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梁宝范、王文君被非法批捕(图)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吉林市法轮功学员梁宝范、王文君因起诉江泽民,被吉林市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现已非法批捕。

到本周八月二十日为止,已超过十五万七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向中国最高检察机关控告、起诉前中共头目江泽民。

然而,在六月份,吉林市各邮政部门践踏法律,剥夺民众的邮寄权利,不给办理法轮功学员的控告邮件,导致投诉江泽民的控告信邮件不能准时到达最高检、最高法。更加恶劣的是警察上门骚扰、绑架、抄家、蹲坑抓捕这些投诉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

梁宝范被骗回家绑架、强加罪名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梁宝范被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路派出所及国保便衣冒充维修网络人员将梁宝范从工作单位骗到家中,八名警察非法检查其网络,称有明慧信息后将他绑架,问他如何在明慧网上发起诉江泽民的控告书,并说他在起诉江泽民活动中起带动号召作用,然后绑架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化洗脑,七天后转到吉林市看守所,强加罪名,非法批捕,企图非法判刑。

七月三日,家人聘请维权律师到吉林市看守所会见梁宝范后,前往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延安街派出所门外有个门卫警察,不让律师进(内设防盗门),电话联系到李姓副所长,律师说明情况,副所长说:没有这事,就挂电话了,再就找不到人了。

吉林市昌邑区延安街派出所警察一直在找梁宝范的妻子和女儿,经常去梁宝范母亲家骚扰。梁宝范的妻子和女儿一直流离失所在外。

七月二十四日警察到梁宝范的母亲家,让老人家在一张纸上签字,签完字后才告诉说:是梁宝范的批捕证,梁宝范被批捕了。

王文君老人遭入室绑架,被毒打、恐吓 身体状况欠佳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下午,六十多岁的王文君老人在家中,被闯进的十多人(便衣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家中翻的一片狼藉,抢走大法书二十多本、两部手机、废手机四部、二部手提电脑、一个台式电脑,把王文君强行绑架到临江派出所。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在派出所,警察逼问起诉江泽民的事,问是从哪里得知的起诉江泽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蓝色便衣,他们自称:我就是你们所说的恶警,现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实施酷刑的地 方),基地有辣椒水,还有老虎凳,他们让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体器官图,还有人躺着开膛破肚的照片,他们说:“你这么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 王文君被惊吓的失去知觉。过来一个人摸了摸她的脉搏,有一个年岁大的人要给她戴手铐;一个年轻的说:别带了,真出事了怕抢救不过来。

第二天早上让王文君签字承认犯罪,王文君拒绝签字,被劫持到沙河子洗脑班强制洗脑非法关了八天。

六月二十五日又被非法劫持临江派出所,下午,有一帮便衣人员抓着王文君的头发打她,一个嘴巴子把她打出好远,用脚使劲碾踩她的脚背,然后又说用电棍电她。警察说:“你再不签字,就电你”。王文君在恐吓和惊吓中就签字了。被逼迫签字后,办案人员又将她转到守所被非法关押,图谋非法判刑。

王文君老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已两个多月了。

王文君的家人聘请了维权律师为她主持正义。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代理律师在看守所会见王文君后,又前往吉林市临江派出所了解案情,一楼接待民警告之去三楼内勤,内勤听说是法轮功学员案件,就一问三不知,所长、副所长均不知去向,律师与家属与其理论时,来了一名警察,手中拿着一把手枪,(后经查询此人名字叫徐彦,是我冤案的办案人),态度恶劣,拿枪比划,引起律师与家属愤怒,与他们发生争执,警察自知理亏,最后不吱声了,但拒不告知办案人姓名。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代理律师再一次来吉林市看守所会见了王文君老人,得知王文君在看守所收到了被非法批捕证。现在王文君身体多病,还被逼迫干活。律师根据王文君现在身体状况,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律师向吉林市船营区公安分局递交了对王文君变更强制措施,改为取保候审“申请书”,要求释放王文君老人回家。

劝告吉林市各级警察:到八月二十日为止,已超过十五万七千名海内外法轮功学员及家人向中国最高检察机构控告江泽民,敦促中国最高检察机关就江对法轮功的迫害罪行立案追查。这也是给曾参与迫害的所有人悬崖勒马、改过自新的机会。可你们还看不清形势,继续善恶不分,听从什么人指令,上门骚扰、绑架起诉江恶首的法轮功学员。这是严重的司法干涉、妨碍司法公正,是违法犯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3/吉林市梁宝范、王文君被非法批捕(图)-3145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