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被迫害致死 辽宁胡宝纯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辽宁省葫芦岛市大法弟子刘丽云因为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二年七月被辽宁省女子监狱迫害致死。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三日,刘丽云的丈夫胡宝纯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起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二十四日下午二点,最高检单位收发章签收了控告书。

胡宝纯十六年来累计被绑架十一次;非法劳教四次、累计三年一个月(还不包括劳教未遂);非法洗脑三次、累计三个月;流离失所五年,抄家七次。妻子刘丽云被迫害致死之前被非法拘留三次,共计七十五天;非法洗脑一次四十七天;非法判刑四年。刘丽云被迫害致死前想喝一口水的权利都被剥夺了。

以下是胡宝纯遭迫害的片段:

恶警用鞋底一口气打了三十多个耳光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三日下午,我在家中被杨家杖子公安分局、开发区政保科、派出所等警察绑架。七月十三日,他们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关在葫芦岛市教养院。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九日晚六点,葫芦岛教养院大队长刘国华把我叫到四楼办公室,强迫我读诽谤大法的书,遭我拒绝后,把我的双手反铐在后背,警察刘国华、张国柱、范永杰、刘海厚轮番用电棍电我,其间两个电棍充电二、三次,电棍充电的间歇,刘国华脱下我的鞋,用鞋底一口气打了我三十多个耳光。一直折磨我到半夜十二点。

上万伏的电棍碰到人身上,碰一下就是一个水泡或黑点,在电流的作用下,肌肉被电得一蹦一蹦的,四肢会不自觉抽动,即使在电棍停下后,肌肉仍会蹦很长时间,施行电刑的房间以至整个走廊都会充满皮肤烧焦的气味。被电过之后的地方会红肿、黑紫、组织破裂,然后结痂。这次,我被电得脸、脖子、背部都肿了、变成了黑紫色,之后很长时间一直爆皮;被打过的地方不碰都疼,很长时间才恢复。

被十几双皮鞋踩在下面

二零零一年三月初的一天,教养院要求我们穿囚衣。遭拒绝后,警察把大法弟子一个个地拽出去打,打到于英楠时,我实在忍不住了,喊:“不许打人!”并和几位大法弟子冲到走廊大喊“不许打人!”在副院长姚闯的带领下,十多个恶警把我按在地上,强行给我戴上手铐,扒下我的裤子,用电棍电我,十几个恶警穿着皮鞋不分头脸地踢我全身,狱警副科长张福胜还抓着我的头发往水泥地上狠撞,我没处躲没处藏,被打得头晕眼花、耳鸣、全身疼痛。我被踩在十几双皮鞋的下面大喊“不许打人”、“你们不讲法律和仁义道德!”喊声回荡在整个走廊。他们一听又怕又恨,用臭袜子堵住我的嘴,又勒住我的脖子,打我打得更凶了,张福胜还边打边恶狠狠地叫嚣:“就不讲法律,就不讲仁义道德,你能怎么样?”姚闯在临走时还照着我的头狠狠踹了一脚,对其他人说:“给他整材料,先判他!”

他们打人累得坐着喘粗气,然后把裤子给我套上把我扔进了小号关了十九天。这次他们把我打得四、五天不能翻身;肋骨被踢坏三处;左耳膜出血,半年听不到任何声音;胸部、小腹部疼痛二、三个月(教养院打完我没负任何责任,也没给我看医生,我自己也不知道胸腔、腹腔究竟伤成了什么样);右肩胛疼痛难忍,肩胛骨支出一寸高,肩周损伤、肌肉萎缩,半年多抬不起来,一年之后才稍见好转;被打之后半年多头经常阵痛。

妻子刘丽云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我妻子刘丽云在天津因与大法弟子交流被绑架,非法关押半年多之后,被冤判四年,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

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到辽宁女监看望我妻子,七监区队长王治不让见,王治说:“她背经文、绝食。”我问她:“是不是给打坏了?”她说:“没打,只是体罚,站着。”我又问为什么要体罚,王治说:“她不服从狱警,还不许罚站怎么的?”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四日,女子监狱四个警察(一个女处长,小个,四十岁左右,三个男警察)来葫芦岛找到刘丽云父亲(六十九岁,不识字)说:“你女儿病的很重,我们给你出车,跟我们去看看吧。”当天,他们将老人带到沈阳一个招待所。第二天早晨,警察说:“刘丽云二十三日死了,死于高血压,心脏病。”老人要求看遗体,他们说:必须先签字,同意火化,否则不让看。老人要先看尸体,他们不同意,僵持了三天,老人说:“我不看了,也不签字,我要回家。”女监人员问:“那么你们要不要骨灰?”老人说:“要骨灰。”他们说:“如果要,你就在这表上签个名字,按个手印。”签完字,他们马上带老人去看遗体。他们把老人带到一个黑暗的存放遗体的房间,不让开灯,只让看脸部,刘的头部肿大,不允许看身体。看过后,监狱方面马上将尸体火化,把老人带上车送回杨家杖子。

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我无从见证,但从明慧网上查到了一些见证者的证词:“二零零二年春,大法弟子刘丽云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第七大队,因她坚定修炼大法,不配合邪恶的指使,喊‘师父好!大法好!’恶警把刘丽云关押在严禁小号里折磨,反绑手脚,用电棍毒打,每天只给一丁点吃的。后来,刘丽云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特别想喝口水。监狱不法人员把水送到刘丽云嘴边时,问她还喊不喊“师父好、大法好”,刘丽云点头说:‘喊。’不法人员当即把水拿走。就这样,刘丽云在被迫害临死前想喝一口水的权利被剥夺了。”

妻子的死给我、儿子和家中老人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29/妻子被迫害致死-辽宁胡宝纯控告江泽民-3115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