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蠡县执法局局长谷庆英遭恶报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近日,在蠡县的大街小巷、人们都在微信上热议谷庆英被抓这个爆炸性新闻:七月十日,蠡县执法局局长谷庆英和其妻子、司机同时被抓,家中被抄出的金银钱财多得令人瞠目结舌、不禁感叹:小小的县城却藏着这么大的贪官!

谷庆英,原蠡县小陈乡副书记。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谷庆英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向上爬,小陈乡几乎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受过他的迫害。因迫害有功,被提升为蠡县执法局局长(原规划局局长)。谷庆英勾结小陈乡派出所恶警张占根对本乡的法轮功学员非法跟踪、监控、抄家、毁书、绑架、勒索罚款,并施以各种酷刑进行迫害。仅举几例:

二零零一年法轮功学员崔小先遭迫害流离失所,谷庆英亲自沿路盘查,一天谷庆英见到一个孩子多、生活较困难的人就说:如果你见到崔小先行踪,马上举报,小陈乡奖给你五千元钱,当场被这人斥责一顿。

二零零一年五月,谷庆英指使人把南大留村法轮功学员高英俊劫持到小陈乡洗脑班,几个人一边用棍子殴打,一边大骂:“你差点砸了我们的饭碗,今天非打死你不可。”高英俊的胳膊都被打肿了,腿也不能走路了。第二天,谷庆英将高英俊倒背着胳膊铐在院子的小槐树上,在中午的烈日下晒昏死过去才抬到屋里。后又铐在房檐下整一天,一直不让吃饭、不让睡觉,每天不论白天还是晚上,谷庆英等人威胁、逼迫她写保证书、骂老师、骂大法。家人拿点吃的东西,谷庆英还给扔掉,晒在太阳地上,一直放坏了也不让吃。最后谷庆英勒索高英俊家人两千五百元钱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五月,鲁小娣、崔翠萍、王素梅去清苑县蔡营讲真相,被清苑县温仁乡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遭受到残酷的折磨,几十天后才打电话让小陈乡派出所接回。回到小陈乡三人继续绝食,因打得她们站立不住,谷庆英怕她们死在乡里,暂时放三人回家,但家人要交罚款。没过三天,谷庆英等人就强行从家里把三人带到小陈乡派出所继续折磨她们。不让吹电扇,门窗紧关,门反锁着,不让吃饭、不让喝水。逼迫骂大法、骂师父、写保证。谷庆英喝酒后,就对她们大发雷霆,半夜把她们叫起来,想打谁就打谁。谷庆英不让她们睡觉,半夜站着,不让上厕所,门倒锁着,天闷热憋得喘不过气来。不上厕所实在没办法,鲁小娣就把门弄开,谷庆英一见门开了,马上带着四个人冲进屋里打鲁小娣和王素梅。当场就把王素梅打昏过去了。后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二零零二年的中秋节前后,谷庆英指使小陈乡派出所张占根把高英俊绑架到小陈乡派出所,所长李小奇扬言:“今天晚上有个任务,就是把你拉出去活埋,连打几十个耳光,打得她满嘴流血,耳朵也听不见了,打死白打死,埋了你说是自杀。”四个人用两个电棒轮流电,腿被电得不能走路,浑身青一块,紫一块,几天不能吃东西,那蓝色的火光啪啪响。

在二零零二年邪党十六大期间,谷庆英把本乡的法轮功学员绑架到乡政府非法监禁,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法轮功。北大留村法轮功学员王素梅的双手从背后倒铐,谷庆英指使李小奇、少滨抓了三个蝎子放在王素梅脸上。恶人还在一旁呐喊:蜇呀!蜇呀!几分钟过去了,三只蝎子一反常态,一动没动。看来连蝎子都不蜇炼功人。

善恶有报是天理。自古至今,一些为了私利不择手段害人者,往往都是以害人开始,以害己告终。因为天理在制约、衡量着世间的一切。所以谷庆英遭恶报就不难解释了。蠡县“六一零”头子张跃贤也因为残酷迫害法轮功而遭报,得了癌症。那些企图通过迫害法轮功捞取好处的人,却怎么也没有想到,日后他要加倍偿还自己迫害佛法的罪恶,还要殃及子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