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610主任刘文柱、徐斌犯罪事实(上)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刘文柱、徐斌是大连地区专职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此二人分别任大连“610”主任和副主任。他们策划指挥了对大连地区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非法跟踪、监控、绑架、抄家、洗脑、酷刑、劳教、判刑、药物迫害等等罪恶行动。

所谓的“610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1999年6月10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各地610凌驾于法律之上,操控警察及各级政府人员以各种手段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办了很多洗脑班,打着“法制教育学校”或者“法制教育中心”之类的幌子,劫持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刘文柱是从二零一一年六月任大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610(维稳办主任)。徐斌从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九日,任610办专职副主任、市防范处理邪教办专职副主任(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刘文柱,一九五五年三月出生,曾任中共大连市纪委常委兼市信访局副局长。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报道,大连“610”排名全国城市前十恶,绑架法轮功学员人数排名第四,二零一四年非法判刑人数居全国第一。

下面是刘文柱、徐斌主要犯罪事实:

一、把好人送入监狱、劳教所、洗脑班

2011年6月—2015年5月被迫害的大连法轮功学员人数统计表

年份 绑架 劳教 判刑 洗脑班 失踪 迫害致死
2011 90 2 39 2
2012 200 33 2 3 2
2013 133 6 7
2014 109 53 1 3
2015 40 4
合计 572 35 65 47 3 7

1、572人被绑架

刘文柱、徐斌上任四年,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大连地区至少有五百七十二人被绑架抄家。典型案例:

“达沃斯”绑架案 60多人入狱

二零一一年九月“达沃斯”会议在大连举办,因惧怕当地法轮功学员在会议期间向海外人士曝光迫害行径,在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 的操控下,大连公安采取长期监听、跟踪等特务手段,于六月二十五日及二十九日采取统一行动,在大连市、金州区绑架了六十多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在大连看守所。杨吉成等三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送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大连市金州区龙王庙洗脑班迫害。尹宝君等六人被劳动教养。

大法弟子大部分被抢劫一空,王日清家中贵重物品、工资卡、现金四、五万元和母亲的十多万元存折被洗劫。李德会,车被扣押,他的刷车厂无法经营。金州汇源面条馆老板、“特一级厨师”孙正运的银行卡、现金近万元被抢走,饭店被迫停业。这些警察做贼心虚,行恶时不穿警服穿便装,不出示任何证明,如同黑社会绑匪一般行恶。

惧怕市民收看新唐人电视 绑架79人(“大连安锅案”)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大连市政法委、610绑架了七十九名为大连市民安装海外新唐人电视台接收器的大连法轮功学员。此次迫害行动与中共恶首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有关。此次迫害造成近二十人被非法劳教,十多人被非法判刑。在非法关押中,法轮功学员遭受了刑讯逼供和酷刑迫害。张桂莲老人被绑架二十九天被迫害离世。金州区二十八岁的女法轮功学员侯春黎,在大连市看守所遭酷刑折磨,腿被打断,肾被打坏。

车中山被大连葵英街派出所绑架,恶警王丁对车中山刑讯逼供,将车中山吊起来,打的浑身是血。在大连市看守所,车中山被戴手铐脚镣并铐在地环上两个月,有时整晚被绑在老虎凳上遭受酷刑迫害,大连看守所竟然对外封锁消息不许家属探视。

罗金玉,女,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在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期间,迫害致左眼失明。

酷刑演示:抻铐
酷刑演示:抻铐

郝秋晶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迫害。在马三家恶警张磊和张秀荣把郝秋晶抻到双人床上,一只手在床的顶端,另一只手在底端,拉抻到极限,脚够不到地。下面的手被勒得非常紧,肿得象个大馒头。

张磊一边疯狂地骂她,一边对她拳打脚踢,撕扯头发。她还找来三个男恶警,恶警樊亚魁把郝秋晶抱起来后,其他恶警都扑上来,再次把她“抻”上去。从上面放下来的时候,她的左手象断了一样,没有知觉,“咣当”一下砸到腿上,人瘦得很厉害。出狱一年多了,左胳膊还不能向后用力,膝盖、脚后跟严重损伤,不能上班。

“4·12大连事件”56人入狱,程海律师被打伤

在大连市政法委、“六一零”的授意下,中山区法院原定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借用市中级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二年“大连安锅案”绑架案中的十三位法轮功学员,此次庭审至少有五位正义律师出庭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而中山区法院在开庭前十二小时,即十一日晚上八点,突然通知各位律师,说第二天开庭取消。

十二日早晨,数百警察、便衣封锁中级法院周围所有的路口,警察衣服上都有一个特殊的徽章,各种警车布满巷口周围花园,附近的医院及公交车站都是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便衣;便衣盘查路人、搜查车辆,连市民的私家车也不准进入自己家的小区,他们欺骗周围百姓说是“审判黑社会”。当天绑架五十六名法轮功学员。

律师基于对公权力的不信任,决定第二天一定要去法院领取不开庭通知:一是证明法院的确没有开庭;二是将此作为律师没有出庭的证据,否则律师就是严重失职。十二日一早,五位律师分乘两辆车前往中院。梁小军、王全璋、郭海跃三位律师在中院外围路口被便衣拦截。韩志广、程海两位辩护律师被绑架,程海律师遭警察殴打,程海律师后去医院验伤,诊断是肩膀软组织挫伤。这就是被海外媒体报道的“大连4.12事件”。

“全运会”期间,大连警方叫嚣“宁可错抓千人,不放过一个”,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一日至九月十二日,第十二届全运会在辽宁举办,大连是主要承办城市之一,超过1/3的运动项目在大连举行。大连警方提出“宁可错抓千人,不放过一个”的口号,他们以所谓保证“全运会”安全的幌子,各分局、派出所抽签摊派抓人,疯狂的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大连公安完全黑社会化,成为中共迫害好人的杀手。

八月二十六日下午二点左右,大连法轮功学员丁德福,男,年近五十岁,凯旋商业城营业员,被西岗公安分局和站北派出所绑架,警察绑架借口是全运会“敏感时期执行任务”,因为大连要开全运会,各分局,派出所抽签摊派抓人,凯旋商城被抽上一个“名额”,为了完成任务,把丁德福绑架了。丁德福被非法关押在大连拘留所十五天。

当时警察告诉丁德福:让他配合他们,跟他们走一趟,就没事了。丁德福说:我没犯法,凭什么跟你们走?坚决不配合警察。警察进店里,翻走了一些东西。

“全运会”期间,王仁国、张璐琳、丁肇华、张焕文、周慧敏、马艳、庞龙、许丽、朱英莲、王清玲、周长旭、曲滨、林晓峰、孙影辉、王敏、袁英、宋学存、马冬梅、王语丝等被绑架。

“4·25”前夕疯狂抓人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是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十五周年,中共恶党因为惧怕这个日子,在“四·二五”前夕疯狂行恶,大连汤丽华、刘玉美、刘征、刘松兰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十二日早晨,天津街派出所六、七个警察对八旬老人法轮功学员张锡明大打出手,使老人身体多处受伤。警察敲诈张锡明的老伴不成后自己翻箱倒柜抢走一万多元。同日,法轮功学员于春香、王风君、王秀兰等八人在各自的家里也被警察绑架并抄家。

“7·20”绑架案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整整十五年。此前大连公安执行中共密令,与街道社区人员预谋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日开始大连公安疯狂实施绑架计划,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大连市区栾志华、秦四贵、孙彩燕、王玉和、李春梅、张美莲、吴艳光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七月二十至二十三日金州区曲滨、张国立、徐明海、柏云香、王淑芳、王祺、卢姓、小魏、王桂香、王桂英、陈亚洲、崔慧枝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家住金州区九里附近的法轮功学员陈亚洲,家中四台电脑、三台机器、一辆面包车、二十多万现金及相关大法资料被恶人抢走,被关在大连看守所。

2、35人被劳教

非法劳教人员统计表

年份 被非法劳教人员、刑期 人数
2011 大连劳动教养所:王恩平2年、阎寿林 2
2012 大连矫治所:于长顺、王林凯、曲连喜2年、刘吉庆1年、刘德喜2年 沈阳市马三家劳教所王坦、孙桂芳1年、孙萍、孙淑芬1年、刘美芬1年、孙蕴1年、罗金玉1年、万晓辉、张丽娜、王燕、杜龙平1年、陈桂香、吕丽2年、贾秀春2年、郑菊香、马春玲2年、韩俊、罗秋平、郝晶、郝秋晶、肖春玲、刘淑邑、汪春娥、康玉英。 四人因体检不合格、劳教所拒收,已回家。肖桂兰、罗金薇、刘晓梅、陈喜亮1年。 33
2013 大连矫治所(原大连教养院)于二零一三年九月十六日解散,改为戒毒所,大连市610、政法委又在大连矫治所办洗脑班(就是原矫治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二大队),挂上大连市法制教育学校的牌子,继续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强迫洗脑迫害。所谓的法制教育学校实质上就是黑监狱,比劳教所更邪恶。
合计 35

迫害案例:大连劳教所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王恩平

大连庄河法轮功学员王恩平,二零一一年九月八日被劫持到大连劳动教养所,非法劳教两年。他抵制转化,拒绝长时间干奴工,不戴胸卡,被劳教一大队新收张中队长和冯队长用三根电棍同时电击,并殴打。“十一”过后,冯队长称他干活不好把他背铐,铐在窗栏上两个多小时,导致双手疼痛麻木。电击折磨,致使他经常犯羊角风病(癫痫的通称),有时一天犯两次。

3、67人被冤判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二零一五年,大连六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诬判。二零一三年,中共提出废除劳教制度后,中共并没有停止迫害,对法轮功的迫害由劳教转为判刑。

马冬梅被判刑6年
马冬梅被判刑6年

殷红梅被判刑4年
殷红梅被判刑4年

佘钺被判刑6年
佘钺被判刑6年

曲滨被判刑6年
曲滨被判刑6年

二零一三年,大连公检法司狼狈为奸,打压律师,欺瞒家属,偷偷开庭,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庭审)二十三人。诬判六人。

“大连安锅案”在国际社会曝光后,中共大连当局非常惧怕,想尽快结案,把法轮功学员非法判刑送入监狱。北京律师团司法介入后,发现此案处处违法:证据作假,酷刑迫害、刑讯逼供等。中山区法院虽然宣布公开审理此案,但处处千方百计地阻挠、打压、报复亲属及律师。

中山区法院自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以来,先后至少十一次非法开庭。前后有十二位北京正义律师参与辩护,当律师指出整个案件司法程序违法时,被当庭驱赶,程海律师被法警打伤。最后中山区法院非法将北京律师全部辞退,并向大连的律师施压,不准他们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绑架了接送外地律师的法轮功学员董选、刘新颖为最后制造冤假错案铺平了道路。

2011.6—2015.5被非法判刑大连法轮功学员统计表

年份 被非法判刑人员、刑期 人数
2012 刘荣华(女)10年、孔宪国6年 2
2013 殷红梅(女)4年、于淑凤(女)3年、阎金华(女)4年、戴之正4年、曲淑梅6年、王建7年、孙广慧8年 7
2014

侯银柱3年、王仁果3年、徐明华(女)3年、于淑凤(女)3年、李淑芬(女)3年、于媛敏(女)3年、董选(女)3年、韩学明3年、马爱兵(女)3年、张诚君(女)3年、李红(女)3年半、秦玉兰(女)3年半、叶树辉4年、郝跃珊(女)4年、刘凤娟(女)4年、黄桂英(女)4年、丛树勋4年、王淑兰(女)4年、于波4年、郭松 4年、许丽(女)4年、王守臣 4年6个月、白如玉(女)4年6个月、朱成乾5年9个月、史占顺 4年6个月、裴振波 5年6个月、潘秀清(女)5年3个月、刘清涛5年、郭立华(女)5年、安祥宇5年、王德发5年、刘新颖(女)5年半、曲滨6年、王语丝(女)6年、马冬梅(女)6年、车中山 6年、佘钺 6年、夏元新7年、张晓丽(女)7年半、马瑞田8年半、周会敏(女)刑期不明、刘作娜(女)4年、汪丽(女)3年半、杨淑文(女)4年6个月、程淑娟、张桂敏(女)8年6个月、陈亚洲7年、李道蓉(女)4年、杜龙平(女)4年、吴桂芬(女)4年、王卫真(女)8年(一说7年)、方云香(女)3年6个月、李德会4年半

53
2015 王素芳3年6个月、孙彩艳(女)3年3个月、刘红霞(女)3年、叶青丽(女)3年、陈亚洲七年、 5
合计 67

二零一四年,大连基层法院开展“执行年”专项活动,准备审结一批执行难案。他们不干正事,真正的违法案件他们不执行,却拿法轮功开刀,迫害升级,“执行年”把好人判刑送入监狱。二零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上午,中山区法院对“大连安锅案”中的九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宣判。二零一四年大连法院非法判刑五十三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五年,截止五月底,又有五人被冤判。中共法院不讲法律,“庭审”不问事实,以各种方式阻挠律师辩护,只求把法轮功学员送入监狱,凸显中共才是破坏法律实施的真正罪犯。

4、47人被送入洗脑班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二零一一年六月至二零一五年五月,大连至少有四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入洗脑班迫害。于长顺被抚顺洗脑班迫害致瘫痪,他的女儿,十八岁,当年考入北京重点大学。爸爸被绑架了,无力支付高额学费,被迫辍学回家。

被非法送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统计表

年份 洗脑班 /人员 人数 合计
2011 抚顺市罗台山庄洗脑班:杨吉成、杜玉荃、顾淑华、韩淑桦、王桂英、邹玉敏、尹宝君、刘玉琴、孙旭东、于长顺、李德会、李轩、滕文治、赵秀兰、王慧、杨淑文、张国祥、韩继玲、杨春媚、王恩平 訾淑英、兰淑红 翟晶 、郑何清、吕桂荣、肖桂英、王明辰、姜玲、肖占开、丁铃洗、张晋朝、宋学存、赵秀云、丁铃、朝阳石老太太 庄河徐岭镇訾淑英、兰淑红被送抚顺洗脑班迫害,检查身体不合格被拒收。 37 39
金州区龙王庙洗脑班:秦淑兰、侯春黎 2
2012
2013 大连洗脑班:王敏、李巧玲、袁英、马浩、王语丝 5 7
千山路洗脑班:魏芳、魏东兰 2
2014 大连市姚家强制隔离戒毒所院内办洗脑班:孔英 1 1
合计 47

二、迫害致死案例(七例)

二零一一年六月至二零一五年五月,大连地区至少有七名法轮功学员因坚定信仰“真善忍”被中共迫害致死。

1、被迫害致高位截瘫十三年的曲辉含冤离世

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曲辉
被迫害致高位截瘫的曲辉

曲辉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
曲辉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

大连海港理货员曲辉,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被非法关入大连市劳教所,被殴打致高位截瘫,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水肿、多处皮肤裂开、气管切开插呼吸机呼吸、插导尿管排尿、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等等,奄奄一息。此后在家中卧床十三年,完全丧失自理能力。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曲辉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大连中山区法院对曲辉的妻子刘新颖非法庭审后诬判五年半。刘新颖不服判决,上诉到大连市中级法院,二审未开庭便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刘新颖被劫持到沈阳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2、冤狱七年,杨春玲在恐吓中凄惨离世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和丈夫杨本亮的结婚照片

杨春玲,女 ,四十一岁,大连市法轮功学员,大学毕业。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非法迫害七年,右臂被打断,身体出现缺碘、缺钾、低糖、心脏偷停,走路需要人搀扶。

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离开监狱前,被检查出右乳房有三个硬块。出狱后,乳房硬块化脓、流水,病情恶化。出狱后,一直被中共恶党人员严密监控,丈夫、婆婆在监狱非法关押。由于多次被非法关押,备受摧残,恐吓、威胁骚扰与精神折磨,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离世。

3、绑架二十九天,张桂莲老人离世

大连开发区六十九岁的老太张桂莲,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在家洗澡,被警察入室绑架,非法关押迫害致命危,于八月五日含冤去世。张桂莲在大连看守所被迫害十七天,被迫害脑出血,看守所怕承担责任,草草把人送回家。张桂莲在二零一二年八月五日含冤去世。

4、瓦房店陈丽华老人生前遭受的迫害

陈丽华
陈丽华

陈丽华的儿子张慧东被迫流亡美国华盛顿
陈丽华的儿子张慧东被迫流亡美国华盛顿

被大连警察打伤致残的张慧东
被大连警察打伤致残的张慧东

张慧东双足的外踝已经被摘掉了
张慧东双足的外踝已经被摘掉了

瓦房店市六十六岁的陈丽华老人,曾患多种慢性疾病,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后,疾病消失,身体健康。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她多次遭受迫害,于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一年五月,陈丽华被非法关押在大连市教养院,遭受迫害三年,被恶警苑龄月打过耳光等酷刑折磨。

陈丽华老人全家都被中共邪党迫害,她的老伴张宏明(未修炼法轮功)因长期受到恐吓,于二零零五年八月病逝。她的三个孩子(都修炼),其中两个女儿张慧艳、张慧姝都被非法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迫害,她的儿子张慧东二零零一年八月被大连市公安局中山分局警察迫害成重伤致残。

5、赵飞在流离失所中含冤离世

大连法轮功学员赵飞曾三次被劳教、五次被拘留、一次被强制洗脑迫害,在马三家劳教所被折磨致残、生命垂危。在中共的骚扰、恐吓下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晚六时含冤离世。终年五十四岁。

赵飞
赵飞

二零零七年夏,赵飞被开发区黄河路派出所绑架。同年九月二十四日,被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劳教所高风采(音)队长用酷刑迫害他,用电棍电击他全身敏感部位,暴力殴打,使他下肢瘫痪。在赵飞生命垂危时,才将他送到沈阳医大附属医院,诊断为再生障碍性贫血(血癌)。出狱时,赵飞奄奄一息,骨瘦如柴,全身到处可见电击的灼伤,流着脓血,尾骨处白骨暴露,溃烂处能容下一个核桃。

二零一零年九月,赵飞接到法院的多个传讯电话,让他到法院拿传票,并且恐吓他。他被迫拖着残疾身子流离失所。

赵飞的妻子何春燕因为中共多次绑架、抄家、劳教,精神失常近十年时间,常年卧床不起。儿子赵元上小学时,父母就双双被绑架、抄家,受到惊吓。在学校被师生歧视,被同学辱骂殴打,心灵受到很大伤害。原本一个聪明好学的孩子,变得疯疯癫癫的,近几年情况逐渐恶化。赵飞全家只能靠低保维持生活,就是这样,中共人员还不断骚扰迫害他们。

6、残疾人张珍骥惊吓中离世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二日,王瑞萍在人民广场准备参加中山区法院非法庭审时,被警察绑架、拘留十五天。青泥洼桥派出所非法抄家,把王瑞萍家的电脑主机等抄走。警察告诉张珍骥说王瑞萍被拘留十二天。丈夫张珍骥被惊吓,在紧张和焦虑中盼望着妻子回家。王瑞萍回家一周后,张珍骥却突然昏迷离世。

王瑞萍、张珍骥夫妇都是六十多岁,近几年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张珍骥修炼后身心变化很大,修炼前的咳嗽三十多年了,而且经常感冒,修炼后都好了。

7、旅顺口区于桂芬老人含冤离世

大连旅顺口区铁山镇张家村六十四岁的老太太于桂芬,在没修炼之前双眼接近失明,一九九六年八月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几乎失明的双眼很快恢复正常。她经常遇到熟人就讲修炼大法使自己的身体健康,法轮大法真好。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旅顺区公安局伙同铁山镇派出所数人闯到于桂芬老人家中,在无家人的情况下,强行抄家、并且根本不顾及年岁已高的老人强行绑架,当天劫持到大连看守所非法关押,后又劫持到马三家劳动教养院进一步迫害。在强行绑架的过程中,于桂芬老人严重受到惊吓,十二月十一日于桂芬老人因身体问题被送回家,于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大连610主任刘文柱
大连610主任刘文柱

大连610副主任徐斌
大连610副主任徐斌

(待续)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