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我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弟子,是一名中学教师,修炼前多种疾病缠身,一年四季药不离口,市各大医院都跑遍了,身体还是不见好转,四肢无力,每天都得咬牙坚持上完安排的两节课,别人开玩笑说:“叫你药罐子不合适,改叫药桶好了。”

那时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后来经一位朋友介绍,我喜得大法。经过学法炼功,几个月的时间,各种疾病不翼而飞,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当时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千言万语无法表达对师尊的感恩之情。

修炼以后有过成功的喜乐,也有过不去关难的痛苦和失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直走到今天,并有许多奇事奇遇在我身上发生,现在我把我遇到的其中一件事讲出来和同修一起分享。

我和清(化名)是初中同学,在学校时十分要好,毕业后有好多年没见面,非常想念她。我也想把我得法后的身心变化告诉她,并希望她也有一个好的未来,但苦于不知道她现在住哪儿。一次偶然的机会从另一位同学“玉”(化名)那听到她曾在某村见过清一次,但不知具体在哪儿,于是我和玉在二零一二年夏的一天到某村去寻找。

我们很顺利的找到了清的住所。见面后各自诉说着这些年的经历。清这些年过的很不容易,丈夫从部队转业后,在矿上上班,由于工伤致腿部落下伤残,单位到现在也没按工伤处理,每月只领少的可怜的一千多元,生活很紧张。在房屋拆迁时,强拆她家房屋,赔偿不公,她儿媳给强拆者理论,结果反而被关進监狱十五天,给她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创伤,对中共邪党愤怒、无奈。结果清的丈夫一病不起瘫在床。我给他们讲了大法的美好和我得法后身心的巨大变化,以及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当时他们都哭了,并起了化名做了三退。

临别时我给他们留下了真相资料。

我又给他们送去了宝书《转法轮》《洪吟》和师父讲法录音。在和他们交谈之间,清搬着凳子从墙上的像框中取下了一张照片,我一看是师父的照片(未传法前的照片),当时我吃惊的问清你怎么有我师父的照片,清的丈夫说:“我当兵时和师父在一起共事了四、五年,朝夕相处,关系很好,复员时互赠照片留念。师父的人品很好。”我惊叹的说:“你和师父的缘份真大,希望你多学法、听法,并时刻记住: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清还给我讲了在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电台、电视、报纸铺天盖地打压法轮功的时候,她丈夫听到师父的名字后,看着墙上的照片哭了,愤怒的说:“这么好的一个人,这么大的中国竟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中共容不下好人啊!”有幸的是他们现在明白了真相,得到了师父的救度。

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又去了清的家,情况大变:他们谈笑风生。清说:她丈夫以前每年得住三、四次医院,整天不是这不舒服,就是那难受,而自从看了《转法轮》和听了师父讲法后,今年一次院没住,身体一天天好起来,有时还到楼下转一转,或跟同龄人一起聊天,别人都说:看你红光满面,哪儿象有病的人呀。现在他一天比一天好,心性也在学法中得到了提高,真是脱胎换骨。师父给了他第二次生命,全家沐浴在佛光普照之中,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