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市163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从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四日到七月九日,湖北省咸宁市已有一百六十三名法轮功学员通过邮寄的方式,向北京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分别送交了他们起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

“六一零办公室”是中共江泽民一伙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遍布各地各级政府,各地“六一零”不法之徒在过去十六年的时间里,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咸宁市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受到来自于当地六一零、派出所、国保警察和社区及单位的迫害。他们中有的被非法判刑、有的被非法劳教,有的被高额敲诈勒索,多数人被非法抄家、关押、送洗脑班进行迫害。

在刑事控告状中,这些法轮功学员都叙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神奇的健身功效,在短时间内就很快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同时,在修炼过程中,努力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标准从做好人做起,修心重德,使自己的道德境界得到了快速的提升,很快去掉了自己的不良习惯,使自己变得诚实、善良、宽容。这些法轮功学员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了法轮功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十六年来的迫害,至今仍在延续,波及了全中国、全世界,谁是最后的凶手?就是当时大权在握的江泽民,他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他要为此负全部责任。今天,是该把他押上审判台绳之以法的时候了。

以下是部分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的诉状概要:

柯菊秀,女,七十三岁,银行职员。她被非法关押五次,被刑讯逼供二次,她的小女儿修炼法轮功,不让读大学了,还被非法关押,她女儿在看守所被“睡死人床”,对身体、精神及经济上造成巨大的伤害。

魏月秀,女,六十六岁,职工家属。她被非法劳教一年、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抄家七、八次。在非法关押期间,她的两个儿子相继非正常离世。在监狱里,她被连续吊铐了二十八个昼夜,被连续反铐了二十五个昼夜,被扒光衣服冻、被不准睡觉、被不准上厕所、被暴力殴打。

黄芬芳,女,五十六岁,职工家属。她被非法关押四次,被非法抄家,被逼迫做伪证,被敲诈勒索一万八千元。

李金桥,男,八十岁,干部。他被非法抄家多次,被绑架二次,被非法劫持到洗脑班一次。

刘桂英,女,六十四岁,职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到咸宁市猫耳山看守所四十三天,被敲诈勒索了六千七百七十四元。

李慧坪,女,四十三岁,被绑架五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蒲圻市看守所被野蛮灌食和戴脚镣手铐,被迫流离失所十四年,有家不能归。

刘云霞,女,五十八岁,干部。被非法抄家,抢走卫星接收器,被非法骚扰多次。

章平英,女,四十九岁,个体户,曾被非法抄家二次,拘留二次,劳教一次(二年)。在沙洋劳教所,被打毒针,被逼迫做奴工,给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以及家庭均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损失。

罗瑛,女,六十三岁,曾遭受了八次非法关押、二次非法劳教(一年和三年)、二次非法关押到洗脑班、四次非法抄家,劫走了很多书籍、电器,长期被克扣工资,当时只有十一岁的儿子因为妈妈被非法劳教而无人照顾,对孩子的影响很大。

马巧英,女,六十四岁,副经理,在外讲真相救人被诬告,被恐吓得失去记忆,长期被克扣工资。

黄春华,女,七十六岁,职工家属,参加集体晨炼法轮功,被当地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多次。

罗桃英,女,七十一岁,公司专职副书记分管人事,曾依法进京上访被绑架非法关押,劫持到洗脑班,被迫流离失所四年多,作为区政府官员局级干部的丈夫被抑郁的过早离世,长期被克扣工资。

陆隆威,男,六十一岁,个体户。被非法拘留了四次,妻子因陆隆威被多次迫害,抑郁成疾而过早离世,给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以及家庭均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损失。

娄振林,男,六十一岁,工人,被非法关押八十天,被敲诈勒索现金四千元,身体、精神、经济受到极大的伤害。

马祥菊,女,五十三岁,职工家属,温泉大商城门口空地上参加集体炼功,被绑架非法关押;恶警当着幼小孩子面绑架妈妈,搞恐怖主义,吓得孩子直哭。

邱小春,女,六十九岁,退休工人,曾身体不好,每年为此花大笔钱治病,还没什么效果。修炼法轮功后,很快没病了,节约了很多医疗费。但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家人惧怕江泽民的邪恶整人政策,限制邱小春外出讲真相救人,阻碍邱小春的正法修炼,她的身体又变得不那么健康了。家庭的干扰成为另一种迫害形式。

商云先,女,七十岁,退休干部。曾患过风湿性心脏病、胃病、头痛、腰痛、贫血等多种疾病,修炼法轮功都很快好了。她觉得法轮功很好,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和媒体迫害诬蔑诽谤法轮功,毒害世人,商云先控告元凶江泽民。

镇会先,女,七十七岁,农民。十六年来,她自己、丈夫、儿子、三个女儿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心爱的儿子在冤狱里遭受毒打、暴晒等酷刑折磨,丈夫积劳成疾过早离世,女儿被非法劳教,自己也被恐吓威逼和绑架非法关押,给身体上、精神上、经济上以及家庭均造成严重的伤害和损失。

资四兰,女,五十五岁,职员。被非法关押三次,一次非法进洗脑班,多次被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上万元,给其身心和家庭造成巨大的损害。

艾启元,女,七十一岁,职员。曾被非法关押二次、被绑架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抄家二次,经济损失上万元。

陈巧云,女,六十一岁,退休工人。曾被绑架到咸宁市温泉“石化疗养院洗脑班”迫害一个月。

陈新春,女,四十七岁,农民。曾患乙肝,治疗没什么效果,修炼法轮功很快康复。康复后讲真相救人,被非法关押一次,被非法骚扰多次,被迫流离失所一次。

丁晓兰,女,五十岁,医师。依法上访遭非法关押,被敲诈勒索四千五百元,被“押送”上下班几个月。

杨彩云,女,五十八岁,退休干部。先后被非法关押三次、一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非法关进洗脑班,被敲诈勒索了几百元钱,给孩子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李大兰,女,四十九岁,工人。由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用谎言抹黑法轮功,毒害世人,她的家人也受到毒害,不准她炼法轮功,导致身体出现甲亢,才恢复炼法轮功,身体很快康复。

佘庆华,女,五十三岁,主治医生。在单位,从不收红包,是个很好的医师,深受病人及家属和同事的好评。曾被绑架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被敲诈勒索罚款三千元,被停止扣发工资几个月,被逼迫家庭破裂。

童如意,女,六十岁,干部。曾被单位停发三个月工资,把她锁在小屋里,晚上还派同事到她家睡觉,监视她。单位召开大会,要求共产党员的她发言,表态,写检讨、写转化三书,强迫放弃法轮功信仰,在会上有记者、电视台录像。她拒绝配合。

万桂枝,女,六十三岁,退休干部。被非法关押三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监外执行)。

万滋秀,女,六十七岁,退休干部。被非法关押二次、非法劳教一年(向家人敲诈勒索三千元后取保候审回家)、非法抄家二次。

汪信全,男,六十三岁,退休干部。被绑架劫持到洗脑班,由于长期处于迫害的环境中,他不能尽心照顾儿子,不能给予很多的父爱,不能给予很多的帮助,让残疾儿子过早离世。这是江泽民迫害造成的。

王立新,女,七十岁,农民。被非法关押了六次,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多次非法抄家,被敲诈勒索了三千一百一十四元。我的身心和家人受到极大的伤害。

修炼法轮功之前,由于风湿性关节炎、风湿性心脏病、肾炎、肝炎、肝硬化、妇科病、肩周炎、颈椎病、头痛,等等,经常到处求医问药,效果不好,家里被掏空了,家庭矛盾激化,经常生气,心情很差,痛苦不堪。西医、中医、巫术、教堂都做过,没什么效果,最后不能起床,一卧不起,不吃不喝,家里人都为她准备了后事。经朋友介绍,她修炼法轮功后很快康复。

王素娟,女,六十岁,工人。被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十几本。被非法关押到拘留所。

王桃荣,女,五十四岁,工人。长期电话被监听、门口被盯梢、出门有人跟踪、派出所社区人员上门骚扰,非法限制她的人身自由。非法抄家,抢走了她的大法书一箱、讲法录音带一套。

吴咸意,女,五十六岁,退休干部。被非法关押三次、三次被非法抄家、一次被非法刑事拘留、一次破门入宅、非法拘禁一次、被监视居住、被电话监听、电话骚扰、恐吓家人,被敲诈勒索现金。

杨祥仙,女,六十五岁,退休工人。被多次绑架、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一年,被敲诈勒索了三千元,回家后被迫流离失所二年。

杨玉娥,女,六十一岁,职工家属。被非法关押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六个月(被敲诈勒索一万多元后免除劳教)。

张会兰,女,六十岁,职工家属。被非法关押四次,被敲诈勒索一千多元。

张菊环,女,六十三岁,护士长。曾患乳腺癌,奄奄一息;参加师父讲法面授班后获新生。被监听、被跟踪、被绑架非法关押、被非法抄家七次,偷去现金财物,包括大法书籍,没有合法手续。

周汉明,女,五十六岁,职员。被劫持到猫耳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八天,向家人敲诈勒索了五千元,才放回家。在这之前,家人为了让她早点回家,找关系花了一万多元。

倪丽华,女,六十五岁,退休干部。被绑架五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一次,被迫流离失所二个多月,被非法劳教二年三个月(身体不合格,拒收),被敲诈勒索一万一千八百四十元。

魏玉仙,女,七十一岁,劳动能手,工人。曾被当地610非法关押多次、非法查抄她的家多次、非法劳教一年,曾被逼迫得昏迷,双脚浮肿,脱相,被非法勒索现金八千元,身体、经济、精神受到极大的伤害。她曾因“腰椎间盘突出”瘫痪在床三年。修炼法轮功很快好了。还有胃溃疡、心律失常、心肌缺血、低血压、骨质增生、坐骨神经痛等疾病,很快都好了。

倪细心,女,六十七岁,菜农。讲真相救人,被刑讯逼供、被非法抄家,被殴打,被非法关押。在关押时,家里地没人种,菜没人卖,造成经济损失几万元。

方锦红,女,工人,四十一岁。被刑讯逼供、被非法抄家,被殴打,被非法关押到洗脑班二次,被敲诈勒索三千元。我妈妈、大姐、二姐、哥哥和我都因为修炼法轮功遭江泽民及其团伙迫害。我父亲经过文化大革命的迫害,所以心里非常恐惧,如此大的压力一下子承受不住就病倒了,一病不起,听说我哥哥受尽折磨在看守所里下雪还睡在石头上,当天晚上去世了,那时候离新年只有几天了,妈妈经常以泪洗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