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好人”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普通的法轮大法弟子,也是一个教师,从高中修炼法轮大法至今,已经有十九年了。十九年来,在生活和工作中实践着“真善忍”的法理,用在大法中修炼出的慈悲、善念对待每一位众生。

“就冲着您的为人,我退!”

我刚上班时,每月工资只有四百多块钱,有一次,一个家长送了我一个红包,里面装着二百元钱。当时推脱不掉,就暂时放在旁边,正在想如何处理。正好旁边班上有一个学生得了重病,学校号召全校师生为她捐款,我就默默的把红包里的二百元钱捐了,当时其他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后来学校管捐款的老师以表扬的方式公榜,全校师生才知道捐的最多的是我,纷纷投来钦佩的目光。我借此机会向全班同学郑重声明:“不义之财不可取,老师不会因为任何人送礼或不送礼而对你们另眼相看的。大家回去跟爸爸妈妈说,不要再给我送礼了。”接着顺势从重德的角度跟学生讲了大法的真相。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们都用敬佩的眼光注视着我,教室里不时的响起阵阵热烈的掌声。

后来,我被当地邪恶的“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人员绑架,被劫持到了洗脑班。我班的学生多次找校长要人,希望校长把他们的好老师找回来;有的还联名向校长递交意见书;有的学生因为我不在,变的逆反,不服从其他老师的管理,说“我们要我们以前的老师”……后来又有“六一零”的不法之徒单独找我班的学生调查我,学生后来都跟我说:“我们都说您很好,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象您这样好的老师。”“他们要我们说您的坏话,我们都没有说!”还有学生当时偷偷跑来给我报信:“老师,门卫那里有坏人在找您,您快点走!”明白真相后的学生们心中自有一杆秤,知道如何去判断是非善恶。

毕业多年后,这些学生还经常回来看望我,感慨的说:“高中时,最幸运的是碰到您这样好的老师!”每回来一批学生,我就详细的跟他们讲大法真相,告诉他们认清邪党,三退保平安,大部份学生都退了。有的学生对我说:“老师,虽然我不懂您的信仰,但是就冲着您的为人,我退!”

“从没有见过象您这样好的老师!”

有一年高考前的几个月,一个家长用信封包了两千元钱给我,要我多督促他的孩子。当时我拒不接受,但是这个家长说什么也不收回去,一再恳求我收下,眼里充满了焦虑和渴盼。我知道家长不了解我的为人,心里想到:我如果现在把钱还给家长,家长心里肯定不踏实,会乱想,不如等高考结束时再还给她,这样家长也放心了。于是,我就收下了信封。回去后,我仔细的用橡皮筋把信封捆好,放在抽屉里。高考结束的那天,这个家长来学校帮孩子拿行李,我赶紧拿出那个信封,还给家长,家长被我还钱的举动弄懵了,不知所措,我对她说:“作为老师对学生负责,这是职责。而且我用修炼人的原则要求自己,您的心意我接受了,但是钱,我不能拿。当时怕还给您,您心里不好受。您现在把钱拿回去用在该用的地方吧。”听完我的话,家长满脸感激和惊讶,一再的感谢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象您这样好的老师!”

“我真是服了!”

由于邪党迫害,我被迫离开了原来的学校,在一个私立学校担任中层领导,学校的课本、资料的预订、分发、补订等都是由我负责,这里经常会涉及到现金的流动。有的学生需要补订资料,我就一个个登记造册,补订多少,金额多少,先后三次把收到的几千块钱上交到财务室。每次我去交钱时,会计都会用惊讶而敬佩的语气对我说:“现在这个社会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好人!收到手的钱还交公!我真是服了!”

“这样对你们太不应该了!”

有一年,我被当地“六一零”邪恶之徒劫持到看守所,看守所是一个充满低层不正因素的地方,里面充斥着大量邪恶因素。刚進去的时候,经常发生刑事犯打人骂人,克扣饭菜,恶意侮辱以及抑郁自杀等恶性事件。所有在押人员的生存条件都很恶劣,特别是善良的大法弟子,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更是举步维艰。

当时看守所每个月都要举行一次演讲比赛,我就利用这个环境,拿起笔写文章,针对看守所里种种不好的现象,用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善念化解在押人员心中的暴戾之气。大法的无边法力逐渐化解了这些迷中众生心中的迷惑与苦闷,复苏着他们的本性。每次演讲完,看守所上空都回荡着震天的掌声,不时有人大吼:“好!”每次回到监室,每个人都向我竖起大拇指,好几次都有在押人员对我说:“你写的真好!我听了心里舒服多了,我就喜欢听你讲那些故事,真好听!”在监室里,他们再也不干涉我炼功了,反而不断提醒督促我炼功;每次吃饭时都给我加菜,说:“你是功臣,这是你应得的!”

慢慢的,看守所里打人斗殴的事情少了,克扣饭菜的事情少了,动辄骂人侮辱的事情少了,烦躁抑郁的时间少了,而其他被非法关押的同修的生存条件也得到了明显改善……而我也成了看守所里的“名人”,谁都知道看守所里有一个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师,学识很渊博。每次走在走廊里,就不时有监号里传来向我问好的声音。狱警的警察也觉的很长面子,经常在同事面前夸我,看守所经常有警察把我叫出去和他们聊天,我也利用这个机会跟这些警察讲大法真相。上至看守所所长,下到一般警察,以及看守所伙房师傅、司机、打杂人员,都在不同场合听我讲过真相。许多警察和勤杂人员都在不同场合夸赞:“还是炼法轮功的人好啊!”

有一次一个看守所狱警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让我帮她处理一些事情。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我给她详细讲了大法真相,她默默的听完了,最后说了一句:“我觉得国家这样对你们,太不应该了!”听着这句她发自内心的正义之词,我心中一阵热流涌起,被她善良本性的一面感动了,顿时热泪盈眶。

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的几百天里,几乎所有和我关在一起的人都听我讲过真相,而且大多数都做了三退,好多人在明白真相后都表示要学法轮功,纷纷询问出去后怎么和我联系,有的一直在心中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难怪您一直在坚持”

一九九八年我正在读大学,两个手臂,两条腿都长满了脓疮,四肢又红又肿,时不时流出的脓疮和内衣粘在一起,结成了厚厚的血色脓痂,有时疼的难以入睡。同学们都劝我去医院,说:“这么大面积的脓疮,不去医院会出大问题的!”“你不去医院,那就请假在寝室休息吧。”我笑着摇摇头,心里想到是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法:“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遭罪就是在还业债”。我知道自己没有病,这是师父在帮我消业,生生世世自己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现在承受过去就好了。

之后我更加严格的用大法法理来要求自己,不把自己当作病人看,学法炼功都没有耽误,生活中该做什么照样做什么。身上的脓包一个又一个的出来,又一个又一个的消下去,两个多月的时间,身上的脓包无影无踪,皮肤平滑细腻,完全看不出长过脓包的样子。看着这个结果,同学们都纷纷表示:“你炼的法轮功真是厉害,我们服了!”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大法和修炼者,我的这些同学都没有参与,都在一旁默默的关注着我,为我担心。十多年后重聚时,讲起大法真相,这些同学都说:“你就是我们身边的真实例子,我们怎么会去相信电视上的谎言呢?”劝他们三退时,大部份都是一说就退,有部份因为常人中的工作性质还在犹豫,还需要继续努力。

我有一个学生,到一个很有名的寺庙求了一个据说“开光”过的玉佩,玉佩里面封存着一只毒蝎子。回来后每天头疼,晚上一闭眼就感觉到一团乌云盖过来了,头象针扎一样。他把这件事告诉我,问我怎么办。因为这个学生听我讲过大法真相,也做了三退,我就对他说:“蝎子是毒虫,你把毒虫挂在脖子上,不好,把它销毁掉吧。并且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一定会好。”他说:“这是我和女朋友一起求的,不能丢。我回去默念看看。”他第二天来找我,对我说:“我把玉佩放在桌上,默念九字吉言,那团乌云就在一边呆着,不过来了,头也没有那么疼了。”我继续劝他销毁掉,他后来就销毁了那块玉佩,过了几天,很兴奋的跑来告诉我:“我全好了,那团乌云不见了,这几天头也不疼了!这个九字吉言真管用!难怪您一直在坚持。”

愿众生找到回家的路

修炼中有很多这样的神奇事:刚得法时,炼功点上有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教师,有一天长出了新牙齿;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老师,每年都会头疼一个多月,炼功后没有再犯头疼;在看守所里,我向那些刑事犯讲真相时,叫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那几天正在生病,按照我说的诚心默念九字吉言,第二天病就好了;有几个刑事犯听闻真相后,诚心念诵九字吉言,有的取保候审出去了,有的轻判好几年……

以前向亲戚们讲真相时,送给他们护身符时,他们架不住面子才收下了护身符。在不间断的讲真相后,他们都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现在每年神韵出来后,他们都是第一时间拿回去看,如获至宝。有一次,姐姐姐夫专门找我:“你前几年给我的护身符,我一直带在身边,这几年我们经常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生意好多了,赚的钱比以前多多了。但是护身符在搬家时掉了,你再给我一个!”

大法的无边威德和法力如一股清泉,无声润泽着苍穹洪宇,荡涤着世间的一切污垢,正在掸去众生本性上的封尘。当宇宙的历史翻过这一页,展现的,将是无边大法的无上威德;历史,终将会呈现大法的真实,再现大法的辉煌。在这新旧纪元更替的关键时刻,可贵的众生啊,请你静心倾听这来自生命久远的呼唤,找到回家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