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牟伦会和妻子理直气壮控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市报道)重庆市万州区,到七月二十六日为止,已有八十六位大法弟子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递交控诉状,控告江泽民,他们把万州的血泪写进了控诉状里。下面介绍的牟伦会和张正英夫妇俩写的控诉书及被迫害情况。

牟伦会,男,农民,家住重庆万州区九池乡黄梅村黄梅五组。他在控诉状中写到:

一家人修大法后,出现很多奇迹。爱人的绝症不翼而飞,老人无病一身轻,家中万事如意,家庭红红火火,一片祥和状态。爱人身强体壮,行走如飞,有用不完的劲。人变地也变,他家田、地里种的菜,不用化肥,不打农药,不管天干雨沥,照样长的鲜嫩茂盛,荸荠多大的颗颗,蕹菜、莴苣青油油的。人家房前房后的竹子,被一种小虫捆满了,要死不活的,他家的竹子长的青翠嫩绿,好的很。

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利用手中权力,集古今中外的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一时央台、央报,各种宣传机器,邪党的职能部门制造假新闻,栽赃、陷害、诬蔑法轮功,大有天塌之势。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一大早,牟伦会和妻子(同修)就到这个城里最显眼人最多的地方去炼功, 这下气坏了公安,把他妻子弄去刑拘,他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妻子找他们要人,跟着恶警到关他的劳教所,恶警把她绑架回家,交给当地政府基层部门做她的“转化”。怎么“转化”?那些坏人,把他的三亲六戚,老的少的全找来了,共有八桌人。起初是几位老人跪在地下求情,软的不行,又来硬的,地方政府的坏人逼迫他的亲属打她,一直把她打倒在地,还不放手,地方的头儿还喊继续打,一直到打的人累的支持不住了,也倒在地上送进了医院才算罢休。

妻子发(大法真相)资料,惊动了公安局,四十多辆警车围住她。她抓了顶帽子戴在头上,又戴了一副墨镜,穿了一套那家小妹的花衣服,她比小妹胖得多,衣服把身体绷的紧紧的,还穿了一双不合脚的高跟鞋,从楼上走了出去才摆脱恶警。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妻子和几个同修准备到北京去讲真相。才走到火车站,就被恶警发现,绑架回当地公安局,非法劳教三年。劳教所的狱警非常毒辣,把她铐在劳教所大门的铁钎子门上七天七夜,恶人对他妻子施加的那些迫害,是触目惊心的。她的两个大腿的肉全是烂的,两腿肿的很粗,裤腿是剪破了穿的。后背、臀部上的皮全脱了。经常用手铐铐她,一铐就是铐多少天。身上的肉烂了,站坐一会,地下就流一滩黄水,臭的不得了,狱警、药娃不敢靠近她。队长还叫九个药娃一起上去撕烂身上的衣服,胡乱的打她。把她打昏倒在水泥地板上几个小时,肉烂了流出的血和黄水同烂的肉与水泥地板沾接在一起,待她醒来身体已动不了了,当药娃把她拉起来时,她是撕心裂肺的痛。

他妻子不配合穿牢服,恶人就把她吊起来。吊在空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吊了三天三夜。第一天她瞪着眼睛背经文、读大法。第二天闭着眼不说话,狱警就来摸她的鼻子,看还有气没。第三天就睡着了,还打起了呼噜。狱警来看到此情此景吓呆了,吊了七十二小时还在打呼噜,不得了,赶快把她放下来。放下来后,她已不省人事,下肢瘫痪,头脑昏迷,赶急送进医院抢救。医院用一个什么机器要检查她的身体,一装进那个机器里面,机器就象拉警报一样叫,吓的医生赶快又把她从机器里拉出来,换一个人上去又没事,再让她上去检查,机器又叫,结果没检查成,随意检查了一下,医生确诊为植物人,顶多还能活两个月,这样才把她放出来了。

二零一四年一月九日上午,万州区观音岩派出所的警察,借检查中巴车为由,在九池乡黄梅村公路上,将坐在中巴车上的,妻子张正英绑架到万州区周家坝看守所,随后又强行抄了他的家,抢走了一些私人财产。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八时,在万州区二法院二审秘密开庭,把已经被迫害致病危的妻子抬入法庭,非法宣判刑三年半。 他的妻子受到很残忍的迫害,牟伦会也同样遭受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龙宝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一科科长付超、副科长张勇,伙同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八人闯到他家里,强行抄家。没有搜查证,就象一群发了疯的土匪满屋到处翻,抢走大法书五十七本,牟伦会跟着这些人到公安局去要书。这伙恶警非法拘留了他。

在被非法拘留期间,牟伦会受尽折磨,副局长毛开新猛踢他下身,使他当场晕倒在地。全身到处都被打烂了,上不了床,走不了路。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牟伦会到广场去证实法,又被龙宝公安局绑架到拘留所,非法刑拘半个月。姓杨的恶警用警棒一气打他三十二棒,拳脚踢打多少次,无法计算,就象打沙包一样,打累了,停一会,又打,全身到处都被打青紫了,很多地方打烂了。公安局副局长毛开新、牌楼办事处邪党书记陈红军等七个人轮流下死手,毒打他。打的鼻口冒血,直打到休克倒地,不省人事,已死过去为止。医生抢救很长时间,才活过来。这帮警匪又非法劳教他一年半,绑架到西山坪劳教所迫害。

西山坪劳教所秉承万州区公安局的旨意,残酷迫害牟伦会,经常往死里打。有一次,往家里打电话,与他爸通电话多说了一句,恶警抢过话筒,就将牟伦会往死里打,直打到昏死过去,才拉到医院抢救。像这样,被打昏死过三次,每次打昏死过去,医生都要抢救很长时间,才救得过来。就这样还被加刑三个月,才放回家。其实放回家也是因他的身体被他们折磨的已不象人样了,瘫痪在床,全身的肉都烂了。医生说活不了多长时间,牢头怕担责任,才叫人把他背着上下车,一路看护着送回家。

但万州区公安局全不管牟伦会的死活,不准回家,直接把他又绑架到万州区办的洗脑班,继续迫害。这时他已站不起来,起居都要人背,仍然遭到政法委的曲静、骆波、刘体富这帮人的毒打,被打的死去活来。

一次,在洗脑班有位大法弟子被恶警迫害的不行了,他说了一句公道话,牌楼办事处的邪党书记陈红军把他的头使劲往墙上撞,直撞到双耳出血,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了,才弄到医院抢救。无法进食,用吸管喂米汤,其惨状难以言表。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公安局要强制“转化”牟伦会,而他拒绝配合,“转化”班的恶警、牌楼办事处的邪党副书记肖克健、熊律师等十多人轮番的毒打牟伦会,打昏死过去才罢休。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夜间十一点左右,牟伦会去朋友家办事回来,路经九池场镇时,正好碰上九池乡治安室的周世银、潘荣涵,张成茂等一伙人。这些人不问理由疯狂毒打,当时牟伦会被打昏死在地,尿湿透了裤子。然后又被刑拘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四日,万州公安分局非法判牟伦会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月二日,他被劫持到重庆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迫害。到西山坪劳教所七大队,狱警不讲理由,首先将他乱打昏死倒地。然后,逼写“三书”,又将打昏死在地,三天打昏死五次。一天只准吃十粒米,这十粒米还要分三餐吃,三天吃三十粒米。

江泽民所犯罪行;给牟伦会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