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在何方?路在心中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日】诉江大潮越来越猛,但是,从中也出现了一些逆流,江氏流氓集团一直在阻挡骚扰。这是一股逆天而行的浊流。迫害不肯退去,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还在垂死挣扎,这就是修炼中的魔难。那么如何清除障碍,完成诉江大事呢?

首先要认清楚阻碍的原因。说到底根本原因还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外部形势的变化实质是大法弟子内心世界的反映。师父告诉我们:“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1]不同层次的魔难都是为了提高修炼人的心性,是因为心性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比如有些人有怕心,在观望,消极诉江。有人在怀疑到底能不能告倒江泽民。江泽民虽然在台下,但其爪牙还在,政治局常委有一半还是江泽民的人。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即使是反江的习派也是共产党的人,不就有的恶人狂妄叫嚣:“就是江泽民倒了,只要共产党在,就得整你们!”有人非常关心哪个领导上台了,哪个领导下台了,谁谁谁权力有多大,掌握着什么什么,借以分析形势。就像打仗一样看形势,知己知彼,还要专门派人打探消息,看形势发展,却看不清楚。一方面诉江风起云涌,一方面干扰阻碍随之而来。复杂多变,眼花缭乱。是啊,看不清楚,前面的路是黑的,怎么能看得见呢?就像宋朝时期岳飞眼看要灭掉金国、直捣黄龙府时却突然死去,三国赤壁大战军事家曹操率绝对优势大军征战却失败,刘备替兄弟报仇率绝对优势的大军战东吴却失败,忠勇无敌的赵云大战长坂坡却弄来了一个昏君坐位加速了灭亡。看不清楚的。就是中共领导人他们知道形势如何发展吗?也不知道。甚至他们连自己的命都控制不了。指望他们扳倒江泽民,而他们又指望谁呢?任何一个看似偶然的细节都可能决定大事的成败。

纷纷世事乱哄哄,岂能是肉眼所能看清楚的。人在迷中,看不清楚的。常人也必须在迷中,不许看清楚。

但是,作为修炼人,是超常人,当然不能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走在神的路上,知道了许多天机,人类社会的事是神安排的,尤其是大法弟子是历史舞台的主角,更不应该像常人那样看问题。师父讲:“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到高层次上看才真正是对的,往往是这样。”[2]但在实际处理问题时,就不容易把握了。比如在诉江中有怕心,就是因为用常人的观念看问题,认为是一种危险。师父告诉我们:“好坏出自人的一念”[2],念不正会招麻烦。都知道应该去观念,说起来好说,可是做起来不容易,不知不觉就动了观念,甚至一些能放下生死的真修者也如此。

东北的刘成军同修不就认为电视插播“是掉脑袋的事”吗?虽然他能放下生死,死的也英勇悲壮,但毕竟没有在修炼中走得更远,也是遗憾之处。有时候明白,换一种方式就不明白了。比如当初过病业关,用观念考虑认为停药会加重病情,所以不敢停药。而站在高层次上看,炼功人是超常人,有师父法身保护,没有危险,就敢停药,过了这一关。遇车撞也是一样,念正即可过关。可是再换一种方式呢?不是车撞而是恶警抓、电棍打呢?会不会想到有师父法身保护呢?很多人悟不到,包括我。因为《转法轮》上没有提到此事。我记得有个学员对师父讲“我怎么也看不到《转法轮》对正法修炼的指导作用”。其实当时我有同感。书上没提到正法时期的事,就悟不到,不能举一反三,触类旁通,遭恶警电击的时候还以常人心态较劲。这是因为自己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做不到事事对照。根本上改变常人观念后自然就能事事对照,时时用正念对待问题。

回头再看看诉江,很多人认为是一种危险,甚至是“现行反革命”。中共对民众几十年的灌输形成的思维观念,根深蒂固,很难改变。这不但是常人的观念,而且是败坏了的常人观念。认为是共产党的天下,反对它就会受迫害。可是在美国,国民不会认为反对执政党就会受迫害。在中国大陆有的人思想甚至停留在“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观念。从改革开放以后,学习国外的一些东西,逐渐与国际接轨,连常人也在讲“解放思想 转变观念”。中国大陆也取消了政治犯,“现行反革命”已不是犯罪,反党反社会主义都不构成犯罪。在国外一直是如此,错了就应该让人反对,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连罪犯都有上诉的权利,我们看到布告上经常有“某犯不服,提出上诉”,就是这个意思。我们没有犯罪,我们是合法公民,当然更有上诉权。何况现在是“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天象如此。

那么站在修炼人的角度看,我们是在维护大法,匡扶正义,是全宇宙最神圣的,是功德无量的,自然有师父与护法神保护,更不该有什么危险。只要符合大法,即使车撞这么直接的打击都伤不到我们,何况是诉江呢?这是最神圣的,谁敢阻拦?人类社会都是为正法而存在,根据正法的需要而动。我们才是人类历史的主角,决定着社会的一切。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人的表现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大法弟子的心到哪一步,就相应会出现哪种形势。我们还能靠谁呢?只能向内找我们的心性,念不正出魔难,真正危险的是偏离法的心。念正形势好转。小小的诉江案又算得了什么呢?遇事关键是看怎么动念。比如有些诉江状从两高返回地方,以至于地方官员找到家询问,有的同修害怕了。其实怕什么呢?我认为返回地方是一件好事。最高院人数有限,分配工作量属于正常,这会让更多的人看到状子,了解真相。不就有同修主张直接给地方公检法递状子转交给最高院吗?目地是让更多的人看到状子,每份状子就是一份真相资料。从上传下来还带有上峰不迫害的旨意,更好。至于有些地方人员不好的言行,那是他个人看不清形势的愚蠢之举。诉江必成!再多魔难也会有大法弟子走通的路。若问路在何方,那就在大法弟子的心中!

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国费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