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板没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一日】我和老伴是在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的,我俩怀着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今天,无论是邪恶的劳教和绑架几次都没能动了我的心。在师尊的加持下,邪恶劳教我四年,我四个月正念闯出魔窟。在大法中修炼的这些年中,见证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就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奇迹,举几个例子。

钢板没了

二零零八年四月,老伴骑车给同修送资料,被飞速开过来的大摩托车撞倒,头撞破了,胳膊肘粉碎性骨折。当时老伴对骑摩托的小伙子说:你也不是特意撞人,以后骑车慢点。就叫小伙子走了,儿子当时非常生气,老伴的胳膊当时就耷拉着,也不觉得疼,后打上五寸多长的带着叉的钢板和九根钢钉。

两年后,偶然发现钢板没有了,因为平时用手去摸能很清晰的摸得到钢板,家人还不太相信,去医院拍了片子,确实没有钢板了。只要去我儿子家的人,他都和人家说这事,这要是不发生在亲人身上,打死我都不信的。

正念的威力与人心的差距

二零一一年十月,老伴出现病业,吃不下,躺不下,喘的很厉害,瘦得皮包骨,实在承受不住了,要上医院,又加上两个儿子都着急非让去医院不可,就去了医院想缓解一下。

医生检查给下了气管镜,并要做气管支架(我们没同意),并从气管夹出东西化验是淋巴癌。用了几天药后,有一天晚上,老伴正念很强的说:一个神哪有病啊?都是假相,明天回家!我当时没有正念,嘴上没说什么,可心里却想:就你那心性回家能行吗?

接着我们就关上门开始炼功,炼到腹前抱轮时,他无意中侧头看了我一下,一看吓一跳,就说:你怎么了,怎么变的这么矮了?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很高,是仰着头看的,过了一会儿他还不放心,又侧头看我,又说:怎么突然变小了呢?我也看了他一眼,我真的是很小,感觉自己不到一米高(我身高一米六零)。

其实我已经感觉到了,这种状态有几次了,跟儿子没过去关,炼功时也变小了。这充分说明了正念的威力与人心是何等的差距,我修得太差了,关键时人心多的不行,太惭愧了,太对不起师父了。

第二天早上给师父上完香,后悔的我直哭,一边哭一边说,我昨天怎么了,咋一点正念都没有哪?这时又听到一个声音说:昨天没做好今天做好。就是啊,我今天得做好呀,感谢师尊的点化。

师父给清理了

有位老年同修不小心把《转法轮》洒上茶水了,有五公分大的面积都是黑的,一个字也看不清,而且共渗透六张,还有别的页面也有。老同修不想要了,就送我这来。老伴看后很心疼的说:怎么把大法书弄成这样了。我把这本书就放在了师尊法像下面的抽屉里,过了一段时间,无意中拿出这本书看了看,书里的污渍没有了,师父给清理了。当时给我感动的没法说,再次印证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去掉争斗心

二零一二年,有位同修误解了我的话,并和另一同修说了,结果另一同修来我家把我损的很厉害。当时我一点都没动心,向内找找自己:不修口,没有修好口。同修走后,老伴不高兴了,愤愤不平的,我也没动心,心想都是好事。第二天早上看到我的身体是透明体,那可真是透明玻璃。

还有,二零零九年有位很要强的同修,更是当着从我老家来的同修的面,又把我损的很厉害,什么难听的都用上了,还气得脸都紫了,我想说一句误会都插不進去话。

第二天,她到我家学法,我就跟他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这个口没修好,还找到了爱面子的心。学到整点发正念时,一下就定住了,感觉头上凸出了两个大包,想用手摸,可手动不了,非常舒服,妙不可言。

二零一二年春天的一段时间,我争斗心很强。七、八个同修在我家学法,第一个同修念完了,下一个接着念,另一同修不让往下轮,非要往上轮着念,我说行啊!人家都念开了,她说不行,就得这么轮着念。

到了晚上,我坐在床边上学法,突然跟前站一个七十公分左右灰色的小纸人,是用灰色的废纸叠成的,站在我面前,点着头说:叫她争,叫她争。我看到这些不好的心都是物质,我下决心去掉争斗心。

今年四月末同修家车要去乡下办事,说上午八点多走,我想跟车去给同修送点东西。突然想起真相币还没打,早晨楼上楼下都在睡觉,我住的楼房又不隔音,有点着急,心想:他们听不见,打!结果一打印时,打印机出现了奇迹,一点声音也没有,飘飘的来回打,我赶紧把老伴叫过来看,我出口说了一句,真是轻纱曼舞,有这句话形容太合适了,只要有正念,师尊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

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