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孟宪芳女士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按:孟宪芳,女,榆树市人。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身体好了,孩子的癫痫病也奇迹般的好了。她按照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遭到中共的非法劳教、拘留酷刑等迫害。

以下是孟宪芳女士自诉遭受迫害经历:

我叫孟宪芳,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当时由于孩子有癫痫病,四处求医问药,孩子的病也没有治好,可我的身体却垮了,在无望的情况下,开始走入大法修炼,我和孩子身体都好了,家庭有了往日的快乐和温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此我们同无数修炼法轮功的家庭一样陷入痛苦与恐怖之中。

两次进京上访遭绑架、拘留、毒打、背铐、浇冷水,冷冻,小白龙抽打。

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到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当晚在旅店被警察绑架,把我们塞在车的后备箱里,憋的呼吸困难,送到附近的派出所,一位四十来岁的女同修去厕所,一个二十几岁的警察对她施行性骚扰。第二天,长春驻京办事处的人把我们一行六人拉回长春市公安局,后被榆树市政保科的警察接回,送到当地的拘留所。

在非法拘留期间,警察让我们给他们洗衣服、擦玻璃、挖鱼池,各种活都让我们干。每顿吃带有沙子的一个大眼玉米窝头。十五天后回家。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刚下火车被便衣跟踪,到天安门被绑架到站前派出所,亲眼目睹一个警察用木棍击打一位男法轮功学员头部,当时头破血流,一个男警察猛推一位男法轮功学员头往墙上撞。因我不报姓名,不让我上厕所,用大锁头击打我的头部,后用酷刑背铐折磨我,逼我说出地址。

我被劫持到长春驻京办事处,被榆树市政保科郭树青、石海林劫持到看守所。一次正在坐板,警察腾庆玲把一桶脏水从我的头部浇下,当时零下二十几度,上、下、里、外身上都湿透了,冻的浑身发抖,牙直打颤。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冰水

我又被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所长魏福成在会上威胁说:“不许在这炼功,我们这些警察也不是吃素的。”警察张树军、孙景富更是不遗余力的对法轮功的学员不管什么部位,用小白龙猛劲地抽打,直到他们自己大汗淋漓,打不动为止。法轮功学员任春英当时被打的昏死过去。有八人被强行脱掉棉衣,推到室外,坐在雪地里挨冻一个小时左右。恶警许久飞叫嚣说:“死了也不怕,这里有三个指标”(后许久飞遭恶报患癌症死亡)。我们绝食反迫害,五天没吃没喝,警察还不顾我们虚弱的身体,仍折磨我们去雪地里背雪。

三次非法骚扰、绑架、拘禁骗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一九九九年九月五日前后,榆树市陪英派出所警察沈中国从家里把我绑架到派出所,让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并让我按手印,当晚九点多才让我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中旬,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警察郭树青、孙铁军绑架我到政保科,让我写保证书,我没配合,当晚九点多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零年十月陪英派出所王学章又去骚扰,问我炼不炼功。陪英街道办事处和片警王学章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强迫辞职

没过几天,沈中国又闯进我家,绑架我到派出所,逼我写不炼功的保证书,我不写。所长孙云峰威胁、恐吓要找我单位领导,我告诉他一人做事一人当,与领导没有关系。警察把我单位领导张星贵叫来,逼我口头辞职,后来,单位同事和我去公安局,要求恢复工作,警察郭树青给华昌街道领导打电话,那边回答说:张树华(因炼法轮功)也不让上班了。后来,我和同修张树华找到华昌街道书记徐延庆要求上班,徐书记说:“炼法轮功的就是不让上班。”(徐延庆后因与黑社会有牵连遭恶报,被开除公职。)

非法拘留、虐待,超强度劳动 

几天后,沈中国又绑架我到派出所,晚上送到公安局,郭树青指使一个女警察打我的左右嘴巴子,郭树青也狠狠的打了我一个耳光,以“扰乱社会秩序”送到拘留所。刚一进屋,就被一个年轻女胖警察非法搜身,手抄本《洪吟》被搜走,逼我们背监规、坐板。

有一次女胖警察不让关窗户,故意冻我们。身上盖的是带有大块大块血迹、肮脏的薄棉被,吃的是每人一块粗玉米面发糕,喝的是冻白菜汤,上面浮着花大姐(瓢虫),汤里是带有土的,每顿都吃不饱。还让我们给警察洗衣服、床单、被罩、打扫室内外卫生,用铁锹翻地,收拾白菜,用木棒砸高粱、腌酸菜、咸菜,所有的活都叫我们干。

十月深秋,每天早晨用敞车拉我们去十多里外的恩育乡挖鱼池,那泥带有腥臭味,警察孙景富叫人装满满一丝袋子的淤泥让我背,要把淤泥背到四周堤坎上去,这段路较长,泥泞非常难走。我背不动,男同修徐大力背上了,当时累的就吐了血。

被非法劳教,教唆犯人打嘴巴子、狱警用开飞机、电棍电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正月下旬,我又被劫持到长春市黑嘴子劳教所四大队,一个吸毒犯说:“你们可不能炼功啊,你们炼功就给我们加期”。诈骗犯王帅因我炼功,就用打页子的板打我的两侧脸部,并用手打我的嘴巴子,因用力狠,眼睛当时即被打的流出了眼泪。韩姓狱警又用开飞机的酷刑折磨我。

师尊生日那天我唱祝师尊快乐的歌曲,被叫到办公室,十几个警察还连喊带叫围上来,一个警察用电棍电我的胳膊,叫我写不炼功的保证。因遭到非人道的一系列迫害,我绝食反迫害,韩姓警察叫嚣:“每次炼功都有你,给你搁到第一个灌你。”在医务室,一位通化大法弟子金敏被绑在床上,警察用电棍电击脸部,鼻子插着管子正在灌食,当时我背着师尊的法,邪恶没敢动我。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强迫做奴工

每天早四点晚上到十点,十八个小时超时劳作,有时加班到半夜十二点,并让我搬笨重的机器,对男士都费力的活,也让我干。楼上楼下搬成件的印刷品。警察站在一边大喊大叫“快搬、快搬”。遭受八个月折磨,十月一日回家。

劝告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弟子的执法人员,全球公审江泽民的大潮风起云涌,迫害法轮功的高官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等落马,即将受到法律的制裁,江泽民必将被绳之以法。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赶快三退保平安。选择正义,选择平安与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