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是讲真相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五月三十一日,我向最高检投递了第一份诉江状,七月七日我又补充了些内容重新向最高检最高法再次投了一份。两次都在递交的第三天妥投。八月四号我先生从老家打来电话,说单位保卫处接到辖区派出所民警电话,让我下午到单位保卫处去一趟。

下午去时,辖区派出所民警、单位保卫处副处长、我先生都已经交谈过了,他们也全看了我写的诉状。民警开口便问我家里的东西哪里来的、和其他人在集会没有、有传播下载的行为没有等等,全是邪党那一套,交谈中我也有点人心上来了,交流时有点争斗心和怨恨心,给他印象不很好,临走时他警告我不要再怎么怎么,否则怎么怎么,在那种情况下,我讲真相感到很难。

事后,先生很害怕,吵嚷着要到法院起诉我和我离婚,闹得很凶。我又找到同修,同修帮我找到一些执着和漏洞:情没有放下;这段时间帮同修写诉状有点大包大揽,不负责任;对家人平时讲真相还不到位等。然后给我看明慧交流文章《诉江公民受法律保护》,在该文章的指引下,我又到常人网站完整打印了《最高检察院关于保护公民举报权利的规定》,对照该规定,我发现辖区民警有许多做法不对。比如,规定中说对举报控告材料、举报人要严格保密,核实情况时,不要暴露举报人身份,严禁将举报材料和举报人有关情况透露或转给举报单位,调查时不得出示举报材料原件或复印件。可是民警把我控告书拿到单位,让单位领导和我先生都知晓了该事,这些都违规了。

有了这份文件材料,对比出民警的许多违规做法,想到后面同修可能都会遇到核实材料的情况,我把明慧网的交流文章和最高检的规定复印下来给周围同修,同时将我个人遇到的情况告诉大家。

最重要的是,同修建议我到辖区派出所说明情况,一来除恶镇邪,二来可以進一步讲真相救人。

我心里还是有点不稳,担心進一步激起民警的负面情绪引来报复,可这为私的一念在同修的强大正念和鼓励下被击碎了。同修一些在家里发正念,一些同我坐车一同来到派出所,连路上碰到的一个买菜回家的同修都毫不犹豫地拎着菜和我们一同前往。

一个心态比较稳的同修大姐一直在路上鼓励我,并让我在心里求师父加持自己该说的话才说,不该说的话就闭嘴。该救度的才配听,不相干的人和一切因素都不许来干扰。我心里渐渐稳了,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

同修在车里发正念,我只身前往派出所找所长。可所长不在,恰好上次找我核实情况的民警在值班。他让我直接与他谈就是了。

我拿出准备好的《规定》,逐一指出他那天哪里违规了,并直陈他的违规操作引起了很严重的后果。如果单位和我先生真的因此作出什么不利于我的决定,我将层层上告。这个单纯的东北小伙子先很不屑,还有点凶。说他不怕,随便告。还说随时可以限制我出境,已经把我列为重点监控对象云云。还说了很多对大法不了解的话,而且很怕听我讲真相,非常抵触,连我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他都反应很强烈。但我接着讲,我说所谓的上面的政策、命令什么的是有时效性的,而法律是有永久追诉权的,不要为执行所谓的命令而违法,到时候自己承担责任。这句话他似乎听進去了,但还是执拗地说:“我愿意,无所谓。”只是没有那么嚣张了,我顿了下,认真的说:“你傻啊,你怎么那么傻呢?”他可能体会到了我的善,背后不好的因素一下子解体了,气氛一下子缓和过来。然后我又接着谈到我们诉江的意义,告诉他你们只是在核实信息,不是像你们上级欺骗你们一样是什么把信件打回来了。我们不想被写上“查无此人、查无此事”回复上去而欺骗谁,因为每一份诉江状都要发挥效力的。

我用人中的道理给他讲,除了用法律手段理性的维护我们作为一个普通公民的正当权益外,还表达了对这一届政府的一个信任,对“依法治国”的信心。诉状收多了,就会提交人大讨论,然后该修改的修改,该废除的废除,至于怎么做是上面的事,也是他们在选择,我们只是表达一个讨回公道的愿望。小伙子听得很认真,旁边还有几个协警也在听着。最后他很愿意了解我们了,还说我先生和单位领导对我评价很高,还问了些什么不吃药等问题,我一一耐心的给他做了解答,最后还给他背了《洪吟》里的《做人》和《洪吟三》中的《赠世人》,他很用心的听完,听完后双手捂着胸口,居然问我他自己该不该退党,我故意说那是你的“信仰”,你在加入它的时候就宣誓要“信仰”它的无神论!他赶紧说我没那信仰,我不信仰它,我只是爱我的工作。我笑了,我相信他已经明白了真相并且在漫天是眼的情况下有了基本的表态了。

后来小伙子主动给我先生打电话,说没那回事,减减压。还说单位如果敢如何如何他直接打电话找我们校领导。我们在很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谈话。整个过程我不惊不怕,非常轻松,我知道是我念正了师尊加持的结果,也是我需要突破自我、需要救度眼前该救的这个生命的结果,更是同修鼓励的结果。同修后来告诉我,他们一刻不停的在车上发正念,一个同修见我久久没有出来,还专门借上厕所之机進来查看。

感谢同修的帮助和鼓励,让我突破自我又迈出了一步,我真体会到诉江不是个人的事,师尊慈悲,安排我们在这过程中收救我们的众生,只有我们大法弟子一起来做,才更有效。基层的这些参与者,很多是不明真相的,好好给他们讲,理性慈悲的讲,他们都会有所触动,甚至完全明白过来。有了这个认识基础,接下来,我们周围同修商量着写了一封关于诉江的真相信,加上最高检的《规定》,准备给各个派出所邮寄,或者直接登门一个个讲,提醒他们在这个过程中该怎么做才是对自己好。

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