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明白了一个法理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二零一零年,我找到了当地的同修,认识了同修A,便有了下面的故事。

同修A和B是一对老夫妻,当时快八十岁了,带着一个读初中的小孙子,没有任何个人收入,日子过的很清苦。慢慢的,同修A把她的困难讲给我听。二零一一年,我开始了对同修的资助。在接下来的三年时间里,从找房子搬家到粮油米面,从学费到房租,时间、精力消耗很多,花钱几万。自家的钱用完了,一部分是从外地同修那里“化缘”来的。为了不牵扯本地同修的精力也不引起一些非议,这些事我都是默默的做,没和任何一个同修提起。我也几次和同修A说,不用往心里去,大家是同修,互相帮着,一起走过这段困难的历史时期,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直到二零一四年六月,同修B因身体出现严重病业状态住進了医院,医生说全身器官衰竭,下了病危通知,三天花费两万元,还输了血。这个事使我警醒,我突然意识到:有些事我可能做错了。同修住不住医院这个事我是不能管的。但是常人中有一种情况,一个家庭条件很不好的人得了重病的时候,他可能会放弃治疗。我就想如果同修没有钱,他也确信没有人会给他钱,他会住院吗?常人的血,业力滚滚,旧势力说不定借机往同修的身体里输什么坏东西呢,最后全部要师父来承受。同修如果没有钱,不去住医院,可能就挺过来了,而住医院的同修,当他的正信动摇的时候,那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意味着什么呢?我这不是害了同修吗?我这是做了什么呀?

我到学法组说了我这些年做了这件事,说好象做错了。一个老年同修轻声的跟我说,她最近在学师父的《美国东部法会讲法》,师父讲了关于资助的一段法,她有点悟不明白,让我回家看看。我回家立刻看了,师父讲了这样一段:

“弟子:如果长期接受功友善意的赠送,是否在无限的失德?

师:我给大家举个例子。有一个学员家庭突然间变的困难起来了。这个困难作为修炼的人很可能他以前欠下这样的债,在消的过程中让他必须得有这样的承受,但是时间不会长。我讲可能会是这样。那么有的学员觉的他这么困难,我们得帮助他。怎么帮助呢?大伙凑钱,给他钱,供他一家人的生活。好,那么从此这个人什么也不干了,除了学法之外就是在家吃、喝、花他们的钱。那么再接下去,法也不学了,你就拿钱来吧,我就这样生活了。大家想一想,你们是有慈悲,但不能这样对待这些问题。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大家可以出于慈悲去帮助他,解决工作或临时应急的解决一点问题,但是绝不能够长期的这样做下去。我给他安排的那条路你们都给破坏了,他都没法修了,最后他不修了。他工作也不找了,困难也不解决了,反正有钱用,你月月给我拿来就行了。那么我说学员在干什么呢?

  赠送?什么叫赠送呢?我给你一样东西,那不认识的为什么要给你东西啊?噢,认识都是学员,学员之间能够拿贵重东西随便赠送吗?为什么呢?你也有个理由为什么嘛!如果不是贵重东西,为什么长期的不断的供给,为什么呢?你为什么要接受呢?你的贪心放不下?还是什么原因?你自己为什么不找一找?这不行。我们这个大法都不动钱不动物的,不存钱不动物的。你们来修炼,大家坐在这里,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你们的。为什么别人要给你,你们自己就放不下呢?这里特别提出一个问题,所有为大法工作的人,或为师父做事的人,无论什么原因,你们绝不能接受学员的任何物品;转给师父的一定要由师父来处理,不要擅自处理、私自留下、扣压、私拆师父信件及其它东西。”

师父那句“那么我说学员在干什么呢?”震的我眼冒金星,坐立不安,拿着书直转圈。常人后悔时说肠子都悔青了,我的肠子都不知道是青的还是绿的,就是肚子里难受。难受又不能跟家里人说,也找不到同修说,就那样硬挺着难受。

那么怎么办呢?错了就改,立刻停止对同修的一切资助。怨同修吗?不怨。修炼人向内找,同修都成受害者了,自己做错了怨别人没理由。

对同修的情放的下吗?不惦记同修的生活吗?不惦记。大法弟子有师父看护,总能过的去,是我太看重人的力量,一直在用人的办法去解决修炼人的问题,越帮越忙,我的修炼只停留在人的表面,忽视了大法真正的力量是在另外空间体现的,是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正信严重不足。

后悔吗?后悔。悔什么呢?师父方方面面的讲法讲的都很清楚,是自己学的太少了。对不起师父啊!大法弟子都在助师正法,自己法理不清,全力以赴的给师父制造了一大堆麻烦。

怎么办呢?学法,把自己关在家里学全部讲法,没有遗漏的全部学一遍。除了很必要的事,不再往同修那跑了,把牵挂同修的心彻底放下,静下心来好好修一修自己,自己修不好,帮不了同修还害了同修。

过了一段时间,因有事去同修A家,同修A笑容满面的,原来八十多岁体重还不足七十斤,一些天不见,人也胖了,脸色也好看了,她说现在吃东西也知道香了,能吃饭了。同修B从医院回来严重了几天,一刻不能离人,同修A吃不着饭,是有个同修买了十个花卷给她,她凭借啃花卷、喝清水度过了那几天。有一天同修B忽然说“我好了”,就起来了,还试着走了走,现在浮肿全消了,咳嗽全无,也不喘了,也能吃东西了,神智非常清醒。我去的时候正坐在桌子边吃米饭呢,这在之前是绝不可想象的。

这本来是件很高兴的事,可是我心里却特别苦涩:我不是好象错了,是真的错了!我知道高兴不起来这有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在做怪,一刻不留的把它清除掉吧。

我用了三年的付出终于明白了一个法理:“大法修炼不动钱不动物”。代价很大,但我似乎悟到了这一法理的深层含义,但是又什么都讲不出。

当我不再抬头窥视同修的吃的、用的时,我发现那个微妙的利益和贪婪之心离我而去。当我不再盘算买什么吃的、用的给同修时,我发现那一根牢牢拴着我的缆绳解开了,那是情、是顾虑、是观念、是执着。我终于脱开了那一层重重的人的壳,身心无比的轻松。我的小船起航了,带着正念、正信和一颗纯净的心,向着那艘等待已久的金色渡船飞驰而去。师父,弟子回来了!

修炼,是何等的严肃,无论如何都必须达到标准。只有放弃了人的一切,才能得到神的一切。

无法感谢师父,唯有走好以后的路。

谢谢师父的看护!谢谢同修们的帮助!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