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用钱用物上看自己的修炼状态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 上月某一天一学员跟我说,我给某学员的刻录塔和电脑被其丈夫扔海里了。听到这个消息,脑袋空空的,怔住了!

虽说修炼至今应该面对任何事,都能坦然对待,心不动了。但是,做大法资料的机器居然就这样被丢弃了,心里无比沉重,向内找我是有责任的!

我家并不富裕!我和丈夫失业后,找的临时工作,房子还有贷款,还在供孩子读大学、读研。因为我是大法弟子,我让我的思维简单到一切为了助师正法、就听师父的话。基于这个出发点,走進修炼后至今,同修要钱给钱,需要设备给设备。要钱当时没有,我就从下月工资里攒,省吃俭用。同修们都以为我多有钱呢。

我家孩子的电脑、丈夫的电脑我都千方百计要到我手里,转过来就送给同修用。有的同修到我家,看到我用的电脑也要一个,我就把自己的电脑送她,我再攒钱重买。

后来发现也有的同修条件比我好多了,就是不大舍得用在买设备上。我照样谅解她,心想修炼有个过程,慢慢会好的,一念也就过去了。也有的同修因为设备不是自己花钱买的,就像赶时髦一样,频繁更新电脑,换下来的给亲属用了。我想这是极个别的,也没多想。我以为我修的坦荡,一切都能放下!

去年底姐姐剩下一台刻录塔,我丈夫有一台电脑,我就琢磨应该给同修,这样经过另一同修中转送给需要的同修了。当时同修问:要钱吗?我回答:不要!我想有同修将它用在大法上,心里亮堂堂的呢!

可是,现在回头想想,如果同修少拿出一点钱的话,她的丈夫还舍得丢掉吗?那些在使用别人给的设备时不珍惜,坏了就换、就扔的同修会像我这么做吗?——因为钱、物使用不当出事的同修,又是谁给提供的方便条件呢?

从这件事让我联想到以前自己的所作所为,汗颜不已!我真修了吗?就在这一点上,我做到听师父的话:不动钱、不动物、资料点遍地开花了吗?细想想,每个家庭拿出这点钱买设备,提供自己或少量同修的资料,是不是完全可以呢?还是就在这一点上,我不就是师尊说的:总想改变师父所要的、以为自己做得更好的那种人吗?我在信师信法上打折扣了,怎么叫“就听师父的话”呢?回想最近这些年,经济拮据到了极点,是否也是没有真正听师父的话,常人心不去,执着自我造成的呢?

从设备被丢弃,真的应该从新正视自己的修炼了。

仔细挖根,还是法学的少,只修表面、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

是的,我出生在一个祖祖辈辈都在寻找修炼道路的家庭,父母是接受四书、五经教育的,在我们很小时就有了人得修炼的启迪,全家老少很注重德行。因此,自身传统文化保留的多,良好的家教与自身修养、善念伴随我走進大法修炼中。没想到的是,利弊同出:另一方面这些却成为我在大法中修炼的障碍。

过去有句话:将心比心!我把同修看的都非常好,理想化了。在修炼中看到同修不是自己想象的,经常也是一愣一愣的,感慨也很多。没有真正理解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方式;也忘了师父是从地狱中把我们捞起、洗净;就是在人类道德最败坏的今天才来传法救人的。同时,严重的是儿时的教育根深蒂固,面对修炼中遇到的一些事,也经常习惯性的用好人的标准、用自己的观点看问题,而不是用法的标准去做。这样做危害是很大的,这样做的结果可能是一样的,但意义不同。现在想想什么也代替不了法。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行必须用法来作为行为准则和指导,把法放在第一位,证实的是法,这是修炼人首先必须做到的。其次,以前的东西必须扔掉,因为用好人的标准看问题,看不到真相,看不到渊源与怨缘关系,做出来的事情不符合法,什么都没用。再者,来自父母的那些教育也要放下,那不是我今天大法弟子所需要的,过去的已经过去。如果他们的教育有其它背后的内涵,那就更应该摒弃了,很可能涉及不二法门的问题。从设备被丢弃,更证实了修炼的严肃性。

好人的标准只符合人的这层理,不一定符合法。因此,我在修炼中跟头把式的走到现在。好在今天我认识到了,只有大法内涵洪微至极。感谢师父让我在同修丢弃设备问题上修正我自己。同时,提醒同修也重视设备购买、使用状况。

个人所悟,不对的地方请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