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市江汉区洗脑班和湖北省洗脑班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二日】我叫汪金平,湖北浠水人,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二零一五年三月十日在街上发真相册子和神韵光碟,被武汉市江汉区万松街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被非法关押在江汉拘留所。

十五天后,三月二十五日我被转移非法关押在武汉市江汉区在蔡甸玉笋山附近建的洗脑班,遭到了以屈伸(男)为首等恶人的迫害,也被强迫罚站。恶人在我吃的饭菜里下药,在我睡觉的床上被子里、枕头里下药,弄得我浑身难受、疼痛伴随着麻木,眼神也由之前的正常变得不正常,一眼就能看出是吃了破坏神经系统的毒药,几乎睡不了觉,有时几乎整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偶尔睡着一会儿,没经历的人是无法体会那种异常难受的处境的。

四月我被转移关押到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的野芷湖旁的一个马湖村特二号处的湖北省洗脑班,遭罚站、下药、辱骂、电棍电,参与的恶人有:

(一)龚健,男,三十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政治处科长,原沙洋劳教所教育科长。原来是一个体育老师,此人约一点七十六米,脸上充满酒刺消后留下的疙瘩,极喜欢打人。相貌阴狠,话语毒辣,是负责策划并实施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头目,每天早晨都由他主持犹大和所谓的陪教的座谈会,制定“转化”方案。积累了一邪恶的整人手段和经验。龚健声称,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使他生活变好,否则他还在沙洋农场。龚健现住武汉,有一个十岁左右的儿子。

(二)江黎丽,三十多岁,湖北省法制教育所二中队副中队长,警官学校毕业,原沙洋劳教所二大队恶警。多年来,电人、打人、拽女人头发,让她的面色变得越来越丑恶。她有时用电棍电我。并逼我喝毒药,她有个十岁左右的儿子经常在洗脑班玩,也被带坏了,她叫他去拿电棍来,他就去拿电棍,叫他去拿手铐就去拿手铐。

(三)胡高伟,他是负责打人的凶手,他经常打我,用电棍电了我多次。

(四)还有一个女警察我不知道名字,她逼我喝毒药,不从就喊帮凶胡高伟过来施加暴力,包括电棍电、拳打脚踢。

(五)再加上洗脑班豢养的一些所谓洗脑的“老师”,包括刘某(男,六十多岁),潘某(女,四十多岁),纪某(女,三十六岁)也参与了作恶。他们的迫害致使我身体受到伤害,有时几乎连自己的意识都没有了似的,神志不清,全身麻木,浑身胀痛,畏冷,头晕,坐立难安,度日如年。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