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610”害死蒙潇 图谋杀我灭口未遂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四川金堂县淮口派出所警察把我从家中绑架到金堂县看守所迫害,在同一监室中,还关押了一位年轻女大法弟子蒙潇。听她讲:她是城厢钢铁厂的中层干部,大学毕业,人很消瘦,因迫害自己流离失所,在租住的房子被绑架到看守所已有一个月左右了,老家是南充市人,她妈妈疯了,父亲脚是跛的,还有个弟弟。在蒙潇多次向看守所所长蒋增尧请求后,她父亲和一个男士来探望过一次,好像也没给带东西过来。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蒙潇每天早上七点左右被带出去了,要晚上十一、十二点钟才被送回监室,身体看着迫害的很严重。一次,我问她:天天把你带到哪里去,去做什么?她悄悄的告诉我:“他们给我打毒针、灌食(她一直绝食反迫害),有时把我送在金堂县清江镇的四川省劳改局医院迫害,有时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迫害。”

因所长我认识,是淮口家乡人。有一天,我向他请求说:“蒙潇都被关押了一两个月了,都没吃饭,你们就做点好事,把她放了嘛。”蒋说:“上头(成都610)说了,死都让她死在监狱里,不准放出去。”

我被关到第二十八天,也就是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日左右,这天晚上蒙潇没回监室。我心里七上八下,心慌意乱,一晚不能入睡,想着蒙萧怎么了,会不会被他们整死了?迷迷糊糊熬到天亮。

到第二天早上上午九、十点钟,看到看守所的人,包括监室组长,都很慌张,好像发生什么事了。警察叫监室的人把蒙潇的衣服找两套来,她衣服脏了,要换洗。我告诉他们:“蒙潇没有衣服,只有她身上穿着的”。我就把我的换洗衣服找了一套拿给他们。我说:“蒙潇是被弄死了?”监室的组长还叫我不要乱说。

快到中午了,看守所破天荒的给我端来丰盛的饭菜,有韭黄炒肉、蒜苗盐煎肉、豆腐、一碗白白的大米饭。警察说:“老年人,你快吃,吃了淮口派出所的车子来接你回去。”

我心里想着蒙萧,分析被他们迫害死了,心里很气愤,也不敢说。在警察多次催促我快吃,我随便吃了两口,不想吃,吃不下去,就吃了两口觉得舌头有点硬,不舒服,口腔里麻麻的,我就没有吃了。

警察让我收拾东西,叫我在看守所的门外等着淮口派出所的车子来接,奇怪的是,这次看守所什么字也没有让签,往回都让你签这样的字、那样的字。在等车的时间,看守所来了几批人出来看我,每次都说:你还没走啊?

一直等到下午四、五点过车才来,我回到淮口家中已经天黑了,派出所的人多次嘱咐我丈夫:“人交给你了,人好好的哟”。我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整个脑袋都肿了,脸肿的很大,嘴歪斜,口水顺着嘴角往外流。医生说是“面瘫”。第二天,蒋增尧一行还特来我家“看望”我,所谓的“关心”,当看到我的情形,没有死,他的脸变的很惨白。当时我没明白过来。

此后,他们每年都来骚扰我,是害怕他们迫害蒙萧致死的罪恶被我曝光。我太了解他们的邪恶,一直害怕没有站出来揭露他们的罪恶。今天我终于站出来说出事实真相。

回忆在看守所全过程,后来我明白了为什么弄一顿丰盛的菜给我吃,吃了叫我马上走。他们怕我把蒙萧的事说出去,在饭菜里投了毒,要杀人灭口。因我吃的很少,没达到致死的程度。

编注:关于蒙潇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请参考明慧网文章《毒打、野蛮灌食、毒针──成都市青白江区蒙潇被虐死》、《四年摧残含冤而死 大法弟子蒙潇生前证实大法的历程》、《蒙潇同修十年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