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要告江泽民”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二日】在诉江的大潮风起云涌之时,觉醒的世人也转变了以往的观念。谁得民心、谁不得民心已一目了然了。

“你是法轮功啊,那你走吧!”

七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父亲、还有A同修及其丈夫去一百多里外的乡镇去发真相小册子和挂小标语。我们把摩托车放在镇外的一户人家大门外。我和A同修一组做完真相准备回到停车处,从很远处就看到那户人家院子里的灯照得四处很亮(存放车的时候没有亮灯)。当我们走近的时候,就听到道南和道北两家住户男人一唱一和的说:“今天他哪儿来的也跑不了了,这有监控器,他想断电都来不及,除非他们不来。”我就和A同修在原地发正念,求师父加持,清除此人背后的邪恶,别叫世人对大法犯罪。

这时父亲和A同修的丈夫回来了,我们简单的交流几句,按原计划离开,准备去下一个站地。父亲和A同修拿着剩余的资料发正念。我和A同修的丈夫堂堂正正去推车。我的车离大路较近一些,我自然大方的走到车边开了锁,推起就走。父亲示意我和A同修先走。当我们走出一段路时,他俩还没有跟上来,A同修说:你找个地方放好车,我回去看看。

我刚停好车,他们跟上来了,我问什么情况,A同修的丈夫说,我推车刚要上大路,就追出来一个男人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大大方方的告诉他:是法轮功发真相的。他说:是法轮功啊,你把真相(资料)拿出来给我看看。我就把兜里仅有的一个标语拿出来给他。他边看着嘴里还念着:“起诉江泽民”,然后抬起头对我说:“你是法轮功啊,那你走吧!”我们为世人的觉醒而高兴。

“我就等着这一天哪!”

八月七日下午,我丈夫和父亲回原来住过的村子参加一个婚礼,晚上在村里住下了,和老邻旧居们聊聊天,全村人都知道我们修炼法轮功,以前一直认为我们是自己找苦吃。村人们见到村里到处贴着“全球控告江泽民”的标语,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聊起“诉江”了。父亲把自己的诉江状拿出来给乡亲们看,并且告诉大家已有十四万多人控告江泽民了。新郎官看完控告状后,愤恨地高喊:”告他!告他!就应该告他!”

一位老者小声问父亲,这样管用吗?父亲告诉他:“管用!这是天意,是天象的变化,很快就开始了。”老者激动地说:“我就等着这一天哪!”

“我也要告江泽民,没他我也炼法轮功了”

八月十一日,同修B姐跟我讲了她外甥女的事,今年二十四岁的外甥女在外地做生意。前几天回来看父母,亲人请她吃饭时B姐也在场,她问B姐,大姨最近你忙什么呢?B姐答说,忙着控告江泽民哪!现在都十四万多人告他了。其中就有你大姨我一个。她外甥女忽然高举右手说:“我也要告江泽民、我也要告江泽民,没有他我也炼法轮功了,算我一个。”

外甥女把手放下后说:“一九九八年冬天,我才七岁吧,看大人炼法轮功,我就跟着炼,觉得很好。有一天,家里来了几个陌生人,大喊大叫,又抓又罚的。当时我很害怕,结果父母被他们勒索去了二千元钱,还是父亲借的。这事使我心里和精神都受了很大的伤害。直到今天还有阴影呢。大姨你教我怎么告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