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塘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天津报道)十六年来,中共江氏特权集团出于一己之私,滥用公安、司法、国保、国家安全机构在全国范围内大肆镇压信仰民众,天津市塘沽区恶党政法系统政法委、610办公室及公、检、法等部门紧紧追随江氏集团公然违反宪法助恶为虐充当着迫害善良百姓的打手。610办公室、公安局国保大队更是首当其冲,携国保恶警伙同各区派出所恶警非法绑架、抄家、掠夺私有财产,拘禁法轮功学员。

宪法明文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这表明公民坚持自己的任何信仰、表达宣传自己的信仰、持有信仰物品与资料都是合法的,应该受到法律保护的。法轮功学员却因为信仰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而无端的遭受疯狂的非法迫害。这种疯狂而无理的迫害,使塘沽区众多法轮功学员承受着很大的精神打击和肉体折磨,同时也使他们的家人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和压力。而迫害实施者却是所谓的维护社会秩序、维护治安的“执法者”,他们违背天职,禁止法轮功学员修善做好人,而且手段是强制性的,靠的是以抓、关、刑罚惩治、酷刑折磨等办法。十六年来,至今已落实了姓名、单位、住址,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千八百多人;上百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送到精神病院和洗脑班。

仅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区知道详细情况的就有九名法轮功学员被直接迫害致死,有七人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骚扰恐吓间接被迫害致死,被非法判刑的有三十六人;被非法劳教的有一百二十五人;被非法拘留的有七十一人;其中多人被多次非法绑架拘禁、劳教、判刑迫害。几乎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被警察执法犯法、威胁恐吓抄家。二零零一年春,被绑架到洗脑班两次一百多人。还有很多不知道姓名的,还有很多的非法迫害至今仍被掩盖而没有披露出来的,而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家庭因此所遭受的财产损失更是无法估计。

一个明白真相的警察说:法轮功学员太善良了,被迫害这么多年,没发生一起暴力袭警事件,共产党真坏,逼警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一、塘沽区九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李凤梅:女,六十岁,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巨大变化。她原来患有的严重胃病,修炼没多久就完全痊愈了。这使她更加坚定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法轮功被迫害之后,为了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相,讲一讲她亲身受益的情况,她毅然进京上访。可是没有想到的是,等待她的是迫害,被当地警察劫持回来后直接送到塘沽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一年年初,李凤梅再次被当地派出所和塘沽公安局国保科送入塘沽戒毒所洗脑班洗脑一个月。二零零五年四月她因为给别人讲法轮功真相再次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被关进天津市板桥劳教所继续迫害。劳教所恶劣环境对她的身心造成严重伤害,并出现了严重的疾病症状,肚子肿胀的好大,几个月后被保外治疗。二零零七年李凤梅再一次被非法劫持到塘沽看守所迫害。在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长期迫害中,李凤梅几年来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在迫害中离世。

2. 许增芳:女,五十岁,二零零一年关洗脑班,二零零四年被绑架关押,二零零五年一月被迫害致死。

3.王文明:男五十九岁,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绑架至洗脑非法迫害,突发心脏病,被迫害致死。

4. 张玉林:女,二零零一年初绑架到洗脑班,四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因坚定修炼被迫害致死。

5. 王乃申:男,二零零零年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二年期满后又被港埠公安局非法关押洗脑班数月,后被逼跑到龙门吊摔下死亡。

6.李文霞:女,二零零零年被绑架监押在塘沽看守所九个多月迫害致奄奄一息骨瘦如柴,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被迫害致死。

7.王霞:女,二零零零年北京上访拘留二次,被关在铁笼子里迫害。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一年又增加半年,二零零二年再增加半年,肾功能衰竭被接出,于二零零六年被迫害致死。

8、高庆成:男,五十四岁,天津新河船厂,高辛庄人,因坚修大法,二零零一年二月—二零零四年二月被非法拘捕劳教三年,释放后继续遭到不法人员不断骚扰,精神长期处于紧张状态,于二零零六年三月含冤去世。

9、王慧珍:女,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塘沽国保支队李振民带领新港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慧珍家中翻箱倒柜,抢走电脑、多部手机以及法轮功书籍、光盘等,连墙上年画、剪纸、门外对联都被撕掉抢走,对王慧珍连拖带拽强行将其绑架至塘沽戒毒所。王慧珍在被非法抄家前,已出现病状,但警察仍对其进行野蛮抄家。在警察非法审讯期间,王慧珍拒绝回答问题,警察仍在笔录中对王慧珍罗织罪名。后来王慧珍出现病情恶化,警察才叫家人接回。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一早,王慧珍离世。

因修炼法轮功而遭到骚扰恐吓间接被迫害致死的有七人:叶楚玉、叶介夫、吴俊州、王国英、王世珍、米巧英、张秀亭。

二、目前被非法判刑、拘禁迫害的十一位法轮功学员

目前天津滨海新区塘沽仍在被非法判刑、拘禁迫害的仍有十一人,其中被非法诬判的九人,被非法批捕遭受非法拘禁迫害的二人:

1、王淑华:女,渤海石油公司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下午被绑架。据知情者透漏,南疆分局、“610”“经过审讯”已给王淑华定下莫须有的“罪名”提出判刑三年。

2、栗艳侠:女,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下午三点左右,在家刚下楼出门就被警察绑架到塘沽看守所非法关押,被超期关押半年后,中共法院在开庭不让家人旁听的前提下,非法对她
判刑四年。

3、尹光华:女,塘沽区大梁子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三月三十一日在杭州道派出所办理户口事宜时,被杭州道派出所伙同塘沽区国保支队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关押在塘沽区看守所。由于尹光华坚决不放弃自己的信仰,于同年十一月份被塘沽区法院非法秘密诬判三年半,并于同年十二月八日被绑架到天津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4、王贵起:男,塘沽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三月底,王贵启、尹光华夫妇俩到塘沽区杭州道派出所办理户口事宜,被恶警郑开研发现而伙同塘沽区国保支队将他们非法拘禁,并强行翻看所带的私人物品。又把王贵启的手机和家门钥匙也抢走,然后国保大队李振民伙同杭州道派出所冯志平、郑某某、东沽派出所司东卫、还有居委会人员,到王贵启家中抄家。拿走三本《转法轮》等大法书、计算机及一万多元、光盘、小册子和其它财产,并把这些非法掠夺到的私有物品称作是所谓的犯罪证据,连他们打工省吃俭用攒的一万多元也成了犯罪的证据。

王贵启被非法拘禁十五天后放回,而尹光华被塘沽区法院非法秘密诬判尹光华三年半。恶警郑开研又长期跟踪王贵起,在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绑架王贵起并抄家,抢走现金一万多元(后要回)。王贵起从二零一三年三月至十一月,遭中共法院一连串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上诉后又被无理维持原判的不公对待。王贵起被非法诬判四年半。

5、王树林:男,六十多岁,天津市滨海新区塘沽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三月十日上午九点左右,被五、六名身穿便衣的刑侦三队警察(其中一个姓赵)闯入家中绑架,并抢走两台电脑、三台打印机及光盘和法轮大法真相资料等物品。据知情者透露,王树林曾遭到非法预审,警察威胁、欺骗、恐吓欲判王树林三年到七年。公安、检察院、610、看守所整天给他施压叫他承认,欺骗说要是承认就免于刑事。结果他一承认就被判了七年半。

6、王淑琴,女,六十多岁,滨海新区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多种疾病缠身,基本干不了活,特别是哮喘病发作时,不能说话吃饭,身子不能动,只能出气、不能进气,形同植物人。在修炼法轮功后,王淑琴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疾病一扫而光。

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六日上午,王淑琴女士外出归来,走到楼下时,被好几个蹲坑的警察冲上来,摁倒在地,致使王淑琴当场昏厥过去,随后绑架到贻成尚北派出所,非法审问。不法警察还非法闯入王淑琴家中,抄走两台电脑,两台打印机和私人通讯簿及记事笔记等大量私人物品,并向王的家人索要钱财。参与这次绑架的恶警有:滨海新区塘沽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队长韩勇。王淑琴被非法冤判七年。

7、王桂荣:女,六十二岁。被天津法院非法诬判三年。王桂荣以前身体非常不好,脾气也很不好,自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她的身体好了,而且脾气也越来越好,还宽以待人。她公公半身不遂,都是王桂荣一直照顾直到他去世。王桂荣按着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要求着自己,处处与人为善,多多帮助他人。

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七日,王桂荣女士被塘沽国保大队及胡家园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她的儿媳已经怀孕七个多月,上前阻止恶警,其中一名恶警,攥住她的胳膊扭到后背。出于本能,儿媳踢了恶警一脚,就因为这一脚,被恶警勒索了五千元人民币。当时周围街坊四邻很多人看到警察这样对孕妇的恶劣行径,很是愤慨。七月三日,家人知道了王桂荣身患高血压(高压二百),天天头晕,很是担心,去当地看守所要人,看守所说要人去找办案单位去,家人又去胡家园街河头派出所找到当时办案警察王旭明。王旭明出言不逊,并对王桂荣的家人进行殴打,把王桂荣六十五岁的姐姐手臂拧到后背把头按到地上,王桂荣姐姐手臂当时就肿了,王桂荣的女儿上前阻止,一恶警对她扇耳光,并口出狂言进行威胁恐吓。

现如今法院于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在拘留所宣布王桂荣的案子审理结果是判了三年。这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强制欺瞒诬陷,公然违犯法律的非法判刑。

8、冉官权,女,六十六岁,天津滨海新区塘沽法轮功学员。冉官权修炼法轮大法前一身疾病,三十多岁时就已经患有心脏病、气喘、肩周炎、颈椎病等多种顽疾,基本无法干活,寻遍北京、天津各大医院也无法治愈。修炼法轮大法后,半年内顽疾全部消失,身体强健,家务活基本全包,还帮忙带孙子。

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自称是向阳派出所的五、六个警察到冉官权家以查户口的名义将冉官权欺骗绑架。现悉,冉官权被塘沽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冉官权向天津第二中级法院提起上诉,冉官权家属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向天津第二中级法院提出要重新开庭审理的书面申请,并提请法院给予书面回复。天津第二中级法院对冉官权的二审没有进行开庭审理,并且在没通知家属和律师的情况下,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直接对冉官权作出维持原判的判决,非法判刑三年半。

9、郭宝花,女,天津塘沽区法轮功学员,六月十九日被北京市朝阳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家人接到判刑通知时已过了上诉的时间。法院六月二十三日才寄出的信。

郭宝花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此前她性格孤僻,从不和任何人接触,和家里人也很少说话。通过学法轮大法、炼功,她知道了做人的道理,性格变得开朗了。家人和邻居都说:“宝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在江泽民团伙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警察非法到她家骚扰,二零零一年诱骗郭宝花说是去开会,结果却把她非法关到洗脑班,后劳教迫害一年半,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残忍迫害,并加期迫害一年。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期间,郭宝花因拒绝看诬蔑法轮大法的文章,遭到警察们的捆绑和体罚,而后被关到一个厚木板制成的“箱子(木笼)”(也称“黑棺材”,长五十厘米左右、宽四十厘米左右,高一点八十九米左右)里长达一个多月。为此,郭宝花以绝食的方式抗议三十七天。有许多学员从“黑棺材”里面出来之后变成了残疾,腿再也不能复原,四肢肿胀得象水泡过的馒头,衬衣、衬裤都得用剪刀剪 开,惨不忍睹。恶警们却在一边开玩笑说:这才叫“囚”呢。

在劳教期间,警察吊铐她,将她关进小黑屋里达一个多月,警察将她铐在暖气片上,又将她的两臂伸到了极限,分别铐在两个暖气片上;后又强制她站着吊铐着她的手腕。二零零三年四月一日,又遭到警察用多根电棍同时电击她的全身,并把她关进一个木笼子里许多天。一名姓焦的恶警(原是六大队四中队的队长)在对她实施完电刑后说:“我电完你,我的心脏很难受,以后我再也不电你了。”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郭宝花在北京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恶人构陷,被北京朝阳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五日被所谓“批捕”,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在没有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秘密判刑三年 。

10、宋惠婵:女,天津塘沽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胡家园派出所副所长黄继刚、塘沽国保支队长韩勇、王治国等近二十名警察闯进宋惠婵的父母家中将正在照看孙子的宋惠婵绑架,警察到处录像、搜查,宋惠婵八十三岁的母亲怕惊吓着两岁大的重孙子,不让警察进小屋,被警察将左手食指和中指之间撕裂一寸多长的大口子,鲜血流了一地。接着国保支队队长韩勇押着宋慧婵到她儿子家抄家,在没有通知儿子和儿媳的情况下,抄走两台电脑,所有物品至今未还。当宋慧婵儿子下班后去问国保大队他母亲的去向及抄家为何不通知本人时,被三个警察按压在地上。

宋慧婵自从修炼了法轮功,曾患三叉神经痛、经常昏迷头疼的病症不翼而飞,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赢得同事和邻居的好口碑。但是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下,宋慧婵屡遭迫害: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她被国保支队警察绑架、抄家,关押十几天后被劫持到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宋慧婵被单位天津航道局领导指示开除公职、解除劳动合同。二零零六年,宋慧婵因看石柱上的法轮功传单,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宋慧婵一直被警察监视,多年来受尽骚扰,精神受尽折磨。今年三月又再遭绑架并被非法批捕。现获悉,检察院称证据不足已经案宗退回。修炼法轮功修心向善做好人,何罪之有?可宋慧婵而今仍在遭受非法拘禁迫害。

11、陆学容,女,四十多岁,天津滨海新区塘沽法轮功学员。在修炼法轮功之前,多种疾病缠身,患有神经性头痛、风湿、胃病、腰脊椎骨增生,长期被病痛折磨,每天不能早起床,睡眠必须充足,早起半个小时,一天头疼的都抬不起头来。太阳晒了头疼,风吹头疼,热了头疼,冷了头疼,三百六十五天不知道有几天头不疼。腰脊椎骨增生,严重时躺在炕上需要人帮忙翻身,什么也干不了,吃药、打针、贴膏药都不管用。这些病折磨的她都不想活了。直到一九九九年,陆学容女士学炼法轮功后,炼功不到一个星期,她所有的病状都消失了,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不药而愈了。她切身体会到,这法轮大法太好了。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上午,陆学容女士在刚出家门不远处,被迎面而来的向阳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警察抄走五部手机。陆学容在塘沽洋货市场开有店铺做生意,这些手机是用于正常生意往来电话所用。不法人员却欲以查抄出的多部手机为名,蓄意将陆学容定为塘沽法轮功学员负责人,以借此对陆学容加重迫害,陆学容现仍被非法拘禁在天津滨海新区第一看守所,并已被非法批捕。

这场由江泽民发起的对修炼法轮功的善良民众持续了十六年的残酷迫害,给所有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庭造成的经济、精神和身体上的损失和伤害是巨大的。而因迫害法轮功导致的社会道德下滑、法制倒退、社会风气败坏更是无法弥补的。我们呼吁各界正义之士支持法轮功学员,伸出援手,制止这场对好人的迫害。同时正告那些还在昧着良心继续充当打手的人们,善恶有报,在这里,真心的奉劝这些人,明辨是非,弃恶从善,给自己留一个能拥有未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