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绑架、关洗脑班 宁夏吴忠市马桂珍自述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七日】我叫马桂珍,女,回族,今年四十五岁,宁夏吴忠市上桥乡瓜儿渠村五队的农民。娘家在宁夏灵武市灵武农场八队。我曾在吴忠购物中心租了一个柜台卖过几年鞋。我在娘家附近有一院子自建房。

身心受益

一九九六年十月,一位朋友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被书中“真、善、忍”的法理深深震撼,从此开始修炼法轮功,每天沐浴在大法的幸福快乐之中。之前,我有多种疾病缠身:严重的妇科病、宫颈糜烂,每次发作腹痛,折磨得我生不如死;严重的胃病,只要稍微受点凉就发作,不断吐酸水。修炼法轮功仅半个月左右,这些疾病就奇迹般消失了,那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的让我很快乐。我对生活充满了希望,性格也变的开朗了。修炼至今十九年来,我从来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节省了医疗费。

以前我是一个脾气暴躁、心胸狭隘、遇到矛盾从来都不能忍让的人,修炼以后我能够宽容别人,遇到矛盾首先找自己哪里错了,能够同情并善待家人和周围的人。

刑讯逼供

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中午,我在宁夏吴忠市左营宾馆附近贴了一张真相不干胶,遭人构陷打了110报警电话。吴忠市街上的巡警将我绑架到吴忠市古城派出所。警察抢走了我的一部手机和手提包。包里大概装有一百元钱,一串钥匙等物品。警察秦军几次对我大吼道:“像你这样的人早应该送到山上活埋了!”

派出所警察把我铐在铁椅子上,双手反剪紧紧铐在铁椅子的靠背上,一会儿功夫,我全身麻木、几乎窒息,非常难受。从下午三点一直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就这样折磨我八个多小时才把我放下来,期间我几次差点要晕死过去。紧接着他们又把我关到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一间没有窗户,潮湿、阴森,又臭又冷的小房子里(审讯室)。

第二天早晨,吴忠市古城派出所所长毛洪涛、警察李军等伙同灵武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占林、杨永强、马建宁以及灵武农场派出所所长王万军共十几个警察押着我来到灵武农场二站派出所。所长王万军让我签字,我说:我没犯罪,我不签!农场二站武装部部长齐志军对我大吼道:再炼法轮功就把你家在灵武农场四站种的一百亩田(我承包来的)给没收掉!接着这伙人又把我带到农场四站八队的自建房非法抄家,搜走了我的法轮功书籍及周刊等。在我给他们讲真相的过程中,王万军、马建宁恶狠狠的打我耳光,并辱骂我。

抄完家,我再次被带上警车,我看到几十个亲友都拥在我家门口,有的擦着眼泪。我对他们高喊:家乡的亲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将来一定会得福报,我做好人没有犯罪,是江泽民这个小人迫害这么好的功法!警察李军跑过来,象疯了一样用脚狠狠的踢我,结果他的脚踢在了警车门子上。

我被押回吴忠古城派出所二楼,又被绑在铁椅子上,双手反剪紧紧铐在靠背上,双脚铐在铁椅子上。古城派出所警察丁伏军,逼迫让我说出资料来源。我不配合,丁伏军拿着电棍对我说:“你不说,我会用电警棍对付你!”我直言告诉他:作为警察这样做是在知法犯法!丁伏军拿着我手抄的大法笔记本跳起来几次在我头上狠狠地拍打,逼我说出资料都是哪里来的。

当天,丁伏军又把我押送到宁夏吴忠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拘留所,因为我不穿马甲、不出操,有个高个子年龄三十岁左右的男警察,边骂边用脚踢床。在拘留所的每一天,白天只能坐在矮矮的小板凳上,不许说话、不许走动、不让上厕所。拘留所每天只给两顿饭,被关在里面的所有人都是饿着肚子的,每天快中午十二点才给吃第一顿饭。

在拘留所期间,吴忠市公安局三个警察去过两次,逼迫我说出资料来源。他们恐吓我说:在拘留所你还炼功,你家里有没有你师父的法像,如果有就拿来烧了!说了就放人,不说就送洗脑班蹲上三个月。

洗脑迫害

三月十九日早晨,吴忠市利通区公安分局三个警察穿着便衣又来到拘留所,逼我签字,并狠狠指着我的脑门侮辱我说:有你说话的资格吗?就这样,我被逼签了字,接着他们把我按到一辆黑色的小车里。在路上警察还是逼迫让我说出资料来源,我没有配合。他们在没有通知我家人的情况下,强行把我劫持到银川市中山公园北门口斜对面消防队的四楼洗脑班。

我被关到洗脑班的第二天,宁夏灵武市公安局的梁继红和另一个女的来到洗脑班。她们伪善的问我想不想回家?我说:谁不想回家?我们以“真、善、忍”做好人,却被全天二十四小时当成犯人禁闭在这种地方。梁继红逼迫我说:你只要说出资料来源,马上就可以回家。

我在洗脑班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上厕所、打饭的时间都有“包夹”看着;法轮功学员互相不让见面、不让家人接见。有一个姓贾的、一个姓杨的成天污蔑大法,给法轮功学员洗脑,并威逼恐吓。洗脑班雇佣来的“陪教”都是社会上没有工作的人,他们也没有自由,不许带手机、不许互相说话,被警察发现就要挨骂,有的干不到半月就辞职走了。在找不到“陪教”的情况下,竟然把社会上七十多岁的老头、老太太也雇来当“陪教”。

六月十九日,丈夫从洗脑班把我接出来,在回家的路上告诉我说:他请洗脑班姓贾、姓杨的两个人吃了饭,俩人诱骗他买了一面锦旗,写上我的名字送到洗脑班。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耻辱!

家人受伤害

回到家中,听丈夫说,我被关押在洗脑班期间,灵武市公安局警察伙同灵武农场派出所等人又把我农场四站八队的家给抄了,还抢走了大约七百多元现金。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多,我发现警察在吴忠义乌商城二楼监视我。为避免再遭迫害,我没有告诉家人就流离失所了。

此后的三个月中,我丈夫因找不着我,经常喝闷酒,痛苦之中盘桓在灵武市唐某设的赌场,结果输掉了家中的积蓄十几万元。唐某又借给他三万元的高利贷,现在利滚利滚到八万多元。唐某追着我丈夫要赌帐,几次追杀我丈夫并打断他的鼻梁。我丈夫在逼迫无奈的情况下,把我家的自建房便宜卖了还了赌债。

灵武市国保大队马建宁还经常打电话、上门骚扰我家人。丈夫承受不住压力,经常对我大打出手、言语侮辱。中共的迫害给我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27/遭绑架、关洗脑班-宁夏吴忠市马桂珍自述遭迫害经历-314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