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保存了十年的埋怨心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家住香港,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得法,满身病痛的我,炼了三天功就全都好了。有缘得大法是我此生最大的幸福。修炼十几年,我从来没写过心得体会,这次鼓起勇气,写下一段我的修炼过程,希望和各位同修交流,也希望同修看完后引以为戒,在以后的修炼中少走弯路。

这么多年,讲真相几乎是我每天必做的事。不过,虽然是老弟子,自己对法理没有悟好,没有修好,造成我在申请去美国参加法会的签证上多次未获批准,自己还产生一些人心,最后招致旧势力对我身体進行严重干扰。

二零零一年,我和很多大法弟子一样,都希望去美国参加法会,盼望能亲耳聆听师尊的讲法。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去领馆申请,唯独我一人未获得批准。当时,有如五雷轰顶,想不通,气不过,不知问题出在哪里,总想自己修的也不错呀,天天在真相点坚持讲真相,证实大法的事也没少做呀!心里愤愤不平,激动、伤心流泪,情绪无处宣泄,于是,不知不觉中,我对师尊产生少少埋怨,心想:“为什么其他同修批准,就是不批我呢”。几天后,有同修叫我再去申请,我就生气不去。

后来每一年的法会,都有同修一次又一次的鼓励我再去申请,有不少同修还说:“你讲真相做的那么好,去一去美国啦,现在很容易批的啦!”还有人说:“你很精進,应该去呀!”于是,隔了一、二年,我又去申请一次,隔了一、二年又去,连续去了好几次,今年,已经二零一五年了,也就是说,十几年的结果都是一样,美领馆始终没批准我的签证。于是,埋怨、委屈心,不服气的情绪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这一下可坏了,旧势力对我的身体進行了干扰,每当有证实大法的活动,就是每天要出外去真相点时,我就肚子痛,这个状态,一直持续了多年。

邪恶还操控思想业叫我骂师父,于是,我生出了怕心、紧张心,各种压力令我的神经绷得很紧,整日心绪不宁。还有两次,我头痛的非常厉害,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痛,一痛起来整个身体的脉都抽起来,呼吸困难,气都接不上。如果按照常人的讲法,那已经是咽气了。当时,我抱着头,心里喊师尊救我,慈悲的师尊就这样救了我。顿时,我的头痛轻松了一点。

邪恶还继续对我耳朵干扰,导致耳朵又痛又化脓、流血,还发出一种声音来,就好像闹钟,“嘀嗒嘀嗒”的叫。奇怪的是,每当我一发正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它就没有声音,发正念一停,它就再次不停地响。搞的我几乎日日睡不了,这个过程也历经好几个月。

一年一年的干扰,虽然我一直都在真相点讲真相,但身体痛苦一直伴随着我。直到去年,我去遮打花园参加集体发正念,那个场能量真是很大,再加上师尊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我连续发了几个小时的正念。那一天回家后,突然感觉一身轻,第二天我的耳朵全好了。师尊又一次救了我的命。

虽有慈悲的师尊看护,但自己依然还未醒悟,直到前不久有同修问我,为何不去法会,我说不去,申请了好多次都不批,同修说我;“你自己不争气”。当时,我似乎突然悟到,是师尊借他的口来点化我,是哦,是弟子不争气,一个关过了这么多年,还在原处打转不动。

心里非常愧疚,想起这么多年,天天都在真相点讲真相,但一忙起来就学法少,悟性就差,有的就是自己的做事心,把做事当作修了,没有按照师尊的要求向心修、向内找,表面很精進,其实没有修,做了一大堆事,还以为了不起。与同修很多时候说话语气很硬,没有善心,结果出现了矛盾,还不愿化解,争斗心、显示心、埋怨心都很强。想来想去,自己惭愧万分,自己就这状态,有什么脸面去美国见师尊呢!每当不获批准的时候,自己还每每以泪洗面,心里汹涌澎湃,真的是太人情化,太人味化了。

我不会上网,不会用计算机,但是就会用手机上明慧网,时时都看明慧网发表的心得交流文章。去年底,网上一篇关于信师信法的文章触动了我,我发自内心找呀,原来是这么多年因未能获得签证去美国参加法会,我一直有些埋怨师尊。如梦初醒,自己捶胸顿足的难过。弟子还悟到,正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到完全敬师敬法才导致了旧势力对我身体進行干扰。

想起自己若不是师尊的呵护,我哪能坚持到今天?!慈悲师尊没有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悟到后,我马上跪在师尊法像前:“是我对不起师尊,请师尊再给我一个机会,带我回家,我要跟师尊回家。”我感到师尊就在我身边,慈悲把我拉起,我的身体暖融融。大法真是神奇。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是弟子修的不好,弟子的错,弟子就应该写下来,写下弟子不争气的修炼过程,也希望同修们看到后,能够引以为戒。弟子也必定继续扬起风帆,勇猛精進,在证实法、讲真相的路上、踏踏实实的走好以后的每一步。

谢谢师尊,谢谢明慧网同修们的心得交流,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