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志军被看守所非法关押 妻子要人阻力重重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涿州市法轮功学员高春莲、董汉杰、张海洋、葛志军、董俊红等人上诉案,保定中级法院二审没有开庭审理,大概七月底八月初下发二审判决书,维持原判。此前法官崔曙光称,判决结果实际上他们也说了不算。八月三号,涿州法院通知葛志军去取二审判决书。八月五日葛志军被涿州法院派的人体检后,非法送往涿州看守所,在高压229,低压165,明显不符合收押条件的情况下,非法关押至今。

葛志军的老父亲现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妻子刘俊利没有工作还要照顾年幼的孩子,原本生活拮据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妻子多次要人无果,希望善良的人们伸出援手,帮帮这无助的家庭。

老父亲现瘫痪在床
老父亲现瘫痪在床

葛志军和孩子
葛志军和孩子

葛志军,三十七岁,涿州市松林店镇凌云集团职工。他从小体弱多病,一九九六年八月底修炼法轮大法一个月后,所有的病全消失了。在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葛志军二十三岁便被投进石家庄北郊监狱遭受迫害整整八年,由于在里面非人的折磨和巨大的承受,出来时已是两鬓苍苍;人生中的黄金时期在冤狱中度过,大好青春在被迫害中蹉跎。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葛志军又被非法抓捕,并被非法抄家抢劫共计两万多元个人财产。由于长达八年的迫害,身体严重受损,体检血压太高,医生说血管随时都可能崩裂造成生命危险,被家人接回。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涿州市法院第一次非法庭审高春莲、董汉杰、张海洋、王云、董俊红、葛志军。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一日,涿州市法院二次开庭,对他们非法宣判,董汉杰、高春莲被非法判刑五年,葛志军被非法判刑四年,张海洋、董俊红被非法判刑三年,王云被非法判三缓五。

下面是葛志军妻子诉述要人的艰难经历:

我丈夫葛志军自2014年2月26日被涿州国保大队绑架迫害,并被判刑,由于血压高,一直取保候审在家。涿州法院和国保大队几次想把葛志军投进监牢,都是因为身体血压高而拒收。2015年8月2日一审审判长裴燕下传票到医院体检,明明检查结果血压高,高压229,低压165,但是这次涿州不法人员强制性把葛志军关押在涿州看守所,家人十分担心他的情况。

我跟看守所办公室人员说他血压高不符合条件,她说我们这儿有医生;我问收押标准是什么,她说不知道。我又问谁收下的人,她说一个干警,问叫什么名字也不告诉我。后来我总去看守所要人,她就不再接我电话了。由于我每天都去要人,八月十号有一位领导走到门卫处,我跟他说,我是葛志军的家属,葛志军血压高,身体状况明显不符合收押标准,为什么还收押?你们的收押标准到底是什么?我要一个说法。我带了葛志军的病例想让他看,他没看,让我到外面等会儿,一会儿给我答复。大概一个小时之后,门卫接到电话,说领导说了,让我去找法院,如果法院说放人,看守所一分钟都不留人,从始至终没有敢说一句葛志军符合标准才收押的话。

然后我又找到法院问裴燕,裴燕声称:收押标准是看守所定的不归我们管,我们不知道标准是什么。如果不符合标准,看守所会给出拒收单子的,人会由法院接回。现在看守所收了,与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反复问她,你说符合标准,那标准是什么?她绕来绕去的一直没敢说。

1996年我丈夫开始修炼法轮功以后,从小体弱多病的他就像换了一个人,那些血压高呀、肺结核呀、毛细血管出血呀、吃饭营养不吸收等让人头疼的毛病都好了,身体健康,开朗乐观。

然而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我丈夫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被非法刑事拘留2次、行政拘留1次,被非法判刑8年,在监狱期间曾被从监狱外来的医生给葛志军验血,医生穿戴很严只漏两只眼睛,是个女医生,一句话也不说,气氛很紧张也很恐怖,葛志军被抽了一排试管的血。当时他问为什么抽血,教育科队长阴笑着说:“给你检查身体”。人往死里打还给检查身体,伤都明摆着医生一点都不关注,只是验血。后来监狱医院的医生每次体检时都问他有没有得过传染病,他说小时候得过肺结核。出狱后知道了活摘器官,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被排在了活摘的流水线上。

2014年2月26日早上九点多,我丈夫葛志军因修炼法轮功,遭到涿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杨玉刚等人伙同当地凌丰派出所警察及凌云集团保卫科科长刘红强来我租住处非法抄家,在并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抢走至少800元现金、台式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书籍资料若干、两部手机等私人物品,并绑架了我的丈夫葛志军,还非法让我丈夫在抄走物品清单上签字。

被非法关押在涿州拘留所三天后,由于我丈夫血压高,杨玉刚拉他去做体检,医生说血管随时有崩裂的可能,因为怕担责任,杨玉刚通知家属将人接回。回来后,杨玉刚找到家属和本人,连诱骗带威胁让他的姐姐在取保候审书上签字,说签了字就再也不找葛志军了。接下来,涿州国保大队杨玉刚伙同涿州市人民检察院编造起诉书,将我丈夫葛志军非法起诉到涿州市法院。在我丈夫葛志军取保候审期间,一直在家中长期被非法监视居住,电话被监听,出门就有人跟踪,楼道出口长期有人看着,就这样一直长达一年半。

由于此案涉及六个当事人,有四位当事人聘请了正义律师。在葛志军取保候审期间曾两次开庭,四位律师在法庭上为当事人作了强有力的无罪辩护,一审法官裴燕在明知没有证据、没有事实根据、没有法律依据,明知葛志军无辜的情况下却做出有罪判决,我丈夫被枉判四年。随后,有四位当事人(包括葛志军在内)不服一审判决,依法提起书面上诉。上诉后,保定中院曾派人前来我家里问我丈夫上诉意见,我丈夫就想告诉他大法的美好,一说他们就说知道了,不让张嘴说了,只让我丈夫说了两三句话,就算走完了法律程序,写了三句话在纸上让我丈夫签字。我们也不懂法律,不知这样就是审完了,就不会公开开庭了。

丈夫被非法关押以后,家里天都蹋了。我整天以泪洗面,茶不思饭不想,年仅四岁的女儿大伏天整日跟着我奔波于涿州市看守所与法院之间。家里有一个七十四岁的老公公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均需人照顾。他身形块大,我又小又瘦,本来是丈夫在家搀扶老人,现在老人生活很不方便。老人看不见儿子也着急上火,总是询问怎么还不回来,每天让我出去要人,每次都问我看见人没有。

丈夫工作单位凌云集团天云公司也总是配合这场迫害政策,克扣我丈夫工资,工资一次比一次少,总说转下月,先是1600,然后1200,最后600多,现在人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不能上班,没有经济来源,600多也没有了,吃饭都成了问题。孩子还在上幼儿园,现在放暑假,等开学以后,上学费用都没有。

我丈夫是一个老实本份的人,只因为信仰真善忍,我们全家就遭遇到这样的境况,到底人世间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正义?修炼法轮功没有错,信仰真善忍没有错,我会永远支持我丈夫。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