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特兰大学员集会声援诉江 民众支持(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日,正值“七二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十六周年,及全球诉江大潮风起云涌之时,美国亚特兰大学员于当日中午在亚特兰大市中心的CNN总部大楼旁的奥林匹克公园集会,公告至目前已有十八位亚特兰大法轮功学员加入了控告江泽民的行列。在活动中部分已经告江的学员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江氏集体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罪恶,同时继续呼吁帮助制止迫害。

图1:反迫害十六周年,亚特兰大学员在市中心的CNN总部大楼旁,声援和传播“声援全球诉江大潮”,揭露江泽民犯下的“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十八宗罪。
图1:反迫害十六周年,亚特兰大学员在市中心的CNN总部大楼旁,声援和传播“声援全球诉江大潮”,揭露江泽民犯下的“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十八宗罪。

图2:亚特兰大学员向过往民众派发真相资料。
图2:亚特兰大学员向过往民众派发真相资料。

奥林匹克公园除了正对亚特兰大市中心CNN总部大楼外,可口可乐世界和飞利浦体育馆等世界知名大公司的总部也在周围。亚特兰大目前已有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加入了控告江泽民的行列。在活动中部分已经告江的学员以亲身经历,揭露中共江氏集体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罪恶。集会在中午进行,刚好是午餐时间,所以有大量人流穿梭经过,许多人都拿到了真相资料,有的驻足聆听曾遭迫害学员的发言。他们对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绝人寰的迫害,尤其对活体摘取人体器官感到震惊,纷纷表示谴责,有的表示要进一步多了解真相。

他们有的表示: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残忍的事情发生,怎么能这么冷酷!随便杀死这么多按照“真、善、忍”原则做好人的法轮功学员,太不可思议了!有的对学员说:“你们加油,谢谢你们,让我们知道了真相!”

当天在集会现场的三位警察听了真相后十分惊讶,他们十分同情法轮功学员,并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魔鬼行径表示愤恨和谴责。他们告诉学员:你们做的是对的,是应该站出来并且站在这个亚特兰大的“世界新闻中心CNN”来发出你们的正义之声,支持你们!祝你们好运!

起诉江泽民 因他犯下了“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十八宗罪

原上海大学有色金属专业学生谢戈,自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一意孤行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后,他因坚持信仰,被学校开除学籍。后来因到北京上访,被绑架至臭名昭著的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在那里经历了长达一年零三个月的非法关押。期间因为不放弃坚持信仰“真、善、忍”,而被恶警疯狂殴打,还遭受强制洗脑,被绑“死人床”超过八个月,并被野蛮强制灌食超过二百次。他多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

他在集会上披露,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里,一个叫胡子辉的恶警不但把他绑在“死人床”上“抻刑”,并经常带着其他警察疯狂殴打他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叫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魔头”。

他说:由于长时间的持续酷刑折磨,我的身体已经极度虚弱,四肢肌肉严重萎缩,皮包骨头,心跳也很微弱,血压只有40/70,已经生命垂危。“但即使在我生命垂危的情况下,江泽民一伙罪犯也并没有释放我,而是毫无人性的将我绑架到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和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继续迫害。在那里,我的基本生存权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践踏。”

谢戈指出,这只是我被江氏集团迫害的事实的一部份,十六年来,因为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 对我和我的家人造成的精神上和肉体上的痛苦和伤害罄竹难书。所以,我要起诉江泽民,因为他犯下了“酷刑罪”,“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等十八宗罪。

“诉江”是揭露谎言 让更多人了解真相

另一名在集会上揭露江氏集团罪恶的是原清华学子李艳芳,她是一九九八级清华大学核能与新能源技术设计研究院硕士研究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被清华强制休学两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五年,遭受被强制洗脑、酷刑折磨、被强迫生产奴工产品等迫害。

她说:这十六年,中国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暴力迫害,是江泽民出于一己之私一手发动并借国家机器执行的,导致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使成千上万法轮功修炼者无辜失去生命。更为令人发指的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场迫害中发生了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大规模活摘人体器官。同时,伴随为维持这场迫害而造假的诽谤宣传,毒害了十几亿的中国人及海外华人,甚至西方人;更有很多的中国人因被中共官方媒体的造假宣传欺骗,在无知中犯错。

李艳芳指出,起诉江泽民是事态发展的必然,也是揭露谎言、让更多人了解事实真相的方式。

电脑软体工程师见证中共使用流氓手段对待海外的法轮功学员

毕业于北京机械工业学院执行资讯系统专业的法轮功学员孙大坤,在集会上披露了,作为一位于一九九五年就留美的电脑软体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开始后,他人虽在美国,但也遭受到江氏集团所实施的迫害政策的影响,被无故剥夺公民权利。

孙大坤的中国护照于二零零零年到期,他把护照送到休斯顿中领馆申请延期时被无端扣留,为此,他多次追问中领馆无果。中领馆不但不归还护照,并拒绝提供任何理由。因为没有护照,他是家中独子,不但无法回中国看望日渐年迈的父母;公司也无法派他出国公务。他说:“无理扣留护照本身这件事也给我国内的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负担。”

然而,在孙大坤于二零零九年获得美国身份后,中共国安却使出另一流氓手段,多次骚扰其父,企图诱骗他回中国,目的是想诱骗他提供相关法轮功的信息。他说:这事被其父识破后,“我父亲对此非常反感,不愿再配合国安做任何事。但国安还是不断骚扰我的家人,给他们带来心理上的巨大压力和恐惧。”

将江泽民送上审判台是彻底结束这场对全人类的迫害

来自河北石家庄、现居美国亚特兰大的焦兰果在集会上讲述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受益:我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个月后,患有的胃病和严重的风湿病腰腿疼等疾病神奇的治愈了。邻居、朋友看到我的变化,觉得法轮功真神奇,大伙儿都来家里学法轮功,都受益无穷。人人都称大法及大法师父神奇伟大。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下令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的大法经书被没收,并被警告恐吓不准再修炼,否则就会被抓,被拘留、被判刑。她说:我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我无法接受这样对我修炼的大法与修炼人残酷的迫害。我决定进京上访,因此而遭受到非法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我分别两次进京被非法关押,在关押期间不许说话、不许吃喝、不让上厕所,我被打的栽倒在地,满脸是血。在那里三天没吃没喝,昏厥过去,头被撞在了墙上,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楼道的地上。

她说,十六年来,凡遇到“4.25”,“5.13”,“7.20”,我家都要被骚扰和长期的邪恶监视,给我本人和全家造成了精神上的巨大伤害。至今,我仍在被警察追捕之中,有家不能回,给家人带来了巨大的精神压力。

她说,我今天站在这里用我的亲身经历的事实以及遭受的迫害,来告诉全世界,江泽民对我们法轮大法修炼团体以及全人类犯下的滔天罪恶,而且江氏集团系统性地制造谎言宣传以及对其罪行的竭力掩盖与粉饰,欺骗了全中国人民以至全世界人。导致人们在舆论、谎言中对法轮功修炼者仇恨、敌视甚至大规模的参与对法轮功及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我在这里希望有良知的人能够分清正邪,辨别善恶,加入到全球诉江大潮中,将这个罪恶满身的元凶江泽民押上审判台,让法律来制裁他。彻底结束这场血腥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及对全人类的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