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直接被迫害的同修也可以诉江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七月五日】

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邮寄诉江状的感悟

邮完“诉江状”快递,走出邮局大门时,心中升起一种对师尊无限的感恩,同时伴有一种愧疚感,想想诉江以来,我身边的同修和学法小组的同修几乎全都邮寄了“诉江状”,我却迟迟才正式寄出。我是没有在黑窝里遭受过迫害的,开始,我写的“诉江状”,总感觉有点不如意,所以一直都在整理中,直到有一天同修提醒我:明慧网上发表“刑事控告状(通用部份)”和“刑事控告状(个人部份)”。当我看完的时候,我真的震撼,震撼控告状中将江魔头及其追随者的恶行揭露的如此全面、彻底,我在心中深深的感谢同修!感谢美国人权法律协会团队!更感谢师尊为弟子们安排好了一切,铺垫好了一切。

我的“诉江状”就是这样将“刑事控告状(通用部份)”原样打印,和“刑事控告状(个人部份)”有关部份一同附上,真是至简至易。

然后,我开车顺路去了大邮局。远远看到邮局门前有一个车位,我明白了是师父鼓励我。我边停车,边在心中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当我拿着“诉江状”走進邮局的那一刻,我感到我是那么的高大,因为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众正法神就在我身边,我在履行我的使命。当我填写快递时,我感到每一笔都带有灭邪的能量,每一个字都闪闪发光,都在解体邪恶,灭尽邪恶。邮局的工作人员是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拿着我的快递件看了一眼,自语到“文件”,便封上了。她在往电脑上输信息时,声音清脆而又带着庄严的“宣读”着每一个字:北京市……最高人民检察院……我的眼睛潮湿了,我在心中默默的感谢师父!师父不但给大法弟子跟上正法進程的机会,也给了世人摆放自己、参与诉江的机会。

一位海外法轮功学员通过精神迫害角度诉江的体会

这段时间,国内大法弟子都在诉江,作为海外大法弟子,我也想诉江。虽然是在国内得法,但是我没遭受过绑架、被抓、判刑或监禁,觉得去刑事控告好象不符合那个控告的要求,倒不如就这样在日常做好三件事就是了。因此,之前曾经起草的诉江控告书迟迟没有邮寄到中国。

可是,每天阅读明慧网,看到不少国内大法弟子放下个人的安危在诉江,并上传到明慧网,而且还有海外一些受过迫害的大法弟子也站出来,从海外邮寄到“两高”去诉江。作为大法的一员,我不能再观望,不能再依赖受过迫害的同修去承受,我也要去诉江,我也要成为诉江的一员,我要从精神迫害方面去诉江,这个声音在我的心里越来越大。

可能师父看到我这个愿望吧,让我再重新打开了明慧网曾刊登的人权法律协会团队的《刑事控告状(通用部份)》、《刑事控告状(个人部份)》以及其他同修写的《诉江刑事控告书简单形式》这几篇文章。当我真正用心地去阅读和针对从精神迫害角度是否有法律条文去诉江时,啊,还真找到对大法弟子精神迫害的法律条文,那也就是说在精神上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可以去“两高”起诉,是有理有据的,所以立刻动笔,很快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写好,并邮寄过去了。

通过写诉江刑事控告信的过程,去了自己的一些人心,在法中升华,同时让我明白助师正法不是一句口号,是大法弟子用实际行动在救度众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让我深深体会到这是每个大法弟子在兑现自己的誓约,是师父让我们建立威德,给了弟子们最好的东西。诉江是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责无旁贷去做的,是不分国籍的。

个人层次所悟,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