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130多名诉江民众遭当局骚扰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自七月中旬以来,黑龙江省佳木斯地区起诉江泽民的公民(法轮功学员和家属)陆续遭到当局上门或电话骚扰,这些公民均在此前实名向北京最高检察院、法院等相关部门邮寄了控告状。邮寄出的控告状中,有的已被最高检和最高法签收,有的在当地邮政处理中心被扣押,有的在哈尔滨邮政处理中心被扣押,还有的在北京邮政处理中心被扣押。

据知情人士透露,黑龙江省公安厅特召开了专项会议,针对如何阻止民众起诉江泽民做了周密部署,怎样确定是否本人“诉江”,住址电话是否真实,详细列出了绑架名单,甚至拘留时间都有规定。佳木斯市公安局紧密配合,连日不断开会密谋妄图加剧迫害诉江民众(包括周边市县),国安、公安和各社区(或单位)相互勾结实施骚扰。七月二十七日起,更是发生了派出所警察直接上门骚扰绑架、非法抄家、行政拘留的恶性事件。参与绑架的警察透露,他们是按照黑龙江省公安厅提供的名单抓人,并且接下来还要将参与诉江的一个不漏的抓到。

截至八月三日晚,能够核实到的有一百三十五人遭到不同方式的骚扰。其中三十八人遭绑架,十人仍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内。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佳木斯地区骚扰绑架情况如下:

七月二十八日之前

七月一日下午三点多钟,佳木斯市汤原县大法弟子李文义在汤原县邮局邮寄诉江控告状时,被县国保大队队长王兆力伙同几个警察绑架。李文义当晚被劫持到汤原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十天,十一日得以回家。

七月七日,佳木斯市郊区林苑小镇法轮功学员姜国胜、陈兰芝和丈夫丁吉凯、蔡桂荣(包括儿子江澜和儿媳刘楠)、金淑荣和儿子杨胜军、刘金萍、李淑清等,均遭社区和片警上门或电话骚扰。这些法轮功学员都在此前实名向最高检和最高法等部门邮寄控告信,并都被成功签收。

七月十三日中午十一点,向阳区红光社区主任打通法轮功学员王军的手机,问你是叫王军吗?是在红光社区住吗?红光社区 电话:0454-8440316

七月十五日,火电社区的张主任(女)给法轮功学员王立新打电话,问是否写了诉江信。

七月十五日上午,一男子给郊区四丰山乡新发村法轮功学员宁有打电话问诉江的事,但当宁有问他是谁时,此人拒绝透露。

同日下午,两个男子到郊区四丰小镇找到法轮功学员赵桂英,也是问诉江的事,赵桂英给他们讲了很多真相,并问二人身份,但他们拒绝透露。

七月十六日,一姓常的社区人员到家住铁西早市的法轮功学员奕桂荣家,问奕桂荣炼不炼(法轮功)了。

七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多钟,郊区公安分局长发派出所王贵和郊区公安局两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陈旭华家,偷录像,查了两个电脑,抢走了李洪志师父法像,还说过两天还来找。

七月二十一日上午八点,长发派出所王贵和政府民政张喜鹇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张树玲和乔桂芬,问关于诉江状的问题。

七月二十一日晚七点二十分,向阳区志兴社区主任给法轮功学员王书美的儿子打电话,问“家在哪住,房主名是谁的,你妈在家吗?”王书美的儿子没有配合,后来社区主任又说,你家楼上冒水了。他儿子回了一句“你家才冒水了”,就挂断了电话。附:佳木斯市向阳区志兴社区 电话号:0454-8675336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赵淑朝和张佩华到佳木斯站前邮局邮寄控告状,被前进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警察绑架,两人当晚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二日上午,伊春市浩良河法轮功学员李桂花到佳木斯市站前邮局邮寄诉江状,被佳木斯顺和派出所警察绑架,李桂花绝食抵制迫害,二十五日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多钟,佳木斯市郊区敖其镇兴利村书记,找到村里诉江的法轮功学员段秀萍,说上面让查的,上面不放过此事等威胁的话。段秀萍亲自和敖其镇一姓杨的主任(手机15246481066)通了电话,讲述了自己和亲人曾被非法劳教,被迫害丧失劳动能力,及自己的四哥在迫害中离世的真实情况。

七月二十四日中午,向阳公安分局桥南派出所片警李勇给法轮功学员刘燕打电话,刘燕告诉他自己在此辖区居住,过几天会与你联系,请再不要打电话了,片警刘勇听后答应了。李勇手机号:15046497015

七月二十五日,法轮功学员杨桂荣接到电话,七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由淑珍接到电话,七月二十七日法轮功学员张晓杰接到电话,三人均被问到是否诉江,当不肯透露自己的身份。

七月二十七日上午九至十点之间,东风公安分局佳东派出所片警去了两位法轮功学员家。其中一位法轮功学员没在家,片警跟其家人说,注意点,要抓人。片警又去了另一法轮功学员家说来看看,法轮功学员给他们讲了真相。

七月二十七日同江市(佳木斯市所辖的县级市)临江镇东建村法轮功学员李凤明被非法抓捕。

七月二十七日下午,向阳区睿丰社区一女工作人员到木材家属区法轮功学员信秀兰家,问邮诉江信了吗?还说江泽民都80多岁了,告他干啥?信秀兰给她讲了真相: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十六年,迫害死那么多大法弟子,我们能不告他吗?上周,松林派出所副所长单利和社区人员给法轮功学员侯淑红打电话,谎骗她到原住处有事找,见面才得知,是为了核实是否邮诉江信的事。

七月二十八日消息

七月二十八日上午,社区主任给法轮功学员石顺凤打电话,说要去她家有事,定在下午一点钟去。下午1点社区主任、副主任和松林派出所副所长单利一起到石顺凤家。石顺凤没想到警察也来了,很紧张,社区主任说炼就炼没有啥事。警察问邮没邮诉江信、谁写的等。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四点多,向阳公安分局松林派出所片警和睿丰社区人员一男一女,来到家住原木材厂家属区的法轮功学员李桂华家,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是不是邮诉江信了?

七月二十八日下午五点多,向阳公安分局建设派出所片警和社区人员到煤机家属区法轮功学员刘玉珍家,也是问了上述两个问题,还提到要去找和刘玉珍一起邮控告信的法轮功学员依香云和屈玉霞核实此事。

七月二十八日晚,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约五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王晓云家,问是否参加诉江,并要求去安庆派出所做笔录。王晓云想让他们到屋里来交涉此事,警察坚持要王晓云到派出所去。后王晓云和丈夫李岩被带到安庆派出所,其中一个警察说这是省厅直接过问的。东风分局的副局长冯凯东开着白色奥迪去了安庆派出所,亲自决定拘留王晓云十天。后王晓云因身体检查不适合拘留和丈夫已于二十九日凌晨两点多钟得以回家。

七月二十八日晚,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约五、六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代艳家,要把代艳和丈夫甚至孩子绑走。代艳一家据理抵制,后警察将代艳丈夫李建军强行绑架,并把收看卫星电视的电视盒子抢走。

七月二十八日晚,东风公安分局长胜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丁杰和张勤。后警察对几位法轮功学员批了非法拘留的票子,将他们强行带到佳木斯市中心医院体检后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后几人均被拘留所拒收,丁杰在二十九日凌晨两点多钟回到家中,张勤和李建军在二十九日凌晨三点多钟回到家中。

七月二十八日晚,东风公安分局南卫派出所一辆警车到东风区模范村法轮功学员李桂月的侄女李慧慧家。当时李慧慧没在家,家人听见这么晚外面还有人以为是小偷呢,后一看来的是警察,就大声质问:大半夜的,你们来我家干啥?对我家影响多不好。警察说查户口,家人说大半夜查什么户口。警察要进屋,遭家人拒绝。警察说找李慧慧,家人说孩子没在家,警察问在哪,家人说不知道。随后家人给所长打电话,问什么事,所长说没什么事,明天过来(派出所)一趟。

七月二十八日,佳木斯郊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了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法轮功学员范业梅,当时范业梅正在上班,后在科主任担保下放回,但被抄家,警察抢走电脑主机一台。

七月二十八日晚七点多,东风公安分局佳东派出所四个警察(其中有片警王思明)到法轮功学员王学春家,将他绑架到佳东派出所,非法录口供到晚十一点。王学春拒签警察给他扣的“扰乱社会秩序罪”拘留票后,被强行劫持到中心医院体检,下半夜被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因王学春血压高而拒收,警察把王学春劫持回派出所用手铐铐在床上,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多得以回家。三十日片警王思明到王学春家,从家人手里要走117元钱说是体检费。

七月二十九日消息

七月二十九日上午约十点,两个没有着装的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侯玉菲住宅单元打听,侯玉菲住在哪,后来等一会就走了。

七月二十九日晚七点多,东风分局安庆派出所副所长孙文义和五、六名警察去法轮功学员郝季芹、田景学家骚扰。当时两位法轮功学员都不在家,警察还给郝季芹的丈夫拍了照。

七月二十九日晚八点多,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四个警察到五彩社区的法轮功学员邹桂芹家骚扰,并把她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邹桂芹的丈夫担心就跟着一起去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邹桂芹的心脏严重不适,当时就抽了,在压力下她丈夫代签了一些手续。去医院体检血压高,到拘留所后拒收才得以回家。

七月三十日消息

七月三十日,向阳区群英社区主任给法轮功学员王玉凤的女儿打电话,以社区核对户口的名义核对情况。八月一日上午九点左右,向阳公安分局长安派出所的片警刘宗鹭和一刘姓警察到王玉凤家敲门。将近十一点的时候,警察又来敲门,进来后说明了他的身份及来意,问王玉凤是否炼法轮功,是否写诉江控告信了。王玉凤没有否认,坐下来从多个角度给警察们讲真相,天安门自焚到活摘器官,打压律师。过程中警察的态度很正面,气氛也很融洽,王玉凤的女儿回家后,对警察提出不解的问题给予了回答,告诉警察纽伦堡大审判是什么样的…… 警察还拿出一张照片让王玉凤认,并说这片还有这个人没找到。大约四十多分钟后警察离开了同修家。

七月三十日上午,郊区公安分局敖其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敖其镇法轮功学员张国利,下午两点多绑架了敖其镇法轮功学员付国强。据家人说是市里安全局和敖其派出所来的人,绑架到市里拘留所去了。

七月三十日晚四点至六点间,郊区公安分局佳西派出所分别绑架了小靠山法轮功学员吴从国,糖厂法轮功学员杨佳丽、金丽华。吴从国当晚九点多被放回,杨佳丽被非法拘留十天,金丽华拘留十五天并被抄家,警察把金丽华家2台电脑、4部打印机、3套法轮功书籍、大小切纸刀各一台、4个小音箱及所有与法轮功相关的财物全部抢走。参与绑架的有郊区分局警察李爱国和佳西派出所警察沈飞。

七月三十日晚五点多,郊区分局佳西派出所警察到佳西中兴小区的一单元楼内,三个警察上楼,其中一个扛着摄像机,到一家敲门,门开后警察问:是赵玉萍家吗?屋里的人说:找错门了,然后警察就下楼了,此前法轮功学员赵玉萍曾接到过郊区政法委询问诉江的电话。

七月三十日晚七点左右,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二个警察敲张淑英李伟红家门,当时两人没在家,家人没给开。

七月三十日晚八点多钟,郊区公安分局英俊派出所片警杜风和五、六个年轻警察到法轮功学员于春兰家敲门。当时于春兰没在家,大约十多分钟后回来了,警察从楼上跑下来将于春兰绑架。之后,片警又上楼到家对于春兰的丈夫说,所长让搜查,你就拿两本(法轮功)书对付一下算了,我也不搜了,于春兰的丈夫无奈就拿给警察两本书。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位姓孙的七十二岁法轮功学员,二人被绑架到长青派出所(英俊派出所装修,暂时在长青派出所办公)。当晚十一点多,姓孙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放回,于春兰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八月三日中午提前回到家中。

七月三十日晚,警察到佳木斯东部地区法轮功学员崔凤英、王换清家敲门,敲了一会儿没敲开就走了。警察到佳木斯西部地区法轮功学员金秀凤家敲门,当时金秀凤没在家,家人没给开门。

七月三十日晚八点多钟,向阳公安分局桥南派出所警察闯入向阳区环路社区玻璃厂家属楼法轮功学员聂芳家,先把聂芳的丈夫绑架到警车里,有个警察说:不是,抓错了。又回去把聂芳绑架,放回聂芳的丈夫。当时聂芳的儿子张永明没在家,当他听说消息后就和父亲一起去派出所打听母亲的情况。警察说:“你们是不是控告江泽民了。” 聂芳和儿子张永明说是,警察就给扣了个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对二人非法拘留。张永明当天晚上就被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天,聂芳体检血压过高,于七月三十一日凌晨三点多钟回家。

此前聂芳和儿子张永明一起邮寄的诉江状,三十日白天,环路社区的人曾给张永明打电话核实过此事。

单志宏,警号是053695电话13199131100,孙东龙是个小警察,给他讲真相也不听很凶恶。

七月三十日晚九点,向阳公安分局新立派出所徐所长和一个二十多岁的小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成立家,说她的控告状在佳木斯被扣留。成立和他们讲了一些真相,徐姓所长说凡是邮寄控告状的都得找。

七月三十日晚十一点多,警察去佳木斯东部法轮功学员秦霞家骚扰,当时秦霞没在家。

七月三十日晚,郊区分局江口镇派出所四个警察到王春兰家,把人绑架到派出所并搜走了所有的法轮功书籍。到派出所逼王春兰按手印并问是谁让她写的诉江控告,不到半小时又把王春兰劫持到中心医院体检,并押送到了拘留所。王春兰的丈夫由于害怕给了白所长(具体名字不清楚)2000元钱,王春兰才得以回家。此前的七月二十五日,社区来了两个人去王春兰家问她关于诉江的事,王春兰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走了。

七月三十日晚八点左右,郊区法轮功学员王昕失踪,现已知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拘留所。

七月三十日晚十点多,佳木斯郊区分局友谊路派出所五个警察到居住在郊区“林苑小镇”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姜国胜家敲门。姜国胜对警察说,已经深夜了,有事明天再说吧。但警察不肯走,还一直敲门,姜国胜就让他们进来了。其中有两个警察进门后看到他家一面墙都是李洪志师父法像、法轮图、大法书及供桌等,便忙着在房间里拍照,警察说有事需了解,要求姜国胜去派出所做笔录。在派出所做过笔录后,警车拉着姜国胜到佳木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原口腔医院)做了体检,劫持到拘留所时,所里的医生看了体检结果(高压230)后拒收,凌晨二点警察把姜国胜送回家。

据姜国胜讲起这段经历,他说从警察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和他们讲真相,心中没有一丝惧怕,对这些警察无怨无恨,态度乐呵呵的,只有“为他们好”的想法,但说到“诉江”及对大法的迫害时就非常严肃。做笔录时,都是围绕“诉江”在询问,姜说,控告江泽民还犯法吗,江这么多年来对大法弟子干了多少坏事啊……活摘器官,人神愤怒,那么多的罪恶如何偿还的了……就在此期间,警察在姜国胜面前接到海外同修打来的真相电话,他们对姜国胜说,这几天法轮功的电话真多啊。笔录做完后,姜国胜认真的看了五大篇长长的笔录后,对警察说,怎么把我讲的“活摘器官”给省略了,这个是很重要的啊。警察说算了这就行了,并说我们也是上指下派没办法,当问到是谁下的令时,警察说是公安部。姜国胜没有在笔录上签字。姜国胜说整个过程我们一直是在很友善的交谈,虽然从未谋面,警察却一直张口闭口“老姜啊”。警察们喝水时,也给姜国胜一瓶水喝。送姜国胜回家后,警察打算拿走一本大法书,姜国胜很严肃的告诉他们,这可不行,这么做对你们不好。后来警察说,借我们一本看看,过几天还你,行吗。姜国胜就拿给他们一本《转法轮》让他们回去好好看看。在派出所给他填完拘留票子让他签字时,姜国胜拒绝说,我不签字是为你们好啊,将来你们就少了一条罪证。

七月七日,姜国胜家所在社区和片警曾上门询问过“诉江”的事,此前姜国胜已实名向最高检和最高法等部门邮寄控告信,被成功签收。

七月三十日晚,郊区公安分局和长青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蒙秀杰家敲门,大约敲十多分钟。三十一日中午又到她家,因家里没人,他们带着开锁的人,准备撬门。村委会打电话说就给开开他们看看吧,要不就撬门了,没有事的,无奈家人只好回来开门,进屋警察就问蒙秀杰的丈夫,你老伴叫什么,你姑娘叫什么,东西哪去了,电脑呢?问了一会就走了。在这之前有人看到有便衣,拿蒙秀杰的照片,打听她在哪住。

七月三十一日消息

七月三十一日早六点十五分,前进公安分局中山派出所四个警察到前进区林海社区铁路先锋二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康爱芬家和牛玉环家骚扰。早六点二十分,同一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樊桂珍开阳台窗户,正好中山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已走到窗户旁边,曹姓警察让开门,被樊桂珍拒绝。警察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让写保证,否则要弄门了。警察威胁说可能要找消防车破窗而入,还用手机给樊桂珍录像。

七月三十一日早六点半,向阳公安分局保卫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芬和王连霞家敲门。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左右,东风公安分局南卫派出所警察到东风区模范村的法轮功学员李桂月侄女家,来了一个警车和一个面包车,三个警察进屋看家里没人,就走了。二十八日晚,警察曾来骚扰,找过李桂月的侄女李慧慧。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左右,前进公安分局南岗派出所警察绑架了居住在佳木斯林业卫校附近的法轮功学员唐红伟,并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警察还抢走唐红伟家中两台电脑。通过唐红伟丈夫追问前来绑架的警察,得知是“上面”派下来的名单。

七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多,佳木斯南岗派出所三个着便装的警察开黑色轿车法轮功学员宋晶娟家敲门,当时家中只有她一人。警察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对现场拍照,后把宋晶娟劫持到佳木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前进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三个警察到佳木斯铁路住宅区的法轮功学员徐景芝家敲门,没敲开后,问邻居什么时候回来,邻居说不知道,邻居又说老头和老太太挺好的,你们却要抓人,邻居跟他们争论一会,后来警察把电话和一个警察的名留下,说等徐景芝回来让她打这个电话说不炼了,就不抓了,这样警察才离开。

七月三十一日九点多钟两辆警车停在陈旭华门口,下来两个人,其中有郊区公安分局长发派出所警察王贵和陈金明,他们说找陈旭华,家人说不在家他们就走了。在此前的七月十九日下午两点多钟,长发派出所警察王贵和郊区公安分局两个不知姓名的警察(不知姓名)到法轮功学员陈旭华家,进门就查电脑,什么也不说把两台电脑都查了。还偷偷的录像,被陈旭华正念阻止,这时警察又想上楼抢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其中一小个警察不想去,可是高个警察不让,小个警察有些无可奈何拿着就走了,高个子警察恶狠狠狠地说,过几天还来找陈旭华。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九点半,东风公安分局佳东派出所三个警察,去了居住在佳东商场附近的马文芝家。马文芝家住的是一个简陋的出租平房。警察自己进了院,见到马文芝就问:“你是否邮寄了诉江状?”马文芝说:“邮了,控告江泽民还犯法吗?现在不是依法治国吗?不是实行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吗?江泽民把我们这些好人迫害的够呛,我们告他不对吗?”其中有一个警察说:“没别的意思,我们就是核实一下。”这时一警察拿着一封快递问,这是你邮的吧?马文芝看着上面有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个大大的最高法的印章。说:“是啊,怎么了?”警察又问:“是谁给你写的?谁给你打印的?”马文芝说:“我拿复印社打的。”警察又问:“是哪个复印社?”马文芝说:“怎么,复印社打字还犯法吗?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们,现在周永康们都被打下来了,江泽民也快了,我是为了你们好才这样告诉你们,别跟江跑了,有一天老江被拿下时,你们怎么办?再说,控告江也是宪法给老百姓的权力。”一个警察问:”你多大岁数了?””我71了?”警察说:”我们不能把你怎么的。”随后警察要关大门,马文芝说:“关大门干啥,不许关,正好让邻居们都听听,听听你们警察到我家来干什么来了,让大家都知道。”马文芝大声的说着,警察一看就灰溜溜的走了。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多,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四个警察去五彩社区的法轮功学员李喜荣家骚扰,当时李喜荣不在家,警察问晚上不回来了,家人“嗯”了一声,警察才离开。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多,前进公安分局顺和派出所警察去同修谢庆芳家骚扰,谢庆芳没在家。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富锦市(佳木斯市所辖的县级市)法轮功学员尹平从家人处得到消息,警察今天上午去家里找她,当时她没在家,家人告诉她先别回去。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东风公安分局南卫派出所的警察去了家住佳东商场附近的法轮功学员胡晓波的家,当时胡晓波没在家,警察回去后就打电话给胡晓波的儿子对其施压。待胡晓波下午回家后,她的儿子在压力下竟对自己的妈妈破口大骂,之后,他儿子还在马路上骂了与胡晓波走的近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前进公安分局前进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姜庆峰,当时姜庆峰正在单位铁路公安分处上班。后来放回,但是铁路公安分处以要开除他来恐吓威胁,目前家人压力很大。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多,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两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金玉华家,将她带走说检查身体送走,中午金玉华的女儿去安庆派出所给她送的饭,目前人在哪不清楚。在这之前的二十九日上午,两个警察曾到家问诉江的事并让她签字,金玉华一直给他们讲真相。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不到十点,东风公安分局建国路派出所以所长李玉刚为首,高明泽和两个女警,共四男二女,把法轮功学员陈秀玲,陈晶和朱琪绑架到建国路派出所。后把她们劫持到中心医院检查身体,下午三点把她们三位送到拘留所。同时,东风公安分局安庆派出所也将法轮功学员金玉华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所全部拒收,四人后全部回到家中。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十点多,东风公安分局佳东派出所几个警察去造纸南门的法轮功学员徐艳美家骚扰。

七月三十一日,郊区分局大来镇派出所警察去大来镇中丰村法轮功学员高景春家,让上车,他没配合,警察告诉高景春周一去郊区分局。

七月三十一日早晨五点多钟,郊区公安分局长发派出所两辆警车到法轮功学员高冬艳家楼下,大约停了二十多分钟没上楼就离开了。到八点多钟马文泽,王贵等四、五个警察又来去上楼敲门,邻居说家没人,警察就走了。接着两辆警车去了法轮功学员姚景珍家,家里没人。然后警察去了法轮功学员李霞家,家里没人。大约八点半左右警察到了法轮功学员翟春元的工作单位,没找到翟春元,警察让同事给打电话,同事说她好几天没来了,没有她号码,找她干什么。警察说来抓她,同事说这么好的人也抓,你们没事干了。警察什么也没说下楼就走了。警察吏俊飞、李继忠、阴法春、王贵、陈金明、齐旭刚、马文泽、杨健华等,开着两辆警车直接来到法轮功学员周凤梅家,当时周凤梅没在家。陈金明领着进屋就翻,有两位邻居跟警察进了屋,其中一女邻居说,翻什么,我给人家看家呢,家里没人不能乱翻。陈金明掩盖着说找卫生纸,邻居说我给你拿,把纸递给他,警察无话可说就走了。出来后,这伙警察又开车去法轮功学员王石风家,一看大门锁着,屋里刷的油漆没干,警察跳大门进去,踩的屋里满地都是脚印。随后从王石风家跳大门出来开车来回转了两圈,去了法轮功学员张树玲家,当时家里没人锁着门,警察开着两辆车转两圈,出来到法轮功学员郑桂香家,两辆车在门前停着,警察下车看锁门没有人就走了。然后这伙警察离开长发镇去二龙山法轮功学员常凤菊家,常凤菊不在家,警察说第二天再找她,然后就走了。

七月三十一日晚八点钟,前进公安分局奋斗派出所所长和三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石贤英(现年已八十岁)家敲门,石贤英儿子把门打开,所长亮出警察证说:石贤英你到派出所一趟,石贤英说:我不去,并给他们讲真相,所长说:啥也不听,就不信法轮功等等……僵持了二十多分钟也不走,硬把石贤英拖到奋斗派出所,给石贤英照像,她不配合。警察就问她,你为什么告江泽民?石贤英说: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出卖国土,警察听完后,谁都没说话。后来警察逼石贤英签名、按手印,她不配合。石贤英的儿子怕不按手印回不去家,硬把住石贤英的手,把手印按上了,一小时后得以回家。

七月三十一日上午,郊区公安分局长发派出所警察到郊区长发镇二龙山法轮功学员常凤菊家,拿着录像,当时常凤菊不在家,警察说第二天还去。

七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富锦市(佳木斯市所辖的县级市)头林派出所六个警察依次到头林镇复兴村法轮功学员刘宝文,刘金芹,母常娥,王淑范家,让跟他们走一趟,手中还拿着法轮功学员们邮到北京的诉状。四位法轮功学员都没配合,并善意的给他们讲了真相。警察临走时说,今天不去,明天去吧。

七月三十一日,警察到郊区望江镇卫生院骚扰法轮功学员李亚芬。

七月三十一日,郊区公安分局的两个人到长青乡前进村法轮功学员刘志贤家,问诉江信是谁帮写的,刘志贤说是自己写的。警察不信,又问还炼不炼法轮功了? 刘志贤说:“这功这么好,病都炼没了,咋不炼呢?”

警察说:“别说这个,你不说,三天后我还来,拘留你。”刘志贤说:“我七、八十岁了,拘留我有什么用。”警察就走了。此前的七月十四日,村里刘书记领着两人说是郊区分局的曾去过刘志贤家,问:给谁写的控告信。刘志贤说:江泽民。警察问:为啥要控告他?刘志贤说:“他迫害大法弟子。”警察又问:那你给没给习主席写?刘志贤说:没有。

此外,有三位法轮功学员接到电话(号码均为0454-8666620),询问内容基本一样,问家现住址在哪。法轮功学员反问对方住那里,叫什么名,哪里的,对方不回答,只说好就在家炼呗,控告江泽民是反党……法轮功学员给他讲了全球诉江大潮的现状,他说是国保大队的,不肯透露姓名。

佳木斯向阳区桥南片法轮功学员姜淑英(七十六岁),社区人员近日打电话询问是否控告江泽民了,社区人员告诉她,好就在家炼,别出去又贴又发。法轮功学员张淑霞被电话骚扰多次,不得不离家。法轮功学员施艳丽,卜振芹也有社区人员电话骚扰,让去社区核实信息,都没有配合。王连霞和张淑芬,有保卫派出所民警去敲门,没给开门。

佳木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法轮功学员张淑华在家休假,科长通知她去保卫科一趟,她告诉科长自己没在本地,不能去保卫科。

佳木斯妇婴医院下属骨科医院法轮功学员李军的诉江信被佳木斯截留,向阳区政法委胁迫妇婴医院院长、副院长逼李军写保证书,二十七日必须上交,否则解除劳动合同。

近日还有佳木斯东部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于国兰、左英、杜文化、赵福艳、李伟、崔凤英,唐姓法轮功学员和其十岁的孩子……都有警察上门骚扰。

佳木斯周边的部分骚扰情况

七月二十八日晚八点多,佳木斯市汤原农场(位于佳木斯市汤原县境内,隶属黑龙江农垦总局宝泉岭农场)法轮功学员万淑兰和万树青姐弟俩发放全球诉江的相关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汤原农场公安局。汤原农场公安局陈小平、邓新文到万树青母亲家骚扰。

二十九日一早,万淑英和母亲去要弟弟、妹妹,万淑英也被扣押在汤原农场公安局(后得以回家)。汤原农场公安局把万树青和万淑兰劫持到绥滨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附录一:《法轮功学员近期遭骚扰、绑架情况统计表》下载(31KB)

附录二:《佳木斯地区参与迫害主要责任人》下载(18KB)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