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十四研究所保卫处长柏甫华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南京十四研究所保卫处长柏甫华,男,约五十八岁,他在一九九九年以前是一个普通的转业军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六年,他与公安、十四所“610办公室”,积极迫害十四所的法轮功学员,靠迫害攒“业绩”,先后爬到保卫处副处长、保密处处长、保卫处处长。

柏甫华在十四所专门设有洗脑班,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洗脑班的所有开支费用(包括吃饭、住房、包夹人员等)都是强行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里扣。他用大量的钱财资助鼓楼区洗脑班迫害十四所的职工。鼓楼区洗脑班的人曾透露,这个洗脑班里关押的都是十四所的人。

以下是十四所部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

张玉龙,男,十四所检验室工程技术人员,曾经是十四所提拔室主任的候选人才。因为修炼法轮功,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四月在方强劳教所,张玉龙被劳教人员用鞋子猛抽嘴巴,五官肿得变形。张玉龙从方强劳教所出狱后,以柏甫华为首的十四所“610”邪恶组织,将张玉龙强行送进南京市脑科医院(精神病院)迫害近十年。由于整天被强迫打针吃药,注射损害神经的药物,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及严重伤害,其妻被迫与他离婚,儿子被其妻带走。张玉龙回家后,十四所“610”打手张长爱等人对张玉龙父母多次恐吓,其母因极端恐惧,不许张玉龙在家学法炼功,只要发现,就主动联系当地派出所,导致张玉龙一次又一次被送进南京脑科医院迫害。使他成了生活几乎不能自理的人,后来就失踪了。有待证实的消息指,张玉龙现在仍然被十四所非法关押在某个精神病院。

刘捷,五十多岁,高工,十四所科技处副处长。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六日,柏甫华到科技部部长办公室,告知部领导要送刘捷去鼓楼区“610”洗脑班,三月二十九日,柏甫华带人到他家搜查。四月一日,柏甫华将刘捷绑架到鼓楼区洗脑班迫害十五天,并且在全所通告:免去其科技处副处长职务及一切相关待遇。

马明杰,十四所档案室职工,在二零一一年四、五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在网上传播一些大法资料和真相资料,被柏甫华威逼写检讨书。三日后,柏甫华又逼马明杰辞职。二零一一年九月马明杰被应聘到十四所下属公司——南京国睿安泰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他工作认真负责,做事高效,管理细致到位,得到同事和领导的一致夸赞和好评。但是只维持了一年的时间, 二零一二年九月,该公司负责人就找他谈话,说:“你平时工作很不错,也是个聪明人,但是所内领导指示,不让我们聘用你。就这样,马明杰二零一二年九月被迫离开了这家十四所下属单位。

韩朝明,工程师。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正式听师父广州讲法,感到法轮大法讲的“真、善、忍”太好了,而且祛病健身很好!他告诉有缘人法轮大法好!被人报告到单位。二零一零年十月,单位勾结鼓楼区“610”、宁海路派出所将韩朝明绑架到洗脑班,强制“转化”迫害二十多天,之后单位就开始扣发他的奖金,工资降级,直到现在工作、工资仍没有恢复正常,每月二千元工资,他妻子在强大的压力下,被迫离婚,带走一个还没有成人的女儿。

谢燕敏,高工,二零零零年四二五前,柏甫华等人将谢燕敏非法关押南京京西宾馆洗脑十五天。七月,因十四所法轮功学员王建斌等人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柏甫华等人又将谢燕敏关押在单位“610”洗脑班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在单位“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二个月。二零零二年大年期间被关押鼓楼区洗脑班二个月。所有费用全部从谢燕敏工资中扣。

吕琪,工程师。二零零零年去北京护法,关押南京看守所二十多天后,被柏甫华等人关押本所洗脑班七天。二零零一年下半年被关押鼓楼区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二年关押鼓楼区洗脑班,期间,每天交伙食费二十元,扣了二年的工龄工资,降了一级工资。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绑架鼓楼区洗脑班,抄家。

丁菊珍,工人。二零零零年三月,和十四所几个法轮功学员在一起聊天。水佐岗派出所警察将她绑架到水佐岗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天一夜,后又绑架到南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此后女儿得了恐惧症,住医院几次,至今还在吃药。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所“610”将丁菊珍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二零零一年九月某日水佐岗派出所以核实事情为由,将其绑架到南京市看守所关押一个月。关押期间强迫照相、穿号服、戴手铐 、按手印、不让穿自己的鞋等等。对其的人格造成极大的伤害。十四所、“610”、社区上门骚扰,并让邻居监视其的行动、深夜打电话骚扰。

吕金娣,二零零零年年底,十四所组织处处长罗敏逼吕金娣表态,是要法轮功,还是党员。吕金娣回答:我要修炼法轮功。遂被中共除名。二零零一年六月八日,吕金娣被逼去十四所“610”洗脑班,当时她父亲患癌症,需到医院照顾。经过她丈夫和儿子与所领导交涉。结果魏其健等三人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八日到吕金娣家给她办了一次洗脑班。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日,吕金娣被十四所洗脑班关押三天。八月十三日上午七点十分左右,鼓楼区“610”连骗带拉的把吕金娣绑架上了汽车,直接送到了鼓楼区“610”洗脑班非法关押了十六天。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一日九点左右,吕金娣在家中被鼓楼区公安局国安大、十四所退休办主任王佳、“610”张长爱绑架到宁海路派出所。当晚被关押到看守所,非法拘留关押了九天。为此,单位扣了她三百元的工资。吕金娣二零零零年退休后,单位退休办主任打电话给上下楼邻居要他们监控她的行动,家里常有不知名的电话骚扰。

李新华, 二零零二年二-三月 ,十四所“610”非法没收了她所有的大法书等,对她进行洗脑“转化”,逼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其丈夫因忍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替她写了保证书。十四所“610”对其与家人的精神压力很大,每天过着担心受怕的日子。李新华于二零零三年九月患胰腺癌离世。

彭根秀,二零零一年三月,警察将她绑架到派出所强迫交代,关押二十四小时。几天后又绑架到十四所洗脑班迫害。二零零五年七月被警察绑架到鼓楼区“610”洗脑班强迫洗脑十五天,同时被抄家,使家人精神上遭受极大的伤害。

夏玉华,二零零一年三月三日被南京市水佐岗派出所拘禁在派出所二天,并被非法抄家,二零零一年三月五日被绑架到南京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二零零一年六月被骗到十四所“610”洗脑班七天。二零一二年七月南京市“610”又要绑架没有得逞,“610”人员打电话骚扰或到家来骚扰是常事,令家人精神上受到极大的伤害与痛苦。

童风贤,七十三岁。二零零零年三月的一天下午二点多钟,水佐岗派出所几个警察就敲门入室,非法抄家,把她带到派出所,不让睡觉,一天后送到看守所,不让炼功,每天看诬蔑大法师父和法轮功的电视(洗脑),折腾一个月后关进十四所“610”洗脑班,因不让炼功,童风贤的身体、精神受到伤害,出现了高血压,就住到鼓楼医院。童风贤后被非法判一年劳教(监外执行),在这一年每月只给了三百元的生活费。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挹江门派出所警察把她绑架到洗脑班一个多月。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七,江东派出所警察又绑架她,后来检察院对她进行非法起诉。

张爱东,一九九九年十月中旬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十一月三日被南京鼓楼区江东派出所警察、十四所档案室书记余永刚、成员张冀香绑架回家,当时关押在江东派出所五十多天。在此期间,鼓楼区政保科长徐明、十四所保卫科长柏甫华、党总支书记朱德林、档案室书记余永刚,要把张爱东送精神病院,在家人的强烈的反对下,迫害没有得逞。二零零零年三月二日,张爱东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被江东派出所非法拘留南京市看守所一个月,又被十四所“610”关押洗脑班并罚款三千九百七十九元。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一日,鼓楼区、江东派出所警察在十四所保卫处的配合下,强行绑架张爱东到南京京西宾馆洗脑班,共计十四天强行扣罚工资八百元。这些年来,张爱东被十四所610及公安非法关押十几次。非法劳教三次(近六年)非法抄家八、九次,无理扣罚工资、奖金、降级几十万元。二零零二年被迫停止“科技、科研档案工作,”下调到晒图组。(晒图车间)二零零三年秋被迫提前退休。

另外,十四所的雷达专家马振宇、王建斌被十四所开除公职。工程师焦丽群不但被十四所开除公职,还被十四所、警察关进精神病院,后在法轮功学员的营救下三天回家。

目前“诉江”大潮风起云涌,对江泽民的公审指日可待,迫害法轮功的江派体系已经土崩瓦解,其追随者纷纷遭恶报落马;一个有史以来最残暴的政权,即将在和平的法轮功学员面前走向解体。在迫害法轮功的问题上,无论谁做了什么,将来必会受到清算,上天也定会秉持正义,把点点滴滴的账算清。报应会一个一个的降临到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头上,一定是这样,人作恶,都得偿还,这是天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