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纷纷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明慧网记者综合报道)老伴耿翠芳被逼坠楼身亡;本人被冤判十年;儿子在无父母照顾的情况下,过着流浪的日子,身患肺癌,既无人照顾,又没钱医治,甚至连饭都吃不上,最后惨死;兰州铁路局兰西机务段苏安洲(六十三岁)日前向最高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要求对其所犯罪行立案、审查并绳之以法,同时赔偿控告人遭受的牢狱、酷刑、失去妻儿的精神损失、经济损失。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三日早上六点多,苏安洲刚从家里出来,被埋伏在楼下的兰西机务段保卫科科长刘继存,保卫科干事韩荣、尚民绑架,强行把苏安洲拖上车拉到兰西机务段保卫科。与此同时,铁路公安分处一科派人去抄苏安洲的家,耿翠芳不配合这些不法人员的无理要求,不给开门。恶警们长时间砸门,并撬坏门上的纱窗,耿翠芳被逼从六楼坠下。当时,耿翠芳还活着,邻居们想去帮助耿翠芳,可警察不让邻居到耿翠芳跟前去。恶警们不但不顾及耿翠芳死活、及时将其送往医院,而是从耿翠芳身上取下房间钥匙,开门抄家,抢走两个存折、以及部份现金后,丢下耿翠芳在太阳下曝晒到下午四点痛苦的离开人世。这帮恶警的土匪行径使得左邻右舍看清了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邪恶本质,并说:“太惨了,如此流氓行径总有一天会得恶报。”

从五月底至六月二十五日,逾二万法轮功学员与家属纷纷控告江泽民策动的迫害给他们与家人及社会带来的严重伤害,敦促中国最高检察机关立案追查江泽民,还社会一个公道。甘肃兰州市数十名法轮功学员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下面是其中的部分控告者在控告书中所述的控告事实。

控告人白金玉女士(六十八岁,兰州石化退休职工)被迫害致残,儿子赵旭东被活活折磨而死,儿媳李红平九死一生,原本幸福的一家人在江泽民造成的灾祸中遭受了种种的迫害。赵旭东(原系兰化公司公安处供销公司保卫科干警)被绑架四次,劳教一次,在第四次被绑架到兰州第二看守所,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下午在四监区一分队六号室被长达五十天的野蛮灌食迫害致死,当时只有三十六岁。儿媳李红平被绑架六次,劳教一次,洗脑班关押一次。白金玉本人被绑架四次,劳教一次,(一次因体检不合格拒收),判刑一次,二零零七年以来长期被监控、跟踪。

七十八岁的控告人赵烔女士,单位甘肃省招生办,由于警察天天上门骚扰,抓捕,曾被迫流离失所一年之久。她在控告书中说:“610警察不只搅的我全家老小不得安宁,还时不时的跑到我单位骚扰,(因单位是高招办,大中专招生期间,也是最忙的时期)使单位不能正常的工作(招生),于是单位决定开除我,停发工资。我老伴一听,更是火上添油,一急之下,提出与我离婚,促使老伴的身体彻底崩溃,不吃不喝很多天,我儿女领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是肺癌晚期,不长时间就去世了。……这一切都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株连九族造成的。”

兰州商学院退休职工郗丽琳(女,七十五岁),曾被非法抄家三次、监视居住一次、拘留四次(行政拘留一次、刑事拘留三次)、劳教一年二个月、判刑(一次七年)。被控告人江泽民制造的迫害不仅给她人身和经济上造成重大伤害,也使其家人遭受了非常大的精神伤害。

控告人董秀兰,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年妇女,和每一个人一样,对生活充满了憧憬,希望自己的生活幸福、家庭和睦、祥和。是法轮大法给了她所希冀的一切——健康的身体、祥和的心态,更重要的明白了做人就得按照“真、善、忍”作为行为准则。然而被控告人江泽民与共产邪党却倾百姓的财力,物力,人力,以十六年之久对一个没有文化的老年家庭妇女非法拘禁、下毒、辱骂、殴打、株连家人等毫无人性的种种手段,只为了让董秀兰做一个“落井下石”、“恩将仇报”的忘恩负义之人。就因为董秀兰不愿意违背良心跟着中共辱骂自己的恩师,就惨遭十六年的非人性的迫害和折磨,而实施者却是中共的公检法司及政府部门的“人民公仆”。

聂莹女士控诉说:“……刘家堡、沙井驿派出所警察三天两头上门骚扰、恐吓,给控告人及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干扰和伤害,特别是正给怀孕期间我在心灵和身体造成了极大摧残,由于过度频繁的恐吓导致发育中的胎儿大脑严重受损,出生后的孩子成了智障儿童,给我们这个家庭造成的痛苦无法弥合。”“丈夫被非法判刑十年,我带个智障的女儿在娘家门口的建兴菜市场开了个小铺艰难为生。甘肃省公安厅、兰州市国家安全局、公安一处、安宁公安分局、刘家堡派出所、敦煌路派出所等不法警察三天两头上门骚扰,儿子也因我修炼法轮功不堪被兰石技校的师生歧视被迫辍学后流落社会,……”

控告人袁秀英一九九六年九月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是一个患有严重乙肝的肝病患者,病得很严重,脸色蜡黄,走路无力,上不了楼;修炼法轮大法后,不久身体好了,家庭和睦了,为单位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一九九八年还顺利的生下一个聪明活泼的男孩。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后,控告人袁秀英在一九九九年底就被兰州民百集团以炼法轮功为由,被强行开除了公职,以红头文件的方式通知本人,从那以后就失去了工作,没有了收入,截断了本人的生活来源,导致家庭经济陷入困顿状态。特别是二零零零年,丈夫也被迫害送至甘肃省兰州市平安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全家四口人(婆婆、自己的母亲、孩子及本人)没有一分收入,生活十分困难,特别是婆婆,成天以泪洗面……

兰州市七旬老人许金玲和家人因修炼法轮功,多次遭到公安机关非法绑架关押。造成了持续至今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十六年来一家人没有过上一天安稳的日子,大儿子许建平先后三次被绑架迫害,大女儿许丽萍从此被迫流离失所长达三年半,二零零六年三月一天晚上,出娘家门口时,被跟踪监视已久的兰州市城关区公安分局、“610”等动用三、四辆警车、十几个警察突然野蛮绑架,劫到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非法关押。小女儿许丽敏被劫持在龚家湾洗脑班遭受了一百零八天的迫害。老伴许志刚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许志刚,原甘肃省计算中心离休干部,修炼前患有肺心病、肺纤维化顽症,各大医院检查都称不治之症,平时连盆花都端不起来,修炼法轮功后,各种顽症在不知不觉中全好了,为此给国家节省十几万元医药费。

金怡均女士,原兰州市一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现被兰州市司法局停止年检执业证已经两年),二零零三年年底了解法轮功真相后,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说:“就在我沉浸在《转法轮》的无边法理中、在快乐愉悦的心情中享受着我的生活的时候,被控告人江泽民打乱了我平静幸福的生活。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七日我去兰州监狱接一位法轮功学员邵彦波,他因为信仰法轮功“真、善、忍”被非法判刑八年,这一天他冤狱到期。可是甘肃省610办公室唐生和会宁警察、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执意要把邵彦波带走,在兰州法轮功学员的坚持下,我们接走了邵彦波。可是兰州市公安局二十六处的警察(一男一女)跟踪我到家属院门口,将我绑架……非法劳教一年”。

兰州石油化工机械厂六十三岁的退休工人颜东兴控诉说:“二零零七年六月,妻子为救人发放真相资料被恶人举报,警察绑架了她,被关在公安局三天三夜,手铐脚镣一个不到一米五的女人被折磨得不像人样,三天后被送到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持续迫害一年零九个月,妻子被迫害的差一点失去生命。原本一个很好的家庭被江泽民的手下迫害的不像样子,我由于受到严重的精神打击,突发严重的心脏病,住进医院做了心脏手术,我一个四十年工作的老工人怎能承受昂贵的手术费用,精神压力、经济压力、妻子又被严重吊铐迫害使我无法承受这一切中的生命随时都可能离开这个世界。是我们伟大的师父将我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给了我又一次的生命。所以我要控告江泽民这个恶魔,为我们伟大的师父申冤、为大法申冤、为多少被迫害致死、致残的大法弟子申冤。”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