战、同化变异了,其做法就是“修复门面、毁去内涵;恢复表象、抽去精髓”。

其实了解这些佛教的情况只能让人看到佛教在末法时期变异了的各种乱象,印证了师父在《转法轮(卷二)》中说的末法时期佛教的情况。因为这些末法法师对佛经的解释各有不同,所以犹大们都对不同法师有不同看法,甚至有时争论起来。

有时还强迫学员看杂七杂八的DVD光碟等,看的光碟内容要视学员的思想情况和植入思想的需要、巩固转化效果的需要而定。每天在看一、二个小时光碟后还强迫学员和犹大、夹控们一起讨论学习内容、“加深理解”、强化洗脑。李飞经常参加讨论、大放厥词、抹黑大法、用胡诌欺骗来动摇学员,而犹大们就马上附和、讨好、丑态毕露。有时他还就光碟内容或哪本佛经中的内容提问题叫学员们逐个回答,检查学习效果。

每天到中午11点和下午5点,就强迫全部学员(除单独关押的)一起到楼下大厅打24式简化太极拳。教太极拳也有DVD光碟和犹大来教。太极拳不管你愿不愿意都是必须要学的,以示学员已彻底脱离法轮功,“转化”后有更好的方式祛病健身。晚上7点又强迫学员到一楼大厅看邪党新闻联播,看后再回监仓“学习”各种材料、写思想汇报(每天要写一份)。之后洗澡,等狱警查数、报数后就可休息。

思想汇报要求写的内容是学习末法佛法后有何心得体会、对照学习内容批判大法的法理等等,写的东西还不能太少,不能敷衍过关。恶警和犹大们会通过看学员的思想汇报来观察学员的“思想改造”情况,一旦发现学员还有大法的思想遗留,或学员有思想反复时,就会马上采取措施“帮助”学员扭转思想,其方式有集体围攻、强迫看光碟、个人谈话等,不一而足。严重者则从新隔离关押严管、强制洗脑,直至学员改变思想为止。在四会监狱十分注意观察学员的思想动向,会用一切手段来了解学员的思想变化,这些手段包括夹控的日常观察报告、探听学员间的谈话(发现有异常时夹控们时刻都要记录,比如学员对不同法师的看法等),甚至当有新绑架来的学员时,犹大们会叫新来的学员与他们不放心的学员接触,教他们“钓鱼”式的问问题,套取学员的真实想法、是否真的转化等等。因为很多学员是假转化。

李飞还会经常提一些问题来作“思想调查”,要学员们在思想汇报上作解答,以了解学员们的转化效果和转化的彻不彻底。如:学了佛法后你现在是如何认识大法中的某个法理的?你认为不学佛法能不能使你彻底转化?你认为应该如何对待转化的学员?等等,用这些“调查报告”作为他向上级邀功的资本。如果在讨论中或思想汇报中发现学员还有一丝认可大法的思想存在,或哪个人对大法的某个法理还有认可,就会在集体讨论中提出来,叫大家一起说说自己的看法,最后统一认识,务求彻底解决这些疑问以断绝后患。

为将学员们头脑中大法的思想全部根除,以后不再“反弹”,薛锐聪甚至将《转法轮》拿出来,叫大家轮流读一段再断章取义进行所谓剖析,或叫大家逐个谈谈学了佛法后此时是如何认识这段话的,目的是增强对邪悟者的误导,以确保他们今后即使看到师父的经文,也是不正常的、颠倒的邪悟思维,不会回头。试想一个执著世间名利情的不修炼的常人(还有那些邪悟者),怎能理解佛法的精妙义理和深层内涵呢。师父只是用人的表面文字来说明法理,而人却只会研究表面文字、钻字眼的牛角尖,他们只是象“佛教学者”一样用人的逻辑理论思维去理解佛法,把“佛法”当作常人的理论、哲学来“研究”,所以就会发现许许多多的疑问和不解,反过来将这些低能的人的思维灌进学员的脑子里来做“转化”。总之邪党就是要从灵魂深处彻底毁掉法轮功修炼者、使学员真正失去精神生命,这比毁掉肉体生命更为可怕。他们还把邪恶网站批判大法的文章印成书给学员看,巩固洗脑(这些书一般只给可靠的犹大来看,甚至有很多学员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些书,因书中有很多师父的经文摘录,邪恶也不太放心给人看)。

7.省里“验收”,调入监区

学员被迫写了“四书”并被省司法厅“六一零”所谓“验收”后,指标完成就可以拿奖金了。“验收”后,如果此学员思想“稳定”、参加“学习”、不出其它问题,就开始计算“改造”成绩,一般一个月算一个“嘉奖”,三个“嘉奖”为一个“表扬”,如此累积。成绩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申报减刑了。(有时恶警也会用减刑来利诱转化,多数是欺骗学员。)

当监区的学员人数较多时(随时会有新来的学员),就随时有可能调往其它指定的生产监区,从事强制性奴役劳动。这些监区与监狱“610”签订接收改造协议,有一整套监视机制,有专门的互监组、线人、专管恶警、刑侦恶警,记录每天的一言一行,包括与什么人说什么话,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留意。如果同犯人讲真相被知道,会被送回专管“回炉”迫害,之前的减刑也会被取消。同时,规定每月必写一份思想认识,汇报思想改造情况。在车间不准离开工作台,在监区必在指定范围地点内活动,由三到五人组成一个互监组,不准脱离互监组活动,互监组人员由监区指定下达任务进行监视。互监组成员每月必交一份当月思想劳动改造情况报告,互监组成员监控到位每月可加一分(劳动二分),予以奖励。

在所谓劳动监区,从早上六点五十分开工到十一点五十分收工,下午一点半开工到五点五十分收工,扣除两个时段中间十分钟上厕所,一天要劳动足九小时,遇到赶货,星期天还要加半天工。

8.出狱:又一道“鬼门关”

在中国大陆,迫害法轮功的邪恶是串通一体的。四会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波及到其亲人。例如:二零零九年四会监狱恶警与特务配合,躲在车内给前去探访的家属拍照,为迫害做准备。深圳学员李振铭的妻子黄希燕去四会监狱探视他后,一周内在深圳被绑架。四会监狱恶警称他们早知道此事。其他学员家属也遭到恐吓。

尤其令人发指的是,法轮功学员冤狱期满往往不能自由回家。在中共邪党操控下,四会监狱与学员所在地区恶人相勾结,须由学员单位(或家庭)所在地“610办公室”和派出所派员前来押接,而坚定学员则绑架到指定洗脑班继续“转化”。例如:二零零七年冤狱期满后的庄文舒又被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深圳西丽洗脑班进行迫害,整整七个月才获得自由。二零零九年,深圳法轮功学员余联和李政铭从四会监狱放出,也被非法拘禁在深圳洗脑班。

(待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8/曝光广东省四会监狱的洗脑邪术(3)-311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