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又有55位法轮功学员控告元凶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省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到十六日,六天内,河北省邯郸市共三百三十九人控告江泽民(二百一十六个案例),现在又有五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要求高检对迫害元凶江泽民进行起诉,高法将其绳之以法。这些法轮功学员有的是政府退休官员、教师、警察、国企职工等,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修炼法轮功以前,都患有一身医院治不好的病,是修炼法轮功才使得他们获得身心健康和道德的升华。

可是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之后,这些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遭到迫害。有的被非法抓捕、被关押到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被判刑,被逼流离失所,被勒索钱财和被抢财物。目前,这些法轮功学员邮政快递控告状部份已获高检、高法的签收信息确认。

以下是其中几位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简述:

陈志强,男,六十七岁, 邯钢退休工人 。他曾两次被劳教、经历毒打、坐老虎凳等酷刑。陈志强陈述的迫害事实如下: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下午,我在成安参加法会遭绑架。警察把我背铐双手带到成安二楼刑警大队室内,用方木棒打我头、面部,眼都打的黑肿,把我按在水泥地板上跪着,用脚踩我手指,到晚上十点送我到邯钢保卫处,扣押约一个月,送二看两个月,后送邯郸劳教所关押。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下午,我在中华路学步桥边讲真相被绑架,在丛台西派出所,警察把我绑在老虎凳,头戴上钢盔帽,双手伸平铐在桌子上(桌子上出来四个孔铐手用的),双脚铐在座蹬上,全身不能动,不让动,不让吃饭喝水,铐了十八个小时。后四个警察就押送我至邯郸劳教所迫害一年,在劳教所我被犯人看守,不能学法炼功。经常遭遇犯人谩骂,吃饭规定十分钟,超时就会被停饭,经常受虐待。

徐继新,女,六十岁,邯郸市妇幼医院医生。徐继新医生多次遭非法抄家、罚款、扣工资、毒打等迫害。她陈述的迫害事实情况如下:

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我去北京上访,只想说一句“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没想到刚到天安门广场坐下就被一警察拳打脚踢扔上警车,回到邯郸后,单位没收了我的工资卡,然后将我送罗城头派出所迫害。家属到处托人、花钱好几万。

回来后单位不让我上班并停发工资;还要求我每天向单位的党办室(因我曾经是邪党的党员)打电话汇报;逼迫我写所谓“三书”;一年半不让上班。后来我的几位同学看我生活困难,出面请院长索俊生吃了一顿饭才让我上了班。我一年半的工资大概是一万八千元,除补给我每月三百元生活费外,其余一万多元全部扣留。在后来办退休手续时我才知道,扣我的钱除了扣除他们去北京的路费外,剩余的八千多元都被财务科长李银库个人贪污了。

河北省将我作为重点迫害对象,二零零五年,邯郸罗城头派出所一姓康的等四人伙同单位保卫科郝永修、小红,将我从工作岗位上绑架到邯山区分局罗城头派出所。当时迫害我的警察一个是操武安口音的,一个是邯郸大学司机叫高飞,是个地痞,一米八以上个子,他们是专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高飞一伙白天晚上轮番对我强制洗脑、不让睡觉、轮番迫害。家人为了营救我,被逼无奈给他们送礼、送钱、请他们吃喝拿共四万多元。我丈夫因迫害感到压抑和害怕,加上受恶人挑唆,曾经暴打我至休克。

王丕珍、王清堂都是七十多岁的老人,邯郸市丛台区人。十六年里,王丕珍老人七次被非法抓捕,经历了被抄家、开除、抢劫、拘禁、关洗脑班、关铁笼子等等迫害。王丕珍老人在控告书中陈述说:

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和老伴多次遭到中共当局的绑架、拘押、抄家。如第二次去北京证实法是二零零一年的元旦,到了天安门广场升完旗后,我向人群里撒了一把传单,被便衣抓住了,在不知道是什么名的监狱住了六天。此期间,警察不让我吃一口饭,喝一口水。第四次是二零零一年十月十日上午,我正在给才一个多月的小外甥女做棉衣,来了几个警察就把我给抓走了,原来是邯山区公安分局的,把我的丈夫和怀抱的一个多月的小外甥女都抓了去。随后他们就抄了我的家,抄走了我的价值一万三千多元的复印机。家里的存折和现金共三万多元也被他们抢走。

尹建稳, 女,现年六十一岁,邯郸法轮功学员。尹建稳曾遭酷刑、抄家、劳教、奴工迫害。她控告江泽民的事实与理由如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当天送到邯郸驻京办事处。邯郸有一个专管迫害法轮功的人,先派了一个女人把我衣服脱光搜身,搜走一百多块钱,然后给我戴上手铐,铐到暖气管上,一直铐了两夜一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中午,我被渚河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劳教。在省女子劳教所黑窝里,我长期被迫从事超负荷重体力奴工。劳教所恶警、邪悟人员组成所谓的“攻坚组”,七、八个人围着我大吵大嚷并实施酷刑,连续四五个小时让我坐小凳子上,不让动、不让歪斜,保持一个姿势,只要一动就遭到邪恶人员的谩骂和拳脚相加。长期的迫害使我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摧残。

李玉新,男,邯钢集团公司职工。曾被骚扰、恐吓、监视、劳教。李玉新在控告书中陈述到:

我炼功前体弱多病,曾患有结核性胸膜粘连、哮喘、耳鸣等疑难病症。中西医都看过,药没少吃、钱没少花,久治不愈。身体精神极度痛苦无望。可幸运的是一九九六年春有缘结识了法轮功,拜读了《转法轮》这本宝书,一周内法轮功师父很快给我清理了身体。从此我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学会了遇事向内找,时刻按照“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修心向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实修中不断的净化心灵,思想境界和道德水准逐渐升华,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飞。十几年来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身体壮精神爽,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滋味。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受到领导同事的好评。

可是从九九年七月 ,元凶江泽民一意孤行,失去理智的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十多年来在江的操控下,邯郸从市、区、派出所、街道居委会、单位等各级610与公安都参与对我迫害:骚扰、恐吓、监视、监控、跟踪以及非法对我劳教,给我及家人造成了长期的恐惧和精神痛苦,严重侵犯了我的信仰自由和生存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