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里响起了“法轮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一个老年大法弟子,九八年修炼大法后,随着大法的進程,逐步的领悟到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使命,多年来不间断的发放真相资料。

由于我学法不入心,致使法理不清,忽视了最重要学法修心,发真相资料有追求数量的执着,带着人心做大法事,虽经同修几次提醒,也和同修交流切磋,但自己不悟,没有及时归正人心和去除执着。最后遭到旧势力的迫害。

今年三月,我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国安跟踪,绑架到派出所,又被非法抄家,被抄走数十份真相资料,当天被强行送至拘留所拘留七天。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断的发着正念,请师父加持,上了警车就给警察讲真相。

国安在派出所非法审讯我时,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修炼前身体不好,患上了不能治愈的乙肝病和肝囊肿。他说有病就到医院去治。我说:一个月治两次病就没钱吃饭了,没钱供孩子读书了。炼法轮功让我很快达到无病状态……国安的人听后连连点头起身走了。

一个年轻的女警察趁我身边没其他人时低声告诉我:“你回去后要注意,他们会经常来找你。”她还告诉我,她爷爷奶奶也是炼法轮功的。

被非法抄家时,国安和警察有七、八个人,我家住房不宽,又在楼上,可我那个不修炼却很支持我学大法的儿子竟在众多的警察眼皮底下,智慧的把师父法像、大法书和电脑都转出去了。这不是奇迹吗?

我被送去拘留所,它的前身是一个曾被明慧网曝过光的,邪恶的洗脑班,昔日,这里有多少同修被残酷迫害,现在,这里关着吸毒、嫖娼卖淫、开赌博机的人数五、六十个,他们全都是年轻人,只有我一个是炼法轮功的。

拘留所是个大四合院,中间是院坝,办公室挂着每个号位(被拘留原因的牌子),每个拘留室的铁窗都对着院坝。拘室里二十四小时放着邪党的电视录像,大功率的灯泡通宵亮着如同白昼。每个房间安有两个摄像头,一个摄像,一个录音,我炼功时同室的人会关心的提醒我换个位置,避开监视,一天晚上,气温降低很多,大家冷得两人挤在一个铺上,蜷缩着互相用体温取暖,只有我一人在铺位上炼功一点不觉的冷。警察来了喝斥着要她们回到各自的铺位,可她们说冷得睡不着,警察不仅不制止我炼功还指着我说“人家年龄比你们大那么多也没说冷”。一个吸毒的女孩毒瘾发作,痛苦的抽搐到地上,我起身准备去抬她回铺上,警察说:“你别抬,你年龄大让她们年轻人抬吧”。一个农村来打工的女孩才二十二岁,来拘留室问:哪个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我就是,她说在来拘留所途中,警察说把她安排到炼法轮功的老太婆房间里,说她那么年轻不要干那工作了,叫她到我这里来跟我学炼法轮功。

拘留所的三餐是定量很少的饭菜,我去打饭时,无论是早、午、晚餐,那些炊事员都会对我说:“太婆你要多吃点,你和她们不一样,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我笑着谢谢他们,给我按定量盛就行了,可他们在拿馒头时总给我挑大的,盛稀饭时给我舀干的。

我到拘留所的第一天,看到那里关的是年轻人,很为她们惋惜。可惜他们没缘得大法,误入歧途没做好人。后来也就是第二天,我才觉的他们是那么的可爱。因为他们都知道“大法好!”他们明白的一面能鲜明的分清善恶,明辨是非,冒着被加期甚至重罚的后果,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喊出了天灭中共的愿望。那天放风时,我还被关在屋里,各拘室的人从我的铁窗前经过就大声的喊:“师姐:法轮大法好!”“法轮功师姐:我们要加入你们!”还有人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放风的人鱼贯而出,在四合院的坝子里绕圈走着,轮回着在关我的铁窗前经过时都这样喊,此起彼伏的声音如雷贯耳。

在以后的几天,我出去打饭打开水时,他们只要看到我,也这样喊着,我抬手向他们致意,喊声更大了,整个四合院都能听得到,警察们装作没看见,没听着。每当这时我都会激动得不能自禁,倍感欣慰又内疚,欣慰的是大法弟子用心良苦的各种救人方式,唤醒了越来越多的世人,内疚的是我看到了自己和整体在讲真相、劝三退中的不足,有选择性,对青年人讲得少一些。我想出去后怎么样去弥补,去圆容。

当我离开拘留所的时候,所长对我说:“你回去不要再去发东西了,会影响你子女工作,出国等等,觉的好就在家里炼,把你家楼板跺个坑也没人管你”。我谢谢他并祝他一生平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