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修自己之后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我一九九六年有幸走入大法,因亲身受益,便洪法给妻子雪梅。她看过一遍《转法轮》后虽然认可大法,但是无神论的思想使她并不完全相信修炼的事。尽管如此,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叫她一起去时,她有时也跟着去。一九九九年“四二五”当天,我要去北京上访,她不放心我,也与我同去护法。但我通过观察发现,她是被我带進修炼中的,我认为她并没有认识到修炼的内涵。

我本应帮助她从法中提高上来,共同精進。但那时我并没有意识到帮助她提高也是我修炼的一部份,没有用心去扶持她,总认为她带修不修的。我独自在外忙于做证实法的事,对她的修炼状态并没放在心上,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我被绑架到了看守所。雪梅在巨大的悲痛下,依靠大法、依靠同修走了过来。

二零一二年底,迫害再一次波及到我家,雪梅在一次又一次的邪恶骚扰中承受到了极限,怕心使她走向了反面,她性情突然变得暴躁、强制,每天歇斯底里的又喊又打,法也不学了,并且想让我也放弃修炼。她看我不为所动,便拿起值钱的东西就摔,炼功用的mp3也摔了,并且把大法书也藏了起来,晚上不让我睡觉,经常哭成泪人……

之后她去书店里买回了佛经,在网上看伊斯兰教的教义,周末到基督教堂去做礼拜,看圣经,想从看似没有迫害的宗教中寻找出路。一时家里摆满了各种各样宗教的书,而此时的我,却不敢把真正能指导人修炼的法轮大法书籍摆在面上,师父的法像也不敢拿出来,生怕她给毁坏了造大业。

师父说:“虽然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与安排,但是它毕竟干了它们所干的。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1]师父的法点醒了我,也增强了我的正念,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在家里没有当好这个主角,让邪恶因素占了上风。

于是我堂堂正正的把大法书请了出来,摆在房间最显眼的地方,并且严肃的告诉她:“你看的那些现代人写的宗教书背后的因素都不好,写书的人跟你的层次是一样的,他也是个人,他说的话怎么能让你成佛呢?而那些古老的宗教书都是近代人翻译成汉语的,目前都度不了人了,你都想不起你昨天说的原话,那么怎么能确保流传的话无误呢?你以为读读那些觉者的小故事就能圆满了吗?我们已经得到了这个宇宙最根本的法,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又迷糊了呢?所以为了你好,从新走到大法中吧,我希望这些书不要再出现在家里了。”

之后我便把家中她弄来的各个宗派的书都销毁了。销毁的过程中我真切体会到在另外空间是一场正邪大战,师父把她空间场中的邪恶清除了很多,雪梅表面安静了下来。从那之后,家里的环境宽松了一些,大法书和师父法像可以堂堂正正摆出来了。

但雪梅背着我又偷偷买了一本圣经,仍然拒绝走回到大法中。我这才意识到她已经离法越来越远了,这其中的原因在我,是我无形中把她丢下的。但我看到她不是真的想学基督教,是想找一个避风港而已。

我意识到雪梅的修炼与我本人的修炼息息相关。在她被邪恶操控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中,她背后的邪恶曾利用她的嘴对我说过这么一句话:“你以为你自己修炼好了就能回去了吗?我现在这样你也别想修成。”我突然意识到,邪恶在钻我执着的空子去制造迫害,想让她走向反面,使她脱离大法,从而让我也修不成。多邪恶,多冠冕堂堂啊,我不能让邪恶的阴谋得逞。

我开始深挖究竟是哪里被邪恶钻了这么大的空子,我意识到她能与我今生结为夫妻,并且有机缘能得闻大法,生前一定与师父、与大法结下过圣缘,我怎么能靠人的眼睛或者人的观念来给她的人生定位呢?在生生世世的轮回转生中,每个人不都是在苦苦寻找能使人得救的大法吗?她明白的一面及她世界的众生一定在期盼她重返大法中。我们在临下世前都曾相互叮咛,大法洪传正法开始时如有谁还迷于人中,一定要叫醒她,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我最初用人的眼睛判断,认为她的佛性没有出来,属于下士;之后又用人的观念判断,认为她不实修,可能是下一批得法的大法弟子,所以人为的放弃了她。现在我明白了,是不是大法弟子是师父说了算,作为弟子只能是协助师父完成师父所要的,师父说:“生在人世为等法 别被谎言挡归路”[2],那么无论她的外在表现是什么,作为与她缘份最大的丈夫同修,我就是要达到不为外界假相所动,唤醒她的真我,启悟她的正念,与她一起携手走在修炼的大道上。

我诚心想让她回到大法修炼中来,于是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干扰她得法的一切邪恶因素,同时我在与她相处过程中,无条件向内找,只看自己的不足。比如,她说我不谦卑,我找到自身存在着自以为是的心和证实自我的心;她说我不注意安全,我就注意修口,并注意手机安全;她不让我出去,我就找自身是否存在着干事心……扎扎实实修自己之后,一天,她发自内心的对我说:“我看到你的变化了。”

之后,每天都有不同的同修过来家里看望她,与她交流,试图打开她的心结。她由最初的不欢迎同修来,到能把自己的真实想法告诉同修,最后甚至同意一个同修住到我家里来与她一起学法。

通过学师父的近期讲法,她彻底明白了,从彷徨中走了回来。走回到大法中来以后,雪梅问我:“你去哪找了那么多同修过来帮我?”我含着感激的泪水告诉她:“这些同修都不是我请来的,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不愿放弃你,是师父安排的这一切啊!”

以往,集体学法时我都是独自参加外边的学法小组,而现在师父也给她安排了一个属于她的学法小组,剩余的时间我俩就组成一个学法小组。她现在很精進,每天抓紧的点滴时间背《转法轮》。以前,我走亲访友讲真相时都是避开她,怕她从中阻挠;现在我走家串户给亲戚们讲真相,也主动叫上她,并鼓励她开口讲。

现在因为她的身心变化再加上她发自内心的讲述大法的美好,她的更多亲戚也走入大法中来。今年她挺不好意思的跟我说,她也想要个真相手机,她也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2]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撒甘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