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段阖家欢乐的时光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五日】我的父亲刘英萼,生前是湘东铁矿的一名退休工程师。父亲是单位的元老,曾经是冶金部荣誉勋章的获得者。由于他长年累月在野外条件艰苦的环境下工作,落下了一身疾病,他的胃被切掉了三分之一,长期的冠心病困扰着他。晚年时,父亲又患上了前列腺癌。为了治病,父亲曾经学过太极,练过气功,到处寻访治病的良方,却一无所获。

那时,父亲的病情十分严重,癌细胞已经开始向全身扩散。由于癌细胞向下扩散到腿部,导致父亲腿疼,走路也走不稳了。医生告诉我们,父亲的病情已经没有任何治疗的希望,要我们回家给父亲准备后事。我们怕父亲知道,一直都瞒着他。父亲却始终很乐观,似乎冥冥之中在期待着什么。

记得那是一九九九年三月的一天,母亲突然来到我的小店,她非常热情的向我们展示法轮功的功法,十分兴奋的告诉我们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母亲是一名气功爱好者,年轻时就喜欢练气功。只是我们感觉母亲这一次更加投入与专注,她把以前练的气功书都烧掉了,决定一心修大法。她说,法轮功才是人一生寻找的大法大道。更令我们惊讶的是,母亲说这是父亲推荐给她的。

后来,我们才知道,是父亲听了当地四三零工厂的一位法轮功修炼者的现身说法。这位修炼法轮功的阿姨曾经身患直肠癌,被医生诊断只能活三个月,结果修炼法轮功后,癌症消失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深深打动了父亲,父亲向母亲推荐了法轮功,母亲经过认真了解,被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与神奇的功效所折服,最后毅然选择修炼大法。从此父母双双走入了修炼法轮功的大道。

那曾是我们全家最快乐的一段时光。我们惊奇的发现,父母修炼法轮功后,彼此相敬如宾。谁能想到,他们曾是几十年水火不相容的冤家对头,进行了二十多年的离婚大战。在我的记忆中,我的童年和少年都是在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中度过的,我是在怕失去父母的恐惧与泪水中泡大的。为了和父亲离婚,从小我就被妈妈带着往返于家与法院之间。后来由于考虑到我和妹妹,他们虽然勉强凑合着过,但都不能包容对方,为了一点小事大动干戈。哪怕是在过年过节的时候,别人家里都在快快乐乐的过节,而我的父母却仍然又吵又打,在单位都出了名,任人怎么调解也无济于事。父母的同事每次见到我们都要询问,你父母现在还吵架吗?我无言以对。因此我从小就养成了非常自卑和压抑的性格,无法释怀。甚至到父亲被确定得了癌症后,他俩还在吵吵闹闹的谈离婚的事。

看到年老体弱的父母还在彼此伤害对方,我和妹妹早已心灰意冷,对他们能和好不抱任何希望。为了让父亲好好养病,我们甚至商量干脆让他们离了婚,再给父亲请个保姆。就在我们万般无奈与纠结的时候,我们的父母有幸遇到了法轮大法。

那时,父母亲除了每天积极参加早晚两次的集体炼功,还和功友们一起到四处洪法,将法轮大法的福音介绍给更多的有缘人。那段时间,确切的说是三个多月的时间,父母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们不再争吵,也不再彼此斤斤计较。他们的脸上总是挂着笑容,互相关心,“真善忍”的法理改变了他们的性情,善解了父母的怨缘。我家充满了温馨和愉悦,我和妹妹开心的不得了,我们终于体验到了:哦,原来这就是幸福!

短短三个月,父母的身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父亲满面红光,走路健步如飞,连母亲都赶不上他,怎么也看不出来他曾是个垂危的癌症病人。母亲从小就有的头痛老毛病和大流血顽疾,也在不知不觉中好了。在父母身上我们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在大法的感召下,我和妹妹也先后走入了法轮功修炼者的行列。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后,中共开始发起对法轮功的灭绝性迫害。经历了文革之痛的父亲,违心被迫放弃了修炼。不久他的身体又回到了修炼前的老样子,他又开始上医院吃药。二零零二年,我带着已经放弃修炼了的父亲到株洲市第一医院看病。医生看看病历本,又看看父亲,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父亲还活着。父亲要他开药,医生非常尴尬,最后还是没开出一粒药,找个借口躲开了。

后来,母亲、我和妹妹因为向世人讲清法轮功真相而被迫害。父亲为此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二零零四年,放弃修炼的父亲带着满身病痛离开了人世。这一切都是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造成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