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人们看到我的经历 纷纷走入修炼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一二年有幸得法的大法弟子。我是教师,在修炼大法前,是个血小板减少症患者,现在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哥哥嫂嫂(他俩都是医生)以及其他亲人看到我的经历,大家都感叹大法的神奇,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纷纷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二零零八年二月当时我因全身紫癜和舌头长血泡被医院确诊为血小板减少症,当时血小板只有七(正常为一百零一~三百二十),情况非常危急,医院用了激素、输血小板和丙球冲击治疗,可是血小板并未上升。于是,家人为我请来了民间中医,尝试中医和激素一起配合治疗四个多月,血小板升为正常。出血情况是控制了,但是激素的副作用也开始不断在我的身上显现出来,比如向心性肥胖、骨质疏松和出虚汗等,感觉身体非常不舒服。之后的几年血小板一直都很稳定,我以为此病痊愈,也很少去医院体检。其中二零一零年我的亲戚来我家,跟我说法轮大法有很好的祛病健身的效果,建议我学习法轮功。由于我深受共产党宣传的毒害,对大法产生了抵触的心理,当时没有接受。

二零一二年八月,那时正值暑假,有个晚上,我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突然发现腿上有紫斑,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是不是病又复发了,于是我赶紧去医院急诊抽血。

过了没几分钟,化验室的医生就把我叫住,他问我以前是不是有得过什么病,我说是血小板减少症。他问当时是有多少,我说是七,我又问他现在有多少,他说是四。他问我最近一次体检是什么时候,我说是二零一一年六月份。他表现出异常的着急,他责备我说怎么能这么久才来体检,知不知道这个病随时可以要了我的命。然后他让我赶紧去办理住院手续。我当时坐在医院的大门口等家人过来办理住院手续,心里有种生死未卜的担忧,即使这次能活着出去,是不是这辈子都要为此病所累。

当天晚上就办理了住院,还是老办法,治疗,激素、输血小板和冲静丙,效果依然不理想。住院期间,情况恶化,血小板只有二,舌头大面积出血,没有办法说话、也没有办法吃东西,激素一天冲500ml,血小板也没有升上去。当时我的亲戚来医院看我,对我说:“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会帮你的。你要是早听我的好好学大法,现在也不用打针受这个罪了。”我问她:“那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呢?”她说:“那些都是共产党为了打压大法自导自演的欺骗老百姓的一场戏。”我心中的谜团终于被解开了。

这次旧病复发,我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本以为用中药治疗后就痊愈了,没想到复发了,西医也治不好,中医也只能暂时治好,既然西医中医都不能治好这个病,那么我就相信法轮大法吧,我心想这次如果能活着出院,我就一定要好好学法轮大法。

出院后,我就开始了解大法,亲人同修A教我学炼第五套功法,我没炼几天就开始双盘,刚开始我一打坐脚就开始变紫,腿又疼又麻,有的时候就是钻心痛,但是我就是坚持不放下来,打坐一个小时后,腿就恢复了原来的颜色。我一炼功,法轮就开始在小腹部位转动,转得很厉害,我自己也感觉对身体很好,精神状况有了很大的好转。

大概炼功一个月后,同修A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回家认真看《转法轮》,原来里面写的都是叫人如何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个好人的书,当时真是很后悔怎么现在认识到大法的珍贵,才走入修炼。

后来我认识了几位同修,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大法修炼人的善良、真诚,与共产党的假、恶、斗,完全相反。在单位里大家都是为了个人的利益争呀斗呀,为了在单位里混得比较好,对领导阿谀奉承,想方设法讨好巴结领导。这颗心过得很累很累,大家说的都是假话,都是戴着面具生活。而我们修炼人不讲这些,我们修炼人就是要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时时处处都要做一个好人。做事为别人考虑。我也明白了“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强求不来”,所以做人的心态也更好了,对名利也看更淡了。

《转法轮》里说:“因为这个宇宙中有这样一个理,常人中的事情,按照佛家讲,都是有因缘关系的,生老病死,在常人就是这样存在的。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所以,谁也不能够随便改动它,改动了就等于欠债可以不还;也不能够随便任意去做,否则,就等于在做坏事。”我明白了我之所以会得这个病会遭这个难,是因为我生前的业债所致,生生世世积下了很大的业力。我也不想治病的问题了,反正我已经明白了这个道理,我要开始学做一个好人,提高心性。

由于刚开始接触大法,悟性不是很高,那时候边吃药边炼功。但是激素的副作用相对二零零八年那次来说已经少了很多,晚上睡觉不会出虚汗,脸色也好看。按照医生的嘱托激素是不能很快减完的,要慢慢减,刚开始病情稳定一周减一片,到后面一周减半片,服用量越少减得越慢。这次我没有问医生,我自己减激素,刚开始一天是十片,一周减一片,吃了三个多月激素被我减完了,我也不再吃激素和中药了。去医院检查,血小板一直很稳定,每次都是二百多。我一开始炼功,我就感觉这个病是还会返出来,但是我一定要把自己当作修炼人。

《转法轮》里说:“我们就讲最普遍的,人哪儿长瘤啦,哪儿发炎了,哪儿骨质增生了等等,在另外的空间就是那地方卧着一个灵体,在一个很深的空间中有一个灵体。一般的气功师看不见,一般的特异功能看不见,只能看到人身体有黑气了。哪个地方有黑气,哪个地方就有病,这是说对了。可是黑气不是造成病的根本原因,是在更深的一个空间当中有那么一个灵体,是它发出的这个场。”我明白了为什么西医和现在的中医治不好这个病的原因,西医和中医只是把病往后推移了,叫你现在不犯将来犯。而正法修炼是从根本上消去业力。

二零一四年一月我有幸嫁给了一同修。那时正值寒假,一月十七日放假,十九日病症就返出来了,全身是出血点,舌头上也起血泡了。我当时有点紧张,跟丈夫说:“我以前的病返出来了。”丈夫非常镇定地说:“那不是很好吗?身体要净化了。”接下来越来越严重了,身体上密密麻麻的出血点,鼻出血,吐血。

一月二十三号同修C来家里,看到我病业返出来了,很严重,全身都是紫斑,又吐血,问我会不会害怕,我说我不会害怕,这些都是假相。当时由于上颚有很大的血块吃不下饭,我便熬了稀饭,没想到稀饭也吞不下,我便做了蛋汤,勉强喝了一些蛋汤。她当时对我表示肯定,病业状态返出来了,没有病人似的脆弱。当时同修C就鼓励我一定要相信师父,没有问题的,接着她给我举了很多神奇的例子,比如她的孩子小时候全身长痘,没有去医院,自然而然就好了。还有她的孩子二周岁的时候,有一次坐自行车脚绞進自行车轮子里,血肉模糊,她没有带孩子去医院治疗,就是信师信法,结果一切都没事。这些例子对我是个很大的鼓励,加强了我的正念。

同修C走后的两天,我的情况更严重了,一天夜里,起来上洗手间,可能是没站稳,我摔在地上了,头撞到地门上发出了很大的声响。丈夫叫我站起来,我以为站起来了,其实还躺在地上。丈夫赶紧扶我起来。我跟他说我要上洗手间,他说他扶我去,可是还没有走到洗手间,我便整个人软下去了,睁开眼睛看东西全是倒着的。丈夫赶紧扶我回房间。之后我就不会下地了,只能躺在床上,不会自己吃饭、也不会起来上厕所。我每天就是喝点水,吃点水果。每次同修B给我把完尿,躺回床上,我就一直无意识地翻白眼。这时,丈夫和亲人同修D就是拼命摇我,告诉我主意识要清醒。同修B提醒我让我向内找,哪里做得不好。我想了想这段时间的情况,一是我因为结婚的事情,学法没有入心;二是对侄女(哥哥的女儿)情比较重。人心太多,处处是情。

丈夫帮我请来了很多同修一起发正念加持我。通过同修们的帮忙发正念,集体学法,之后上颚和舌头上的血泡消下去了,可是下面开始流血了,血一直往外流,不会停止,并且时不时从身体里流出很大的血块。血一直流一直流,我的脸苍白无血色,身体很难受很难受。但是我就是本着信师信法,我一定没问题的。

这个情况一直不敢跟我父母说,因为不想让他们担心,母亲一直等我回家过年,天天打电话催我回家。年二十七,丈夫开车送我回家,刚一开门,父亲看到我这种情况马上就哭了,他不知道我病业返出来这么严重。父亲问现在要吃什么,丈夫说除了药不须要吃,其它什么都可以吃。

年二十九,哥哥嫂嫂回来过年了,哥哥一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马上去医院输血,你这种情况太严重了。”我说我不去。接下来哥哥都是软磨硬泡叫我去医院体检,我就是不去。嫂嫂问母亲:“你确定这么严重的情况不用去医院吗?”母亲说:“不用去,你不用担心。”

下身出血一直没有止,我的脸发白,从房间走到客厅,整个头非常晕,就跟炸掉了似的。在丈夫和母亲的搀扶下,我走到楼下,走两步就吐,走两步就吐,身体非常虚弱。慢慢的身上的血点开始消除。

下身在流血三十二天后止住了。休息一段时间之后,我回到了工作岗位。

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哥哥嫂嫂以及其他亲人看到我的经历,大家都感叹大法的神奇,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并纷纷加入了修炼的行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