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推广神韵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来自西非,出生于法国,目前住在加拿大,我确信我的生活是被安排来得大法的。

在二零零五年夏天,我正在读一本关于寻找真相、寻找灵性导师的书。那时我是穆斯林,但已经没有怎么从事伊斯兰教的事,原因是我觉得这个宗教有太多的矛盾。

所以,我决定读完这本寻找真理书的。当我读完时已经相当晚,大概凌晨一、二点了。然后我睡着了,并做了一个梦。今天,我不记得梦的详情了,但当时我在日记里写下我的梦。二零零五年八月五日,我是这样写的:一个年轻而热情的“导师”在传给我“真理”。他总是面带微笑,他让我听那个像共鸣声“ING”。他告诉我,我必须在我内心找到这个声音,但在梦里它听起来更像“功”。当时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声音,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声音就是第五套功法开始的那个音符。

二零零七年,我的妈妈已经是一个大法修炼者。她坚持要我读《转法轮》并炼功。当我决定要修大法时,我把这个梦联系起来,我知道师父在两年前已经就在召唤我了。我多幸运啊!在这样一个困难的世界没有我妈妈的支持和这个梦我可能就不会炼大法,谢谢师父!

放下自我,推广神韵

二零零九年主要协调人邀请我加入推广神韵的团队,我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我只是很高兴能参与神韵的推广。我当时在修炼上还比较新,所以我不知道我的修炼和推广神韵之间的关系。我当时就是在做事情,因为我喜欢做这些,也有经验。但师父慈悲的让我懂得了如何在推广神韵的同时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第一课,谦虚

协调人分配我找贵宾招待会的赞助商,并给了我一些潜在的赞助商的名单。我们去见了一位做中东饼干的伊朗女士,告诉她关于这个演出后,她欣然同意参加,并为两百人提供免费食物。当时我很开心。

在此期间,我还获得一个印刷店的赞助,做高档邀请信,我用交换节目册的条件请他们打印了四百五十个请帖,我很高兴和自豪。

我还请了一个专业的公关公司给他们自己所有的顶级客户发出邀请,并要求他们在演出之前、期间和之后负责接待所有的贵宾,确保做好我们的媒体采访。我在第一次参与就能做到这样了。招待会的食品我也安排了蒙特利尔最好之一的一个饭店提供。

我告诉协调人,哇!我们做的不错吧?他看着我,很严肃地告诉我:“记住,Many,当这一切都做的很好时,是师父在做;当做的不好时,那是你没做好的。”

听到这些话,我真想钻到地底下去,因为太尴尬了。后来找我自己,悟到我所做的不是为我,而是救人,让他们在正法时期得救。我也意识到,我有炫耀和得意的心,这是我们应消除和避免的执着心。

第二课,与每一个人无条件的配合

为了筹备二零一三年神韵演出,我们在二零一二年夏季末就需要進行推票人员的培训。我不是协调小组成员,因为我当时是在多伦多新唐人工作。当我回来时,主要协调人问我,是否能够迅速与另一位中国学员做培训。我们必须这样做,因是我们有规定,没有经过培训的人不可以去商场卖票。

我们八月开始了培训,十月中旬开始的售票。我们有一万三千张票,压力很大。

当我第一次读到初级培训材料时,我觉得,有些文字不好,让我来改一下。我添加了一些连接词并尝试背下来,在大组学法时给大家演示了。虽然我很有信心,但却遭到每一个人的批评,说我的心不在那儿。

我真不明白!我的心不在那吗?我对自己说,“为确保其专业性,我只是修改了一下。你们在说什么啊?”

同修对我说,反正我们就专注于训练吧。在接下来的一周中老妈妈们(我们亲切地这样称呼他们)将通过一级考试,这是一个周六,我们有四名女士通过测试:两名西方人和两名几乎不会讲英语的中国女士。

一个接一个,他们背诵初级材料,他们既害羞和又害怕,还得尽力微笑着看着大家。我们年轻裁判都在流泪,我们可以感受到他们的心,我们能感觉到他们是谦虚,我们能感觉到他们真的想不惜任何代价進行合作,参加神韵推广。

我们问他们怎么能做到这么好,其中一人说:“是这样,我看到年轻同修能够润色文字,我们做不到,他们叫我们背下来就行了,我们就这么做了。”

那一天我深有所悟。我意识到我太自私,我不想简单的按照发下来的神韵资料去讲。我也意识到,我再次想证明我有多行,那别人就不行,就会使他们失去参与推广神韵的信心。我也悟到,作为一个协调人,我应该给其他人树立好的榜样,我的任何不良行为将使他们产生困惑。

师父说:“如果你们互相配合不好,那么你们就不能够有效的去实施大法弟子应该去做的事。很多时候都是这样,在有些项目需要大家去做的时候,那么大家首先就是争论来争论去,各执己见,最后不了了之,使大法弟子很多事情就不能够去做,甚至于做不好。”[1]

另外这件事不是我自己的事,而是帮助学员成功通过测验并继续下一步。在那一刻,我对师父做了一个承诺,我要完全和每个人配合,并且在他们需要我的任何时候都能找到我。

训练过程是很不容易的,我和华人学员不得不每周末進行培训,连续三个月,并在平时组织考试测试,我们真正鼓励每个人都能参与,尤其是周末不能来的老妈妈们和平时要工作的同修。

在从十月中旬到一月中旬的卖票期间,我们也在卖票回来后交流,互相学习和鼓励,这一切都非常累人,但同时是非常神圣的。

当卖出一万二千零九十六张票的时候,我们仍然感到惊讶,但我们意识到,在培训期间互相帮助,互相分享体会,以慈悲的方式解决相互的矛盾,然后把自己投入到商场卖票三个月,这是真正的相互配合成为一个整体。

如果没有大家的奉献精神和合作,我们将无法卖出所有门票,那只是因为我们配合的好然后才有奇迹的发生。

师父告诉我们:“大家知道有很多大法弟子建立的一些反迫害的项目、讲清真相的项目、救人的项目,最主要的是大家要配合好,互相配合好才能把事情做好。”[2]

第三课,消除接触赞助商时的恐惧

下面的这两个故事,让我意识到当我们做证实大法的工作时,在出现怕心时要保持清醒。

在神韵推广的时候,我们被告知必须小心的控制费用。因此主要协调人坚持让我们寻找赞助商提供免费的服务,尤其是食物。

我被分配的工作是找到一个免费的餐厅,以便使神韵的演员们可以在当天早上前往魁北克城之前有一个不错的早午餐。

在魁北克有一家做健康食品的早午餐连锁餐厅,很不错。在和我有生意往来的朋友中,我碰巧遇到了一位女士,和这家连锁餐厅的创办人是朋友。在一个私人活动中我遇见了她,她在发言中不停的称赞这一连锁餐厅的创办人。于是我走到她跟前,并说明我需要什么,当然她说没问题,发邮件给我,我会让你同创办人取得联系。

当天晚上,我给她发了电子邮件,等了一个星期,什么反映都没有,不回我的电话和Email,我突然感到害怕,我还应不应该再给她打电话?我是否应该直接给创办人打电话?我试图直接联系创办人,但没有得到她的私人电话号码,我的怕心在增长,因为协调人不断催促我找到餐厅,神韵下周就要来了。

我决定直接给连锁餐厅的业主们打电话,但是是哪一位?有太多的业主。我记得我当时拿着电话对自己说,如果你不尝试,你就永远不会知道有人在那里等着要帮助神韵。想到师父说过每个人都是为了大法来的,你怎么能不给他们机会参与?我也对自己说,大不了最糟糕的就是被拒绝,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怕?

我一次又一次的在头脑中重复这些句子,请求师父给我力量来克服这困难。我查黄页,找到了离神韵下榻的宾馆最近的一家连锁餐厅。我打电话,第一次一个人告诉我说老板很忙,他留下了我的信息,说他会回电话给我。我等了两天,他没有回电话。我决定再打电话,还是上次接电话的男士接的,他告诉我:“哦,托尼没有给你打电话?等一下。”我听到他说什么,然后很快回来告诉我:你能不能两点半来?托尼会等你。

我没有任何兴奋或恐惧,而是准备我的视频,和我给赞助商的材料,同时为了一个好的会面结果发正念。

当我到达的时候我遇到了托尼,托尼的脸上有一个巨大的微笑并为他没有回我的电话而道歉,“我实在太忙了。”他说。我回答说没问题。

他给了我一杯很好的水果鸡尾酒,并仔细观看了三十秒的宣传片。紧接着他微笑着看着我说,哦,这是一个可爱的表演,我在电视上看到过,多么可爱啊,告诉我,我能怎么提供帮助?直到此时我并没有说什么,我只是给他看了视频。我说,是这样,表演团需要在去魁北克市之前有一个早午餐,我们需要大量的水果和很多食物。

他说没问题,我能做到这一点。我心里对自己说,哎呦,他会要钱,要赶快问他,他是否要打广告和门票。当我把节目册递给他,他说是的,他要广告权,他给了我负责广告的员工的姓名,告诉我他会给我广告并印在我们的节目册中。哦,他说:“我要四张门票,作为员工的抽奖,我希望他们开心,他们工作很努力。”

我只是说没问题,但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只是给他看了视频,而没有说任何其它的!神韵是多么强大啊!而这个人就是在等待着这一刻,在这个正法时期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后来我意识到,邪恶利用了我信师不坚定的问题,以加强我的恐惧,迫使我放弃努力达成目标。

师父讲:“不是说有怕心了就不行了,怎么样能够克服自己的怕心,正念足一些去做好三件事,那就了不起。(鼓掌)相比之下不管大家怎么害怕,面对着救度众生的责任,都得去做,得去救人,那就了不起。”[3]

当神韵来到他的餐馆,他准备了一份特殊的完整自助餐,有很多水果,而在另一侧是一个很好的欧陆式自助餐,很多咖啡和果汁,要多少有多少。

另一个故事发生在去年。我和另一名学员去拜访一位女士,在她的店里有漂亮的裘皮,她的精品店旁边有一个不错的酒店,她在艺术方面作过很多捐赠。

我们第一次去,她正忙着应酬客户,要求我们第二天再来,于是第二天我们又去了。一起去的同修速度很慢的背诵了一级介绍材料,而我发正念。最后她说,她在二零零八年看过神韵,她很喜欢,她会考虑要不要给神韵赞助,因为今年她的赞助预算很紧张。在我们离开之前,她说:“哦,我觉得这个演出对我的那些中国朋友很合适,我在中国领事馆有很多生意上的朋友,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喜欢,我会告诉他们这件事,给我一些宣传册,这样我可以有一些介绍材料。”

我们表示感谢,她告诉我们,无论她是否赞助,她都会给我们打电话。当我和同修出来的时候,我们感到有什么东西不对劲。我们在精品店不远处坐下来,开了个会:她是领事馆的朋友,当然他们会告诉她演出不好,同修说应该对她立刻讲真相,但错失了机会。我们知道我们害怕了,不太敢多说一些。我们感到无奈和遗憾,我们错过了机会,错过了帮她摆正自己位置的机会。我们决定等她给我们打电话,然后再对她讲真相。

当我回到家,我感到不安,就像心里有个洞。我对自己说,你今天都不敢讲真相?在师父给你展现了很多之后,在有很多感受之后?但是你认为这一次是不同的。我从来没有过一个潜在的赞助商是中国领事馆的朋友。我排斥这个想法,等着那位女士的电话。她没有回电话!

恐惧又一次向我袭来,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播放一个电影,那位女士正在被邪恶毒害,感到不知所措。我打电话给我的同修,我们决定去她的店里给她讲真相。

然后我说:师父,这不是关于赞助,这是关于救度众生!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我不在乎她说没有钱,但她需要听到真相。

师父讲:“我只是从修炼这个角度上讲,真的心里不装着害怕,坦坦荡荡,做着该做的事情,堂堂正正的走在神的路上,没有害怕。”[3]

周一上午十点整,我和同修来到精品店决定给那位女士一个机会摆正她的位置。她微笑着欢迎我们并道歉,说她太忙了,没有时间给我们打电话,但是她决定不给我们钱,但如果我们想要做一个抽奖,她可以给商品。我看了一眼同修,同修加入了谈话。我们给她讲真相,从迫害到中共为了阻止神韵在各个城市巡演而做的那些事情,和神韵带给社会的美好,全面而深入。

那位女士微笑着看着我们,平静地说:“我知道所有的故事,相信我,我知道,我是一个商人,领事馆不能命令我把我的钱给谁,及我应该与谁做生意。我知道这些人,她说,他们有他们自己的处理方式,但请相信,我会与我的中国朋友去看演出,因为我很清楚这一切。你们不必担心,但谢谢你们关心我。她补充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在与人打交道的二十五年中我从来没有见过两位像你们这么可爱的女士。你们是这样的专业,你们真的感动了我的心,你们很尊重别人,不是总是来找我要钱。当你们第一次来的时候,我有客户,你们悄悄的离开而没有打扰我,给我很深的印象,我能感到你们做这些事是发自你们的内心。”

我和同修知道,我们不仅给她讲清了真相,我们也通过表现出与常人销售人员的不同素质而证实了大法。她送给了我们作为抽奖奖品的皮草制品。

这就是说,在我修炼的路上,做事情的时候,师父给我机会去讲清真相,因此我不应该把它看作是一个挑战,掺杂着害怕和沮丧,相反我应该珍惜来到我面前的任何机会。

这是我修炼路上的对佛法的有限理解。

我还有很多执着要放下,记住在我修炼过程中遇到的那些众生,能随时帮助我不断前進。

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谢谢同修,谢谢慈悲的师父!

(二零一五年加拿大法会发言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再精進〉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