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炼”字 铁岭王凤琴遭马三家两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叫王凤琴,是辽宁省铁岭市清河杨木乡九社村一个普通的妇女,1998年喜得大法。心脏病、骨质增生、癔病(民间叫没脸子病)、脊椎病等病炼功后都好了。全家人欢天喜地。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自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妒嫉,发动了对修炼“真、善、忍”善良群体的残酷镇压。之后不久,铁岭市清河杨木乡派出所所长张宏伟带着协警曾刚、张宝宏到我家非法抄家、搜书、恐吓,丈夫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听信谎言欺骗,骂师父、骂大法,逼我交书,不让我学法炼功。一次被丈夫发现,对我大打出手,我心里难过极了……

1999年7月警察上82岁的老母亲家非法抄家,抢走师父讲法录音带,老人吓坏了。

2002年8月16日,我和大姐同修带着82岁的老母亲进京说公道话“还师父清白”,我们三人被北京警察绑架到一个屋里,绑架我的警察抢走我500元钱,没给收据,不让我们去便所,我们娘仨被分开单独非法审问。大姐被拽掉二撮头发,又被抚顺警察送马三家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我被警察踢二脚,我和老母亲被开原警察绑架到杨木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一夜。杨木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一身病都好了,能不炼吗?”第二天,送铁岭看守所非法关押26天。铁岭警察非法审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一身病都好了,为啥不让炼呀?”就为这句话我被马三家劳教所非法教养二年。

在马三家劳教所受尽煎熬,每天强制坐小板凳看邪党电视和诽谤大法的光碟,强制转化手段之一,不分白天黑夜的罚蹲,不转化不让睡觉,蹲的我晕头涨脑,腿又酸又疼,那种痛的感觉用语言是无法形容的。我被罚蹲,还有杨雅琴、张树新和李东燕等法轮功学员也被罚蹲,这是我知道的,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因为迫害法轮功学员都在黑屋里秘密进行。

张卓慧指使警察把一个姓刘的60多岁的老太太吊铐到暖气管上,脚尖沾地。我们每天要做10多个小时奴工,剥大蒜、做花捻铁丝把手指关节都弄变形了。

年逾八旬的老母亲被勒索罚款1500元后放回家,清河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刘永仁、王桂芬等还不放过,不断上家骚扰、威胁、恐吓,刘永仁威胁、恐吓她:“再炼就抓你!”我和大姐被非法劳教,年迈的老母亲受不了这巨大的打击,一病不起卧床2年后,于2005年1月10日含冤离世。

2004年我从马三家回来后,杨木乡派出所警察非法上我家验血、留笔体、还留一根头发,不知他们要做啥。记不清是2002年还是2003年,警察还到我女儿孙丽娟家验指纹、手掌纹。

这一切苦难都是江泽民一手造成的,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帮助我们制止这场邪恶的迫害,还法轮大法师父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给我们善良的老百姓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