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为诉江鼓劲加油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九日】人类因信仰而靠近神灵,因信仰而忍让关爱,因信仰而高贵睿智。人类在追求信仰的漫漫长路上,有时会遇到荆棘密布寸步难行,有时会遭受高压的恫吓,有时会被追杀的血流成河。基督徒曾经被关在笼子里被狮子活活咬死,佛教徒曾经数次被赶出寺院、受尽凌辱,孔子和他的弟子曾经历经困境。在围剿屠刀下,在生死攸关时,正信者都平静的选择信仰,压力下不妥协,死亡下不偷生。

现在,信仰自由也被写入了国际人权公约和各国宪法。人们期待“信仰被践踏、信仰者被蹂躏”永远地成为历史的过去。可是在神州大地,信仰者仍然生活在共产邪灵的红色恐怖下。每一天,都有人因为不改变信仰法轮大法而被抓捕,每一天,都有法轮功信仰者遭受鞭打的呼啸、谩骂的凌辱,他们用肉体承受着中共的迫害,他们用灵魂坚守着自己的信仰。不能让诋毁佛法的谎言象野草一样蔓延,毒害善良的心灵。他们开始了顽强而平和的抵制,理性而智慧地讲真相。十几年来他们以在法轮大法中修出的平和、忍耐面对暴力的残杀,今天他们依据佛法的威严、人间的正义要求惩治罪恶的凶手。

江西省南昌市六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余宝珍,五月三十一日向最高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刑事诉讼状,控告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使她的独生儿子在这场浩劫中被夺去了年轻的生命,身后留下一个三岁的女儿。

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盖秀芹,与丈夫卢广林,被分别冤判十三年和八年重刑,卢广林被盘锦监狱折磨致死。盖秀芹也递交了控告江泽民的诉状。

江西法轮功学员陈宝芝及妻子张园珍五月二十七日共同控告江泽民给他们及家庭带来的十几年的灾难,要求中国司法将江泽民绳之以法。

陈宝芝,原南昌市第五建筑安装公司职工,先后三次遭江泽民集团绑架、诬陷、非法判刑,二零零一年十月份,在江泽民江的嫡系中共“六一零”头目、政法委书记罗干亲自插手下,被非法判十一年,在江西省豫章监狱遭受各种酷刑迫害,牙齿被打落四个,右耳失聪,右肋骨骨裂,肝脏严重受伤,双臂、双手丧失功能、下肢行走困难,多次摔倒,腿部时常抽筋,过了几年才逐渐康复。在中国,象这样的被迫害者数以万计,他们承受的精神折磨与肉体苦难是惨烈的,是悲怆的,是无法弥补的。

十几年来,中共法院打着法律的旗号审判那些受害者而不是犯罪者,这是中共司法界的罪恶。今天,世界在瞩目中国,国人在关注法院,是把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还是将受害者再推進牢笼,法官在选择。

中共恶首江泽民,控制整部国家机器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运动。这场迫害使用了酷刑,群体灭绝,侮辱和虐待,非法抓捕与拘留等罪行,这些罪行都是在江的命令、策划、监督和管理下進行的,其目的是在中国彻底消灭法轮功。江泽民,作为暴力迫害的主要策划者和责任人,他已经犯有群体灭绝、反人类罪行,他必须对这场迫害负责。起诉江泽民这个罪魁祸首,是结束这场迫害的重要步骤,也是中国走向法制的起点。

越来越多的诉状送达检察院和法院,要求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的呼声已经震天动地。作为中国百姓的我们,应该做些什么呢?是冷眼漠视,还是鼓劲加油。其实司法正义、信仰自由需要每个人的支持和维护,我们心里的天平偏向哪一边,也许事态就象哪一边倾斜。在美国的黑人运动中,很多的黑人和白人都选择了抵制歧视,美国的种族隔离制度就取消了。在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打砸抢运动中,大多数中国人都选择了默许和参与,中国就陷入了一场浩劫,所有中国人也都成为受害者。

每个人心的选择都是一种力量,当人心的正义压倒邪恶时,就是罪恶的终止时。当年日本侵略中国时,开始时是极端狂妄、不可一世的。而有一个山东人,流着眼泪讲了一句话:“如果这样坏的日本人会得胜,我就相信老天爷没有眼睛了。”这一句话简单朴素,却意味深长。老天有眼,正义长存,罪恶也许会逞凶一时,但绝不会持久蔓延。

在被惨无人道的迫害的十六年中,法轮功修炼者依然虔敬的信仰“真善忍”、实践“真善忍”,平静的告诉人们真相,现在他们又平和而理性地把罪魁祸首控诉,再一次给人们选择善与恶的机会。他们不只是英雄,就不应该被孤立、被歧视、被贬低;他们在黑暗里不惧怕、不妥协,他们是勇士,就应该被尊重、理解与支持;他们是圣者,与历史上所有的圣者一样传播着神的信息。

人性的光辉在于不欺凌弱小、不趋炎附势、不落井下石,而是代夜行者点一盏灯,给落难者些须抚慰,为勇敢者鼓劲加油。这些都是良知、善良的体现,也是人性高贵、生命尊严的体现。被誉为“中国良心”的人权律师高智晟,为停止迫害法轮功而三次公开上书,遭残酷迫害,被非法判刑。更多的正义律师没有被吓倒,而是挺身而出、伸出援手,他们以确凿的法律依据和事实,申明信仰法轮功无罪、传播法轮功真相无罪。律师们已为法轮功修炼者做了上千场辩护。他们在为正义伸张,在为罪恶控诉。

你可以在公开的表示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支持赞许,也可以私下里关心帮助他们,给他们以理解,还可以默默地在内心为他们加油。你的每一个善举,都是在给良善增添力量,为正义增加砝码,也是在证明我们的良知尚存,我们的同情还在,我们的正义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