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鸡西市75岁退休教师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九日】75岁的退休教师任守志,家住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前进社区。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几个月,所有疾病全部不翼而飞,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

但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全面迫害的十六年以来,任守志只因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先后六次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两次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一次被劫持到县国保大队。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任守志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递了控告江泽民书,并已被签收。以下为任守志自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

被非法拘押劳教酷刑折磨

我是鸡东县农民中等专业学校(后改为鸡东县成人中专)函授部主任(副科级高级讲师)。炼功前患有30年风湿性腰腿痛、慢性支气管炎、荨麻疹、颈椎骨质增生、乙肝阳性等多种疾病,久治不愈。一九九六年七月幸得大法,被其深奥的法理所折服、所吸引,炼功几个月所有疾病全部不翼而飞,身体得到净化,思想得到升华,从而对宇宙大法更加坚信不移。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当年九月鸡东二派民警和居民委负责人拿着事先印好的“保证书”对法轮功学员每家每户按图索骥,当年六月份县公安局要去了全县炼法轮功人员名单,逼迫签字,不签字的就带走拘留。我将保证书撕碎扔地上,因此被非法绑架到鸡东县看守所,行政拘留二十三天,罚款二千元。

二零零零年四月我因贴“揭露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罪行”的传单,第二次被绑架到鸡东县看守所,被非法拘留四十九天,罚款二千元。因坚持修炼,被县委组织部免去副科级职务处分,保留教师职务。

二零零一年我因严正声明以前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一切言行作废,坚修大法到底,鸡东县公安局警察三、四人闯入我家要强行带走我。我坚决不从,他们又调来十人左右绑架,我牢牢抓住门把手不放,他们野蛮拖走我,我小手指根被撕裂露出筋骨,裤子、鞋到处是血,被拖上警车后还在流血,当时把儿媳和老伴吓的全身发抖,从此作下心悸病,这是第三次被关进看守所。

二个月后被关到鸡西市劳教所非法关押一年,在劳教所期间多次遭受毒打、反背铐、坐小塑料凳等酷刑。因不忍受被强行剃光头的人格侮辱,管教指使几个包夹普教将我按倒在地,踩脚的、踩腿的、踩脸的、按胳膊的、掰开我的嘴往里塞臭袜子,另一管教强行给剃光头。

一次我因摘下监舍墙上侮辱法轮功的展板,被打得右眼青紫,肿很高,多日视物不清。中队长齐敏令两个普教将我架到后面空屋按在地上,齐敏双手轮小白龙(一种塑料管刑具)拼命毒打一顿,打的大腿臂部紫黑帮硬,疼痛难当,一周不敢坐。

二零零一年九月三十日我因抵制坐小凳子的迫害,被拖到管教室踹坐地上,王大队长和朱教导员,同其他四、五个管教挥动警棍同时乱打一阵,我双手背双脚背与小腿全打成青紫色,行走艰难,左小臂骨断裂性骨折,丝毫不敢动,一个月不能穿衣脱衣,不能拿饭碗。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十日非法劳教期满,鸡东县公安局把我直接劫持到县看守所,毫无理由的又非法关押我五十六天,县610预谋勒索一万元,老伴没钱,最后610决定停发我的工资,由单位打三千元欠条,从工资中扣(一年半恢复工资),这是第四次拘留。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晚,鸡东县公安局有预谋有策划的全面迫害法轮功,一夜间绑架四十多名法轮功学员,我也是其中之一。这是第五次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十天后接到鸡西市劳教委员会通知,被非法劳教三年,这是第二次被关进劳教所。

先在鸡西劳教所,几个月后我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转送到绥化劳教所,绥化劳教所挂两个牌子,其中一个是“黑龙江省法制教育中心”,实质是“洗脑班”,是二零零一年江泽民动用国家财力四分之一迫害法轮功中,在绥化劳教所扩建的一幢楼,编作第三大队,内分严管一中队,严管二中队,严管三中队,全省各地区劳教所中坚定不移的大法弟子被转到这里集中迫害,强行洗脑,逼迫转化。教室墙上满是诬蔑法轮功和法轮功师父的图片,经常强迫看诬蔑法轮功的录相,进行精神迫害,对不转化的不许睡觉,毒打等酷刑。

被非法关押期间,每天要到车间超负荷的劳动,完不成任务扣分,到时不让回家,延长关押时间,到二零零五年我被迫害的吃不下饭,全身乏力,双腿酥软、麻木,跟不上队伍,二零零五年十月回家时面色苍白瘦弱,一些故友认不出来是我。

第六次是二零零八年七月我去伊春市女儿家,一天在伊春河堤上讲真相劝三退时被伊春市公安局绑架,交给610,被关进伊春市乌马河拘留所,非法拘留十四天,勒索我女儿二千元后放我回家。

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我和另一同修去偏远的农村发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被江泽民谎言毒害的村治保委员找来几个不明真相的村民将我俩劫持,当天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接到举报电话去车将我俩劫持到县国保办公室,收去我的手机和笔记本,当天十七点三十分将我俩放回家,在我家翻出三盘“神韵”光碟拿走,到那位同修家非法抄走四十多本大法书籍和一些资料。

两次劳教对我家人的伤害严重

1.老伴平生第一次看到如狼似虎的警察抓猪似的将我抬上警车,随后又抄家,吓的全身发抖。去劳教所探视时又听说不转化就永远不放人,当时我也有把牢底坐穿之心,老伴顿觉如雷轰顶,从此每天晚上一个人精神恍惚的在大街上来回走,一走就大半宿,忧愁、苦闷、压抑、生活渺茫等等极度痛苦,大山一样压下来,她的精神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头晕目眩,血压高达180/130,从此患上了心悸、心跳偷停和高血压病,一听见警车响心就哆嗦。

2.我三个孩子相继上大学和儿子结婚欠下不少外债,债主知道我没工资了而且又被劳教,怕债欠黄了,加紧逼债,有的大年三十来讨债。有一次远房妹妹让她儿子来要钱,在市场当众躺在地上不给钱就不走。只因二百元钱,老伴取借无门,真是地缝都能钻进去,那几年泪已哭干,死的心都有,江泽民“经济上截断”的指令,把我家害的太惨了。

以上本人所遭受的残酷的身体迫害、精神迫害、经济迫害,都是源于江泽民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的灭绝性指令。因此我要求清算江泽民的罪行,将其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