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七年冤狱迫害 济南市张兴武教授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二零一五年七月十六日,济南市张兴武教授七年冤狱期满,七十四岁的张兴武大步走出了山东省监狱大门。此前,张兴武教授与其老伴刘品杰在六月十八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法院邮寄了控告元凶江泽民的《刑事控告书》。

看到一片善良淳厚的同修的面孔,张兴武教授开心地笑了。忆及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真是痛定思痛、不堪回首。十几年来,张兴武与老伴受尽了江泽民团伙所控制的公检法不法人员的迫害。

张兴武老人,原是山东济南教育学院物理系教授,本应该是安享晚年的时候,然而十年来,他却历经魔难,身陷冤狱,亲友难见其面。

张兴武教师
张兴武教师

张兴武与老伴因为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不但可以高尚人的道德,还可以益寿延年,甚至可以达到功成圆满的境界。在这个高德大法的感召下,他们修炼了法轮功。可是出于种种不可告人心理的江泽民,在九九年七月发起了邪恶的迫害,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使他们受到数不尽的折磨与痛苦。

一、多次非法关押迫害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四点,中共警察没有任何说法把张兴武软禁起来,至二十一日无理进行抄家,抢劫走了电脑、大法书等,并将张兴武与刘品杰关押到派出所,两天后,说表现不好,就每天由警车送到单位去“转化”,晚上六点回家,这样进行了近一个月,因毫无结果,于是放回家又进行监视居住,当时用一串电灯把他们的住处围起来,长久的进行二十四小时派人轮流监视。

二零零零年三月,天桥区南村派出所警察突然将张兴武从单位骗至派出所,追问向联合国发法轮功学员签名的某某某电话号码,因得不到结果,于是天桥区公安分局的一个警官就毫无道理的疯狂的亲自对张兴武进行拳打脚踢折磨了很长时间。最后因没有任何理由与证据,这位邪恶警官只好惶惶地拖着疲惫的四肢溜走了,派出所的警察也只好放他回了家。

在经历了几次忍无可忍的这种情况下,两位老人决定去北京讨个说法。二零零零年十月两人去了北京,他们就想向国家和政府说明自己修大法的美好,对无端迫害的不理解。可到了北京,他们才发现江泽民政权已经把炼法轮功的人看作敌人,警车呼啸,巡警到处抓。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他们在路上被抓了,关在朝阳区看守所,忍受了八十一天精神上和肉体的摧残。

二、非法劳教

二零零一年三月,张兴武教授与老伴被济南警察劫回当地,因仍坚修法轮大法,被关进了济南看守所,受到了非人待遇!随后两人被非法劳教。

在济南劳教所,张兴武教授被警察指挥着四组已被洗脑转化的人,二十四小时轮流进行“文攻”(以批判形式污蔑大法以逼迫他转化),但连续六个昼夜不准闭眼睡觉地煎熬的状况下,张兴武仍有力的揭穿谎言而精力不衰!使他们惊奇,不得不在无奈中收场汇报……邪恶的头子经研究继续开始了下一轮,又是四组人二十四小时轮流昼夜不准闭眼睡觉的煎熬进行而是“武攻”,企图再连续六个昼夜不准闭眼睡觉的煎熬中再加之肉体折磨,以此加大力度实施转化,然而“武攻”仍未奏效,就强制张兴武面壁达七、八个月之久……

后来江泽民团伙所控制的警察们又把张兴武送到王村省劳教所去强制洗脑转化。王村劳教所有一套邪恶的整人方法,对张兴武失效,警察们无奈,召回已释放的三名“犹大”,结果一天后一名借故回家,第二天另一名气急败坏的两次晕倒急救(心脏病)。当然,这中间张教授所受邪恶的折磨是说不清的。

与此同时,老伴刘品杰被非法关押在济南浆水泉劳教所,也经常被关小号和加期等迫害,甚至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当时被折磨的卧床起不来,仍然被警察逼迫去劳动……

三、半夜入室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张兴武退休后,利用自身专业知识免费为民安装、维修和答疑电脑事宜,不分节假日忙碌近五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深夜,大批警察包围了他的家,一群警察上楼哐哐的砸门,弄得满楼震动。门锁被撬开了,冲进去疯狂的对两位老人动武,尤其是对难以起床的刘品杰动武,当张兴武喊“你们无法无天”时,方才罢手。但是警察把他们俩人弄到派出所后,非法在房内无一家人时抄家。且市中区公安分局和派出所的警察在十多天中不断的抄家,(当时张兴武被送看守所、刘品杰被派出所关押两天后,让她儿子接到家中,即不准任何家人回到张兴武住处),他们拿走了什么,谁也说不清。

后来在刘品杰一再要求下,派出所才把那个砸得不成样子的门锁钥匙交还给了她。这种莫名其妙的迫害,刘品杰决定起诉,她知道在中国是江泽民独裁的天下,老百姓没有理可讲。虽然这样,她也想让人民看看中共的法律,是怎样的不人道。当时有正义律师伸出援手,但公安对律师进行了百般刁难,他们对律师横眉冷对,动不动就不让律师会见张兴武,诉讼受到了严重干扰。

在遭非法开庭前的一段时间,张兴武所聘河南一律师工作正常,然而开庭前,传来律师单位对律师警言:再为张兴武辩护就开除你!而开庭时所聘的北京两位律师又被推到马路上,不准出厅辩护。而家人也被居委会绑架,不能成行。刘品杰的一个妹妹好不容易到了法院门口,又被警察抓到看守所,最后被送进劳教所迫害了一年零九个月,受到辱骂、拷打、不准上厕所等残酷迫害!

更卑鄙的是:在法庭未宣布开庭时,张兴武当场指责法官“为何不准律师进厅辩护”!?法官当场宣布“……你可以自己辩护吗”!然而法庭辩护之时,公诉人多次的一口一个“根据法轮功是X教……”可当张兴武站起来自辩时说“关于X教”,一句话没说出就听到“砰”一声锤击,审判长发话“今天不准谈这个问题”!奇怪!这真是江泽民控制的公检法系统所推崇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典型写照!

非法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去看守所时受到张兴武的质问:“你判我七年的依据是你说‘法轮功是X教’,那么我问你,国家哪个部门定的‘法轮功是X教’?”此时审判长迅速的说:“民政部定的‘法轮功是X教’!”张兴武当场笑着说:“你真可笑,这就是你这多年的中国法官水平!回去查一查吧,哪个部门也没定‘法轮功是X教’……”此时,这审判长红着脸领着年轻的女记录员扭头就走了。

四、七年冤狱

张兴武的七年冤狱过程中,刘品杰向警察索要抄家清单,遭拒后,到公安厅去要,可公安厅又如何处理呢?反而叫来当地派出所的警察,把她抓了起来,拘留两天后,把她送到济南看守所。当然因为她高血压突显,被看守所拒收。派出所的人就带着她到各个医院去检查,那些医生都不能证明刘品杰身体没问题。于是派出所就同看守所的人交涉,要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把刘品杰收下。结果刘品杰被看守所安排一个专为病号准备的房间,还让那些在押人员照顾她。后来因为看守所中,实在找不出刘品杰的罪名,只好同意将刘品杰释放,于是她回到派出所。就在那天夜里,派出所所长对刘品杰恶狠狠的说:“你虽然被看守所释放了,但是你休想回家,我们要把你送到一个地方,让你接受改造!”不由分说就把刘品杰送到洗脑班。洗脑班的环境非常恶劣:屋顶漏着水,饭菜也很糟,因为她在长期迫害中牙齿也不好了,所以经常吃不饱。过了很久,才把她放回家。那时市中区分局“610”的一头目告诉她:“你老伴要判刑,而且是十年”。刘品杰对他说:“你手中的权力就是欺压老百姓的,所以你想判多少就判多少,你可别忘了离地三尺有神灵啊。”

在山东省监狱十一监区,张兴武受尽了残酷的精神与肉体的折磨!开始一年内,他被那些江泽民及其走卒所引诱和欺骗下的服刑人员们进行污言秽语、谩骂侮辱或拳打脚踢。因长期拒不转化,他们就故意乱造事实而上升为“加重严管”,直至迫害的他站不起来了方才罢休。后来在山东省利用打击“全能神”邪教之时,又疯狂的掀起了对法轮功进行严酷的迫害!于是监狱十一监区的所谓“政府领导”组织了攻坚组,白天黑夜连续对张兴武进行批斗,在那长达近十个月的批判嚎叫声中,他那坚定而尖锐把谎言揭穿、把真相证实,使这些所谓“帮教志愿者”气急败坏!加剧对他人身侮辱攻击、恶毒谩骂和类似于文革时期的大批判!以致用流氓手段大打出手。


相關文章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