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永吉县众多法轮功学员和家属控告江泽民

四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和七十一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近日,吉林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纷纷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邮递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到六月二十四止,已知的有七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邮递送达,其中有四名被迫害致死的家属签名控告,有三名被迫害致残,多数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绑架、抄家、骚扰、上百人次被非法办洗脑班和拘留。

以下是其中部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简单概况:

中水一局财务处副处长张玉科被迫害致死

张玉科
张玉科

张玉科(男,享年六十四岁),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被公主岭市怀德镇“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绑架,并非法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籍、收音机、放像机、电视机、存款折和现金八千元,同时还绑架了他妻子于风云,判刑四年,关押在吉林长春黑嘴子女子监狱,张玉科也被非法判刑四年,因张玉科身体状况极差,监狱拒收。公主岭市恶警多方运作,通过吉林市司法局,劳教局办理强制执行手续。将病重的张玉科强行关进吉林监狱。在监狱,张玉科拒绝采血,照像,拒穿马甲并绝食抗议百日,多次被关小号。遭恶警抻床酷刑,灌食,还给戴上死刑犯的重镣,锁在铁栏杆上二十多天。恶警让犯人骑在张的脖子上,多次将张玉科打休克,送医院抢救还把四肢固定在床上,他拒绝写所谓的五书,要求无条件释放并绝食抗议。张玉科不吃囚饭,只吃自己买的方便面。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上午,张玉科吃完方便面时(疑狱方下毒),突然抽搐晕倒,抬到医院已不治,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余国庆被迫害致死

吉林口前镇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口前分局办公室主任(副处级)余国庆(女,享年五十三岁)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大法。同年十月被永吉县“610”、国保大队绑架,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好,拒收。回家后,永吉县公安局“6l0”不断骚扰。余国庆被迫流离失所,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被吉林市公安局绑架并被吉林市法院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关入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后来监狱把迫害得生命垂危的余国庆保外就医,余国庆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于树金被迫害致死

于树金
于树金

于树金(男,享年五十三岁),中水一局汽车司机。他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曾先后九次被永吉县公安局“610”和国保大队非法劳教和拘留。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五日于树金被舒兰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到舒兰看守所遭受各种酷刑迫害,舒兰市公安局副局长辛和,政保科长王庭佰指使警察掐脖子、打脑袋、拧胳膊、拳打脚踢。姓许的警察专打心口窝。六月二十九日又从吉林调来五六个警察,把于树金弄到一所僻静的房屋酷刑逼供。恶警对他上背铐,灌芥末油,把于树金推到木头夹子里夹紧后,把手和胳膊扭到身后用力往上抬,另外一个人拽着他的左手从肩头过来往下压。上来四个人往上抬,往下压,把两只手整到一起,用手铐铐上,拿扫帚枝往耳朵里捅,往鼻子里捅,被捅的鲜血直流,用冻冰的矿泉水瓶猛击头部,用毛巾把嘴勒住,往鼻子里灌芥末油。于树金在舒兰看守所被惨无人道的迫害二十多天,全身受到极大伤害,肚子积水肿大,舒兰市医院确诊为肝硬化,肝腹水,心脏病等。迫害六个月后,于树金被舒兰市法院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他被劫持到长春市铁北监狱继续迫害,被迫害得全身浮肿,腹部特肿大,不能进食,呼吸困难生命垂危。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郭亚玲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郭亚玲(女,享年四十七岁)家住吉林市口前镇水电新区,她没修炼法轮大法之前卧床十五年,修大法后无病一身轻。二零零零年五月,她被永吉县公安局绑架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二零零二年十月郭亚玲又被永吉县“610”绑架送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关押。大队长任枫,副大队长刘连英,管教魏丹,对郭亚玲非人道的各种残害,郭亚玲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下旬,被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王显清(女)自述遭迫害事实

二零零一年底,我第一次被非法拘留九天,单位局长被警察勒索二千元钱。第二次被非法拘留十四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被绑架被迫害致残,整个身体下身多处粉碎性骨折。骨盆粉碎性骨折、右肋骨折三根、尾骨骨折、左大腿骨折、腰椎管爆裂,腰椎以下没知觉。我的左腿被截肢了,右脚踝处粉碎性骨折与脚面没有支撑点不能站立。

肖遥(男,四十二岁)遭迫害事实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我的母亲被口前警察非法抓捕,警察恐吓家人,抢走我母亲全部大法书籍,拘留我母亲半个月,勒索了三万元钱才放回家。二零一二年警察再一次来我家非法搜走我母亲的全部大法书籍,把我父亲绑架到公安局,勒索一万元。因为母亲的多次被绑架,我父亲多次被恐吓,大病不起,而我也不能正常的工作,家庭经济严重困难,精神压力不能言表。

张春姝(女,六十一岁)受迫害事实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非法劳教二年,被勒索二千元钱,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被抓进派出所后,围上四、五人,不分青红皂白的殴打,牙齿被打活动,脑子被打的晕天黑地,脸颊被打的肿胀变形,恶徒用皮鞋踢我的小腿,踢的血肉模糊,与裤子连在一起。从拘留所押到看守所一个多月,再次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迫害一年。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在家又一次被抓,非法抄家,绑架。就送到拘留所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送到吉林小白山拘留,没几天突然押送到长春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半,由于我血压太高被拒收,最后恶警向家人勒索三千元。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早上我要给孩子买一些吃的,刚一出门就被城南派出所的警察绑架到车子上,后来还有别的法轮功一起送到舒兰洗脑班迫害。多年来的迫害,使我现在头脑不清,身体一直不好,手脚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