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亲屡遭绑架 牙医儿子无助痛哭

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张占安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六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一手发动的对法轮功学员的灭绝性迫害,不但使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家破人亡,也使他们的亲人遭受难以承受的痛苦。

辽宁省葫芦岛市法轮功学员张占安的二儿子,在北镇市开牙科诊所,但诊所总关门,因为他得一次又一次的往葫芦岛跑。他对父亲哭诉:“我除非不回家,一回家就是给你和我妈往里(监狱)送行李,不是给你送就是给她送。有一次下大雨发大水,车过不去,我跪在大马路上嚎。我上凌原监狱医院给你送衣服,你在楼上喊我,我跑过去看,你只一露头——头发全白了,就又被警察逮回去了。我是啥心情?回去时我车都开不好了,差一点儿出车祸……”

在这场灭绝性迫害中,张占安夫妻俩和大儿子多次遭绑架、非法拘留、关洗脑班,多次被罚款……妻子李秀珍更是被迫害致死。日前,张占安以一纸《刑事控告书》将迫害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

以下摘自张占安在控告书中叙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后的巨大变化,以及揭露一家人遭中共迫害的部分事实。

修大法后的巨大变化

我的原籍在葫芦岛,水泥厂职工,原来上不了班住院疗养损失了国家多少万元的医疗费,同时自己遭受痛苦,生不如死。做梦都没想到的好事我们遇到了。我和妻子李秀珍于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三个月后全身疾病全好了,修大法后神奇的全都好了。

过去因病痛折磨,心烦、心窄,俩口子有点矛盾,谁也不原谅对方,闹得都要离婚了。修炼法轮功后,有了矛盾都能找自己哪错了,家庭和睦了。

我过去身体不好,领导照顾我到木材库去打更,那时家里需要什么东西,缺把扫帚,缺个钉子,什么螺丝的,不去花钱买,而是去厂里拿,而且人人如此。木板、木方,谁来要点我也给,拿公家东西送礼。学功以后不拿了,也不拿公家东西送礼了。大法改变了我的思想,提高了我的道德,我变好了。

灭绝性迫害下家破人亡

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性迫害下,我们夫妇二人被下岗,我五次被劫持到洗脑班、两次被行政拘留,二次被刑事拘留,二次被批捕。妻子二次被行政拘留,三次被刑事拘留,被非法劳教一次,大儿子遭行政拘留一次,多次被送洗脑班迫害,被罚款、被扣当人质。我们多次被绑架,多次被罚款,二次流离失所,遭警察酷刑折磨,妻子被迫害致植物人,最后被迫害致死……。

酷刑“狼牙棒”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厂公安处把我们十几个人送进拘留所(下岗也是那天开始的),非法关押一个月,我绝食反迫害,被所长仁铁军拉出,遭到五六个彪形大汉轮流打嘴巴,几个牙也打活动了,然后被白姓狱警按在地上把裤子扒下用“狼牙棒”狠打半小时,直到他累了躺床上才罢休。我的臀部被打成了紫黑,不能坐着。

儿子也被白姓狱警毒打。妻子也是同一天被她单位锦西钢管厂公安处关进拘留所近一个月。

酷刑“开管儿”

十月二十一日,我出拘留所回家,半夜一阵砸门声,闯进水泥派出所几个警察,不由分说把妻子绑架走,紧接着非法抄家。到二十八日,葫芦岛市公安局政保支队一姓王的警察带几个人把我绑架。先体罚、上刑逼供,说我在拘留所绝食是对抗政府,被批捕,投进看守所。在关押期间我俩同时遭毒打,由女狱警李亚杰和一个五大三粗男警用硬塑料管打,狱警管这种酷刑叫“开管儿”,他们先打她叫我看,然后打我叫她看。十几天前我已被白狱警打一顿了,这一次又打,我的整个臀部被打得血肉模糊。

妻子本来一身病炼功炼好了,这一下全犯了,心脏病、冠心病、胆囊炎、头痛、失眠、神经功能症都犯了,血压达到二百二以上,有时二百九,血糖二三十,还被吓得精神失常,整宿不能睡觉,一听“开管”声血压就往上冲,因为看守所走廊里每天都“开管”打人,凄惨的喊叫声声不绝,管子打肉声每天都能听到,因妻子血压太高,警察就将我们放回家。回家后,精神失常的妻子老往外走,我得跟着。通过炼功才好点。

妻子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妻子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在火车上又被绑架,被关进看守所,又旧病复发,血压达到二百六,就这样,警察还是将她非法劳教三年,劫持到马三家,她血压二百六,马三家劳教所也收。狱警加班加点地对她进行“转化”迫害,不“转化”不准睡觉,这一下妻子的病情更严重了,被送医院输氧,因病情太重,一个月就办保外就医。

妻子回家后身体一直没有恢复,十一月带病和我一块流离失所,二零零五年回家,二零零七年七月我们又遭绑架,妻子血压二百九,血糖二十多,看守所不收,办取保候审。后来多次住院,下胃管、尿管,一动不能动,成了植物人了,于二零一一年四月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