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一九七八年的夏天我不幸得了风湿性“心肌炎”。那时我才十四岁,这个病特别折磨人。每天胸闷、心悸、心动过速,无力,不能干一点活,我读书的时候,体操都不做的,医生说做体操会累犯病,那时真是一时保养不好,就得吃药、打针直至住院治疗,那时吃速效救心丸一次吃十六粒,因为这个病,我二十六岁时都住進了观察室。

一九七九年冬,我又患上了一种神经性的怪病,当时全身瘫痪,后虽经多方治疗,虽然能走路了,但不能独自上台阶、走夜路,白天走二里路就累得不行。

我的苦难不知怎么会那么多。二十二岁时又得了一种奇怪的病,怕风、怕冷三伏天不敢开窗、开门,在不开窗、开门的屋里,还要穿正常人在深秋时才穿的衣服;冬天要穿三件棉衣、盖三床棉被,盗汗。饭菜要别人送到我的屋子里(夏天我自己独住一处),吃完再由别人端走。

另外,慢性咽喉炎常年带着,经常感冒、扁桃体经常发炎。右手大拇指创伤性关节炎、乳腺增生、三十岁就绝经了、尿路感染,同时双眼干涸,一天到晚都需要滴眼药水,否则不敢睁眼睛。

由于常年有病,心情压抑患上了忧郁症,怕声音、经常失眠,最后吃安定都不好使,改吃冬眠灵了。

一九九六年为治疗右手大拇指创伤性关节炎和心脏病,致使两种药物在滴管里发生了药物反应,一滴流管里黄糊糊的固体物质全滴進我的血管里,当时出现了惊悸、全身难受等症状,感觉那固体物质有毒,致使半身行动不灵活等症状,后经过治疗,缓解了,但这次医疗事故留下了相应的后遗症,我的血液开始粘稠,而且心理压力很大,觉得自己活不长了。

一九九七年七月我感冒去诊所打针,又出了医疗事故,那个私人诊所的大夫把药打在了我的坐骨神经上,从那时起我又添了一个坐骨神经痛的病。住院治疗也没好,左脚不敢触地,买一个红外线灯泡把腿都烤出泡了也没好。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份,我发现我的嘴里、胳膊等处出现了四、五个小指盖大小的包,我知道那是良性小瘤子,我很害怕,心想如果时间长了,要变成恶性的怎办?如变成癌症不就得死了么?我当时才三十四岁呀!我当时真是贫病交加,天天吃药,几乎两、三天就得找诊所大夫来打肌肉针,如果找的不及时,我就自己给自己打针,久病成良医,我学会了给自己打肌肉针,如果病情控制不住,就要住院了,我整天依靠药物活着,拖累别人不说,有点钱就给医院送去了,是爸爸妈妈最大的负担,整天生活在苦海之中,我十九岁的时候,想自杀了事,是妈妈不让,妈妈说:“我还希望你有一天好了呢!我伺候你这么多年不就是希望你有一天能好么?你可别想自杀!”

我当时看妈妈是真心真意说的,我想以后就为妈妈活着吧!我也不知道我以后到底会不会好?更不敢想有一天我能像太阳一样去照亮别人!以我当时的际遇,我不拖累别人已经不错了,我怎么可能像太阳一样去照亮别人呢?

可后来我的命运真的出现了转机,我于一九九九年一月有幸修炼法轮大法,才修了一个月我的心脏病就不翼而飞了,像从来没得过心脏病一样,真是太幸福了!从那时起我完全能干家务活了,两年后我就能照顾别人了,我还帮助我小叔子摆脱了牢狱之灾,我能照顾年迈的父母、公婆,我四十二岁时还生了个女儿,她现在九岁了,我每天照顾她。十五年来,我健康得一粒药都没吃过,我终于能像太阳一样去照亮别人了!所以说修炼法轮大法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一九九八年五月妹妹介绍我修炼法轮功,她说这个功法修真善忍,我想人活着这么难,还修真善忍,所以我不想修。一九九九年一月由于害怕自己死了,于是想还是好好研究研究这门功法吧。

大法的经典著作《转法轮》我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就看完了,我看到三、四页时已经兴奋起来了,因为我的心弦已被拨动起来,我发现书里的内容既新鲜又美妙,书里提到的内容全是我向往和企盼的;而在看书时看出了奇迹,身体非常舒服,像有个大气功师在给我发功一样,功力非常大,从十三岁后我的身体就没这么舒服过,我一九九零年在一个城市花钱请气功师看过病,治一次十块钱,我看《转法轮》时的舒服劲,比在那个城市花钱看病时的功效都强出好多倍,奇迹出现了,我知道我找到了真理,我终于下定决心在一九九九年一月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了。

可法轮功让人修真善忍,挺难的,几天后,我又想那就不修了吧!我站在我家地中央,刚这么一想:立时出现一个我没有想到的景象,我的左半边身出现了一个白色的灵体,从左边脑一直延伸到左半边身膝盖以上长长的白白的而且会说话,他的意思是如果我不炼法轮功了,他就走了,而他的存在令我暖融融的,感觉他如果走了,我会全身非常难受,甚至病倒。我想起《转法轮》里讲的,德是白色的,因而我知道他是好的,我连忙双手合十对他说:你可千万别走,你放心,千难万难我都会修下去,我非常虔诚而又急切的说了三、四遍。他不动了,一切又恢复到原初,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在那一刻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否则由于畏难我又不会修炼了,师父多么慈悲呀!从这以后我真正开始正式修炼法轮大法了。

那时是一九九九年一月,在我决定正式修炼的第二天,又出现个奇迹,我正在看《转法轮》却看见在我左半脑的上空出现一个像小米粒大小的一个金色的飞速旋转的物体,他转动的非常快,像带电的机器转轮一样,转动的很快力量非常大,他转到哪,我头上空的黑色、灰蓝色的物体就没了,而后身体更加舒服,我感觉屋里变得异常清爽、明亮。我给妹妹打电话,她说:“你可能看到法轮了,可能是师父打出法轮给你清理空间场,是好事,你可要精進啊!”

听了她的话我很高兴,看来我和法轮功的缘份挺大的,我更增加了信心!

一九九九年正月初七那天,我让妈领我去一个炼功点,妈妈在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先我修炼法轮功了。她原患有脑血栓前兆、糖尿病、骨质增生、心脏病、结肠炎等十余种疾病,每天是一把一把地吃药,并不见好转。一九九八年,她有幸得遇法轮功,开始走上修炼的道路,从此甩掉了药罐子,无病一身轻,她每年都给单位省了一万多元的药费,妈妈身体好了,我非常感谢师父,因为妈妈的身体都是为我煎熬坏的,我觉得永远欠她的,这回我的内疚少了,是师父给我妈妈延长了寿命!我的犯罪感也渐渐的少了。炼功点离我家仅一里的路,因为我走不动,母亲和我打车去的,在那大家开始炼静功了,我把腿散盘好,音乐声一起我立时感到从墙上老师的法像处刮来一股飓风,有个东西一下進到我的小腹处,紧接着我的小腹处就开始跳动起来,跳的非常舒服、有节奏。我炼功二十分钟有一股暖流围着两腿转,非常舒服,炼完功我问一位老学员:我的小腹为什么老跳呢?他说:“可能是老师在你的小腹处下上了法轮!”

在炼功点只待了两个多小时,我双眼干涸的毛病就好了。去时,还想用不用带眼药水?我没带,在中途我双眼干涸得挺难受,我想忍一会吧!我心里有点忐忑不安,不一会,从眼里流出两滴眼泪,我动动眼发现这两滴眼泪很粘,转动转动眼睛,不一会感到眼睛很滑润,再住一会就彻底不干涸了,我到炼功点第一天,我眼干涸的这个顽疾就这样痊愈了,多神奇呀!而且回来时我已经有劲自己走回家了!

我修炼法轮大法后,争取每件事都按法的标准去做,结果炼功二十天,一粒药未吃就好了四样疑难杂病(右手大拇指创伤性关节炎、眼干涸、慢性咽喉炎、坐骨神经痛);一个月时来月经了,太好了;一个月后心脏的顽疾就开始消业,我躺着都心跳的受不了,抽屉里装着速效救心丸、活心丸。我想我吃不吃药?如不吃,晚了再重了可就得去住院了,这时思想中开始斗起来了,我看过老同修写的心得体会,知道这个时候得放下生死,我又仔细一想,自己这二十多年,活得这么苦,死了也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开始我是学着放下生死关,后来就真的那么想了,我想:就相信师父了,死了也不吃药,死了也不埋怨法轮功,不但不怨恨,来世我还炼法轮功!这个念头一出,瞬间我狂跳的心就立时平稳了许多,我不觉得那么难受,再停不到二秒钟,心开始舒服起来了,我又躺了两分钟,心跳竟然完全恢复正常,“咕咚”、“咕咚”,心脏跳得非常健壮而有力,跳动得非常有节奏,我从得过“心肌炎”后心脏从来没这么健壮有力的跳动过,全身从没有过的舒服,我本想再躺一会,可感觉心脏像没得过病一样,应该起来干活了,我坐起来开始里里外外的干活,全家的活都包下来了,心脏象从来没得过病一样,我惊讶极了,也欣喜至极,我的病医院也没能治了,只是因为在修炼中坚定了大法,病就不翼而飞了,多么不可思议!又是多么真实的神迹呈现在我的眼前了!师父真是活佛呀!我在心里欣喜的真心赞叹!

我的心脏病无药而愈,这是我企盼多年的而又不敢想的事呀!这件事震动了我的父亲、姐妹们、我的丈夫,他们笑逐颜开,全都全力支持我炼功。

从那时起我包揽了全部的家务,包括和烧炉子的湿煤。当时,除了腿没有全部恢复,我其它的病在修炼中渐渐都无药而愈了,我上街买菜,熟悉我的人再看见我时,说:“你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修了法轮大法,我终于可以像太阳一样去照亮别人了!也有能力去照亮别人了,我觉得世上最幸福的事,就是修炼法轮大法!我永远感激师父!感谢法轮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