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街委会书记说:“就该公审他!”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上海街委会书记说:“就该公审他!”

〖上海来稿〗那年夏天,我应八旬邻居老太太的要求,去给老人抓了三副中药。老太太吃药后牙疼马上好了。老太太高兴,一个劲地对我说谢谢。我告诉老人: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牙疼会好的,并给老太太一枚大法真相护身符,给老人讲了法轮大法基本真相和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罪恶。对江泽民的所作所为老人也很气愤。

老太太的女儿叫玉荣(化名)也是我的老邻居、老朋友。现在她是某街委会的中共书记。一天,她突然到我家来了。进门的头一句就问:“我母亲是文盲,看不懂你给她的护身符上的字,你讲的常念九个字保平安,是哪九个字啊?”我告诉她那九个字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对老人身体有好处。她母亲年纪大了,病又重,光靠吃药是不解决问题的。玉荣说:“是呀,我母亲得糖尿病综合症多年了,还有多种重病。上次牙疼好长时间,几家医院都无能为力了,你开了三副中药,我母亲只喝了一副药牙疼就好了,真得谢谢你!”

她又说:“我教我母亲常念这九个字,我念行吗?”我说:“行啊,但你要三退(退出共产党、团、队),三退后念这九个字更好使。”玉荣讲:“好,我退出中共党组织!可我还得交党费咋办?”我说:“你只当是土匪抢去了!”

玉荣说:“听我母亲讲江泽民是大汉奸,这是咋回事呀?”于是我给她讲了《江泽民其人》中的故事,当讲到江把中国相当于几十个台湾的国土拱手让给俄罗斯时,玉荣气愤地说:“江泽民是个大卖国贼!”并说:“中共活摘成千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取暴利这事,闻所未闻。江泽民就是个杀千刀的货,就该公审他!枪毙他!”

她还说:“我们被江泽民、共产党洗脑多年,现在总算知道真相了,我也明白了三退的真正意义了──只有脱离中共邪教组织,才能做中华真人!”

“我要见证这一天”

〖大陆来稿〗五月下旬,我控告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写好了,其中四份证据需要复印。

我在住地小区没有找到复印社,就走进一家经营国内外旅游服务的旅行社。里面只有一位年轻女服务员。我问她:“你们这儿有复印的业务吗?”她看看我说:“大姨,对不起,我们没有这项服务。不过,您要复印什么,我可以给您复印。”“太好了,我会按复印社的价格付费。”姑娘说:“不用。这点事不算什么。”

我把两份资料原件递给那姑娘,其中一份为原工作单位要求每个修法轮功的高中教师必须签名的“六不准”保证书(即强制转化法轮大法弟子的信仰),另一份是我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因我修炼法轮功而非法拘禁我的“行政拘留决定书”。

在复印机预热的空当,我开始跟这位姑娘讲真相,问她:“您大学毕业吧。”“是。”“知道大姨复印这些做什么用吗?”“干什么用?”“控告江泽民。”“啊?!告他什么?”

我说,告他违犯中国宪法和国际法,个人独断专行,执意发动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打压和迫害,至今已经十六年。江泽民一伙自编自导所谓“天安门自焚”,煽动人们仇视法轮功。已有三千多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数十万学员被关冤狱,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我接着说:他以贪腐治国,官员糜烂腐败。薄熙来、徐才厚、周永康等等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人现在正在遭到报应。

“想当初咱们被要求入党、团、队时都要求举手宣誓把命献给党、为它奋斗终生。人不能随便发誓,你一旦宣誓就得兑现啊!咱们把命献给它合适吗,为它奋斗值得吗?中国现在已经有两亿多人声明退出党团队,把那个誓言抹掉了。”

讲到此,我就直接问她是否入过党、团、队。她说:“我不是党员,只入过团。”“那大姨就用这个挺好听的名字(该旅行社的名字)帮你把团退掉,好吗?你很快就会见证江泽民被审判和天灭中共这一天的。”

她爽快地回答:“好,谢谢大姨!我要见证这一天!”

复印完了,我给她留下复印费。临别时她说,她爸妈年轻时可能也入过团队什么的,她回去跟他们说说,回头也让他俩退了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9/上海街委会书记说-“就该公审他-”-3116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