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二零一五年六月初的一个晚上,A同修到我家谈及对江泽民刑事控告的看法,我说:“一提诉江,我想起十多年前你说的一句话:今后还有大事发生。我问:怎讲?你说:师父说:‘生死非是说大话 能行不行见真相’[1]我觉得还有大事考验我们。那次谈话我印象很深,这次一下就想起来了,我觉得控告江泽民是对我们的考验。”A问:“你写吗?”我答:“写,因为每个大法弟子都受到迫害。但何时邮寄?或许晚些时候,或许在我心性达到修炼应有标准时我会寄出的。”

不难看出,我思想中还有不少为私为我的怕心,我听到别的同修交流,自己也与别的同修交流,互相谈各自的看法,有的互增正念,共同精進;有的互拉后腿,为自己的执着不放寻找借口,影响正法進程。如:

“写控告江泽民刑事公诉书那不是自我暴露了吗?以后怎么讲真相劝三退?”
“这一寄出去对我家庭、单位影响很大。”
“我要把大法书籍和打字机等等都收拾好”
“修炼真是好难啊!”“别人尚未写再等等看吧”
“写控告江泽民刑事公诉书是那些被迫害同修的事,我没被迫害写什么?”
………

就这样,大家互相交流、互相影响,有时人心占上风,有时神念占上风,当这些正与邪、人念与神念交织在一起交战时,我的心好纠结。

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静静的躺着,突然眼前出现一双人的手(肉手),后消失,然后看见一个没有脑袋用虚线画出人身的动画面,后消失。第二天我想师父点化我什么呢?人在迷中也悟不出来呀,第三天早上想起来,真惭愧,师父这么良苦用心明显的点悟怎么就悟不出来呢?那不是告诉我,在现实社会中实修,就要去掉在人中养成的各种观念、思想,看淡虚化人中各种利益和执着,当然也包括在这次控告江泽民过程中产生的怕心,和不符合法的思想,才能紧跟正法進程。想明白了,决定立刻将写好的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书邮寄。这样我与另一同修一起在某日下午寄出。第二天也知道控告江泽民刑事公诉书已寄到北京最高检察院己签收。找到有关同修,在他们的帮助下上网,与明慧网联系,给我控告江泽民刑事公诉书登入“诉江登记表”内。

正义战胜邪恶,神念战胜人念,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心中回归平静。与往日一样,次日凌晨三点半起床,就开始炼动功、炼静功,柱状加持炼完了结印進入静功修炼。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耳边掌声响起,这掌声好像来自体内,好象就在周围,好象来自遥远的地方,当我注意听时,消失。我继续炼功后发正念。

我体会,控告江泽民的过程,是一次实修与提升的过程,是一次清洗净化与同化法的过程。我也体会到师父对弟子的关怀、爱护、良苦用心;师父用掌声告诉弟子:众生得救的迫切希望;鼓励弟子紧跟正法進程。师父您太辛苦!

一点体会,或许对正在写、准备写、尚未考虑写控告江泽民刑事公诉书的同修有所启发,写出来与之共享,不足之处望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